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匪盗
    玄儿值多少钱,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以它能降服这些狼群的表现来看,自然不是一个寻常价钱能买到的神物。

    但对于徐寒来说,玄儿的价钱却并非由这些所决定,玄儿陪着他走过了这么多年,莫说玄儿如今表现出来的特异之处,就是玄儿只是一只寻常得不能在寻常的黑猫,徐寒也不会拿它去做任何的交易。

    徐寒拥有的东西并不多。

    而正是拥有的太少,所以每一样他都会用自己命去守护。

    所以他在那时摇了摇头,回应道:“你买不起。”

    他当然感激刘笙,也真心将刘笙当做自己的朋友,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便会将玄儿当做一个货物一般送出或是卖出。二者之于徐寒,都同样重要。

    这样的回答倒是在刘笙预料之中,他飒然一笑,对此不以为意。

    “你认识我?”他索性岔开了这个问题,转而问道。

    “自然。”徐寒点了点头。

    而这时,终于从妖狼的变故中回过神来的诸人却是赶忙收拾起地上的货物,至于那一地的妖丹,甘老大在询问了刘笙的意思之后,便将之装入了一个小巷子中,玄儿见状一脸兴奋的跳了进去,眯着眼睛一颗又一颗犹如吃饭一般将这些妖丹送入嘴中。

    “说说,我究竟是谁?”刘笙的双眸眯起,看着徐寒问道。

    ......

    第二日,带着或忐忑或不安的情绪一行人再次向着鹿角原的中心进发,只是队伍之中人员的关系却因为昨日的事情,悄然发生了更变。

    那位名叫刘笙的大人物自然还坐在商队唯一的马车之中,但人群却隐隐变成了以那位肩上站着的黑猫为首的架势。

    “老大,你说那妖物是不是就是那些匪盗?”带着侥幸的心思,胡马走到了甄玥的跟前,小声的问道。

    甄玥闻言摇了摇头,“他说不是。”

    她口中的他指的自然就是徐寒,听闻此言的胡马抬头看了前方那少年的背影一眼,想着自己之前的刁蛮莫名有些心虚。

    “老大,这小子有些邪乎。”他沉着声音再次言道。

    谁知这话却招来甄玥狠狠的一瞪,她言道:“管住自己的破嘴,小心祸从口出!”

    胡马顿时没了气焰,缩了缩脑袋退了回来。

    “再有半日路程就到鹿角原的中心了。”走在前方的甘老大抬头看了看天色,回身言道。

    鹿角原其实是一个狭长的平原,想要穿越鹿角原前后其实也不过四五日的路程,昨日在赶走了狼群之后,徐寒便下令让甘老大将所有货物尽数原地丢弃,现在这些马车中所转折的箱子其实早就是空的了,没了负重的马车自然速度快了不少,这才过半日光景便快要抵达鹿角原的中心。

    “嗯,继续赶路。”徐寒点了点头,如此言道。

    甘老大闻言,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终究不敢违背徐寒的意思,便在带着诸人上路。

    显然在经历昨夜的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情之后,徐寒在诸人心中的威信已经到了让诸人没有任何勇气反驳他的决定的地步。

    而在甘老大领着诸人再次赶路之时,徐寒看着甘老大等人的背影,眉头却忽然皱了起来。

    “你是在担心那些匪盗吗?”而甄玥却在那时迈步走到了徐寒的身侧,轻声问道。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徐寒闻言,转眼看了甄玥一眼,却是摇了摇头,并不多言。

    他并未说谎,他想的确实不是此事。

    昨日他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刘笙的事情尽数告诉了对方,可是对方的反应却让徐寒有些失望。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作为刘笙之前的事情,除了自己的姓名什么都记不得,身子就连他的弟弟与妹妹都一并忘记了。若不是最后他掏出了那柄刻着寒字的匕首,徐寒几乎就要怀疑眼前的人只是一个碰巧同名同姓又与刘笙生得一模一样的家伙。

    而匕首的出现虽然让徐寒肯定了对方的身份,可对方对于徐寒却报有极大的戒心。

    昨夜的谈话终究无疾而终。

    对于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刘笙显然对徐寒存在警惕,并不远透露,徐寒自然不能强迫他,只能是暂且作罢,想着待到此间事了在与对方好生谈一谈。

    只是徐寒这般愁云密布神情落在甄玥的眼中,对方似乎并不信服徐寒的态度,只以为他是在宽慰自己。

    甄玥于那时轻声言道:“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说不准那些匪盗真的便是那些妖狼...”

    这样的猜测从看见那些妖狼对于妖丹的渴求之后,便一直存在于甄玥的脑海,只是不知为何,徐寒却从一开始便否定了这样的猜测。

    此刻再次说出,甄玥自然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希望徐寒能够解释出他如此笃定那些妖狼并非匪盗的原因,又或者能从徐寒口中知道些许那些匪盗的身份,这样她多少能够在匪盗到来时做好准备。

    只是她这点心思怎么瞒得过徐寒,徐寒侧眸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想知道那些匪盗究竟是谁?”

    甄玥倒是没有半点心思被戳破后应有的警觉,她点了点头,目光直直的看着徐寒。

    “其实知不知道对方是谁,对于你们来说,并无区别。我唯一能够告诉你们的是...”徐寒的眉头一挑,一道声音于那时自他嘴里吐出。“若是真的遇到了那些盗匪,什么都不要想。”

    “逃!”

    ......

    徐寒细细算过,若是真如甄玥所言,每一个被洗劫的商队,都是携带着这妖丹的话,且数量与甘老大此次相差不多。

    那么前前后后数起命案加在一起的妖丹恐怕是一个极为不菲的数字,而这样庞大数字的妖丹,若是尽数被那狼群所得,那他们所能产生的变异必然远不止昨日所见那般简单,很显然狼群的存在很可能是因为它们在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些那些匪盗掠夺来的妖丹。

    至于是那些匪盗刻意为之,还是不小心遗失的徐寒不得而知。

    而那些匪盗的真实身份,徐寒结合之前从宁竹芒等人那里得来的一些消息,心头隐隐有些猜测,徐寒也将这样的猜测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诉了刘笙,可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刘笙依然固执保持自己之前横穿鹿角原的决定。

    徐寒知道因为失忆的缘故,对方对自己报有戒心,见劝解无效,徐寒也只能硬着头皮与之一同前往,但心里却已经暗暗想着如何摆平此事。

    至于提醒甄玥等人,于徐寒来说只是一个不费吹灰之力的善举,这样事情他倒是乐意为之,甚至让甘老大卸掉货物,也是希望在危险来临时,甘老大与他的伙计能够快速逃离此处。

    或许徐寒自己从未察觉,正如夫子曾言。

    徐寒那冰冷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善良的心。

    ......

    很快夜色再次降临在鹿角原。

    商队停了下来,营地里点起了篝火。

    但诸人却丝毫没有睡下的心思,这里已经是鹿角原的中心,也是那数起商队的惨案发生的地带,甘老大倒是有意连夜赶路穿越此处,可刘笙却极为严厉的拒绝了对方的提议,甘老大就是再不情愿却也不敢去违背刘笙的意思,只能是原地驻扎下来。

    可身处此境,那些伙计也好,甄玥等人也罢显然都没有睡意,反倒是一个个绷紧了神经。

    而徐寒也终于是从刘笙此举中回过了味来,刘笙根本不是想要赶路或是其他,他从一开始选择这个商队目的便是以他们身上的妖丹作饵,引诱那些匪盗现身。

    而事实上,他的计划可以说很是成功。

    在诸人安定下吃过晚饭之后,平原的远处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本就绷紧了一根弦的诸人在那时举目望去,却见那远处一排身影忽的浮现在地平线上。

    他们漫步走来,步履看似并不急促,可速度却出奇的快,只是十余息的光景,他们的模样便已然能够看清。

    与想象那些手持刀戟的匪盗不同,那些来者皆是身着白袍,头戴发簪,模样俊朗且气息沉稳之人。

    与其说是匪盗,倒不如说是儒生更为恰当。

    “他们?”甘老大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身旁的徐寒,试图从对方的口中知道一些答案。

    可徐寒却显然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思,只是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嘴里吐出一道与之前如出一辙的字眼:“逃!”

    诸人一愣,都未回过神来,而那群白袍儒生却依然走到了诸人的跟前。

    而为首的那位儒生却是目光冰冷的诸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忽的眉头一挑,看向那座营地内唯一的马车。

    “看样子这一次,来的是个大人物啊?”那儒生如此说道,可目光中却并无半分的诧异之色。“想不到森罗殿家大业大,竟然为了这些些许妖丹,便要如此劳师动众...”

    而车厢也在那时缓缓打开,刘笙迈步而出。

    他走到了那些白袍儒生的跟前,一如他们打量诸人一般,打量了一番对方,最后沉声言道。

    “在下也想不到,素来号称读书人之圣地的太阴宫为了些许妖丹,竟然会干出这般伤天害理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