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喵呜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昨天同事聚会,喝得有点多,今天身体不适,故而只有一更,望见谅,明日争取补更。)

    “阿....”

    “阿笙...”

    徐寒的瞳孔在放大...

    身子在颤抖...

    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伸缩...

    他无法想象,在这个马车中,坐着的那位森罗殿的“大人物”赫然就是刘笙。

    那个他以为早就在七年前,死在蛊林的刘笙。

    这是一场徐寒在梦中演练了无数遍的相见,他以为这个时候他会上前紧紧拥抱对方,又或者拉着他一诉这些年,他的际遇,以及对他的想念。

    可是当他真正的看见刘笙就好端端的站在他的眼前时,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

    奇怪到你的身子忽的变得轻飘飘起来,好似失去了对他的掌控。

    奇怪到眼前的景物忽的变得模糊,只有那个人直直的站在你的跟前,他好似穿越时间来到此处,以至于你无法准确的判断眼前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你的梦境。

    但这样的不真实感方才升起,便于下一刻被打破。

    那张比起七年前明显成熟了许多的脸上,写满了困惑,他盯着徐寒问出了七年之后,二人第一次见面时的第一个问题。

    他问:“你是谁?”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尤其对于徐寒来说。

    这应该算得上是一个他根本无从回答的问题。

    他的命是刘笙给的,是那个雨夜,刘笙留给他的。

    可现在对方却问他你是谁?

    这个问题,不免让徐寒觉得啼笑皆非,可同时对方脸上的困惑却很真切的告诉徐寒,他的问题就是他心中疑惑,而并非一个善意的玩笑。

    徐寒的脸色瞬息垮了下来。

    他的眉头皱起,凝重与阴沉之色浮上眉梢。

    他很快便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于是他如是问道:“森罗殿对你做了什么?”

    而这个问题,同样无法让刘笙唤起他遗失的记忆,反倒是让他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之中,他亦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

    徐寒并不清楚现在的刘笙究竟是什么情况,但他可以很肯定眼前这个人便是那个救了他性命的阿笙。

    他于那时张开嘴就要说些什么。

    噗嗤!

    可话才出口,人群中便响起一道闷响,只见那荒原的黑暗之中,忽的窜出一道道漆黑的身影,飞速的朝着此间扑来,而站在一旁看着徐寒与刘笙的诸人之中,便有一人于那时被那黑影扑中,随后一道锋利的事物插入了他的胸口,炙热的鲜血奔涌而出,那人的身子便在那时轰然倒地。

    “狼群!狼群!”

    随后,那些身影停了下来,闪着血红的眸子注视着此处。

    而人群在看清那些身影的模样之后,顿时发出一阵阵惊呼。

    是的,那些袭杀而来的身影便是一只只通体漆黑的恶狼。

    只是与寻常夜狼不一样的是这些恶狼体型明显大出许多,足足有四尺之高,而周身更是弥漫着一道道妖异的气息,只是一眼便可看出这些恶狼并非凡种。

    甘老大以及他手下的那些伙计何曾见过这些东西,一个个被吓得脸色惨白,下意识的便朝着徐寒靠拢,而甄玥亦带着手下的四人退了过来。

    但恶狼的身影却在那时从四周的阴影下浮现,狼群不知何时已然从四面八方将诸人团团围住,他们猩红的眸子泛着血光,森白的獠牙露出其外,阵阵低吼自他们喉间传出。

    “这些东西有古怪。”退到徐寒身侧的甄玥皱着眉头言道。

    她随时女儿身,但多年在江湖的摸爬滚打,修为也到了通幽境,手下的胡马四人也都是三元境的高手,若是寻常狼群,再多个数倍,他们也能应付,可眼前这些黑狼显然并不寻常。

    徐寒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他有心与刘笙叙旧,可眼前的情况显然并不容他如此,他不得暂且收下了这样的心思,沉眸看向那狼群。

    他于心中细细数了一番,这狼群的数目足足有近百之数,但其实力徐寒却不好判断,但从他们周身弥漫的气息看来,至少都是近乎肉身境第三境金刚境的妖物。

    “这些是妖狼。”他毕竟修炼过以妖气为引的《修罗诀》,对于妖物的气息自然极为敏锐,眼前这些黑狼显然便是妖物。

    “妖怪?”这话出口却让本就惊慌失措的人群愈发的慌乱,甘老大更是一声惊呼,身子直接躲到了徐寒的身后。

    “这鹿角原我来过不止一次,可从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些东西?”甄玥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在这妖族大多数都被驱逐道十万大山之中的世界,妖物这样的辞藻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充斥着陌生以及神秘的气息。

    而这世上最容易让人恐惧素来便是未知。

    徐寒这一次却没有回应甄玥的意思,他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刘笙,对方的神色倒是颇为淡然,但在对上徐寒那明显带有询问意图的目光时,刘笙却是极为坦然的摇了摇头。

    在森罗殿数载的徐寒,知道蛊林其实便是森罗殿用于圈养妖物之处,蛊林的深处便盘踞着寻多妖物,而之前他们试炼所在之地,说到底却只是蛊林外围而已。而放眼整个人族世界,似乎也只有森罗殿在做着这样的勾当,因此在看见这些妖物的第一时间,徐寒便想到了森罗殿,故而有此“一问”。

    但刘笙既然摇了头,显然他也不知道这些妖物从何而来。

    徐寒显然不会去怀疑刘笙,他在等到这个答案之后,便转头再次看向那些黑狼,此刻那些恶狼们早已弓起了身子,喉间的低吼沉重又带着极为诡异的味道,似乎随时都已经最好的进攻的准备。

    而他们眸中的血光更是闪烁着贪婪的味道。

    就好似此处存在某种对他们来说有着致命吸引力的东西,而那东西显然才是他们袭击诸人的关键。

    徐寒在那时像是忽的想到了什么,他脚尖微微一提,那落在他脚下妖丹便有一枚被他踢出,于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落入了狼群之中。

    而在看清那飞来的事物之时,狼群顿时起了骚动离得最近的三五只黑狼便在那时一拥而上,作势便要争夺此物。

    “果然是妖丹。”徐寒见状,心头顿时有了定论。

    而一旁的甄玥见此状,有听闻徐寒此言,在微微一愣之后不由得看向徐寒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妖狼是为了这个妖丹来的?”

    甄玥并不清楚妖丹究竟是什么,但从这个名字却不难猜出一二。

    “嗯。”徐寒点了点头,目光却直直的看着争夺妖丹的狼群。

    “那会不会那些所谓的匪盗其实便是这些妖狼?”甄玥的心思倒也玲珑得很,毕竟见过那些匪盗的商队从来没有一个活口,而且那些商队无一例外都是妖丹的携带者,且得手之后,匪盗们对于财物似乎也并无任何的贪婪,故此才有了有人杀死那些商人用于妖法的传言。

    如今看这些妖狼的模样,似乎如此推论而来,倒颇为符合之前的传言。

    “不知道。”徐寒摇了摇头,“但不论是与不是,我们都要先解决到眼前的麻烦。”

    徐寒说着,他一把拿出了背上的剑,不过剑身却依然藏于鞘中,并未出鞘。

    他的目光更是直直的盯着前方的某一处,并未看甄玥一眼。

    甄玥微微一愣,他顺着徐寒的目光朝着那处看去,顿时身子一震。

    只见那幽深的黑暗之中,一道巨大的身影缓缓显露在诸人的眼帘。

    那竟是一头身高近乎七尺的巨大黑狼,漆黑的毛发油亮,猩红的眸子宛如有灯笼一般大小,即使是生得人高马大的胡马四人在这头巨狼面前,看上去也不过小鸡一般羸弱。

    而随着他出现,方才那几头为了妖丹争得天翻地覆的黑狼顿时没了气势,一个个拉耸着耳朵,夹起了尾巴,将那枚他们视若珍宝的妖丹衔到了那巨狼的身下,这才灰溜溜的退下。

    巨狼低头将那丹药吃下肚中,他眸中的血光闪烁,气势汹汹的朝着诸人走来,一股巨大的压力也在那时笼罩向诸人。

    甄玥这才明白,徐寒口中麻烦似乎并非这狼群,而是这尊巨大的狼王。

    “你看好他们,这家伙交给我。”徐寒淡淡的言道便要提剑迈步而出。他脸上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上去似乎并无多少慌乱,反倒有些笃定的味道。也或许就是这份笃定的感染,让本来有些心慌的甄玥莫名的冷静下来。

    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似乎带着些许与众不同的东西。

    她看得正有些出神,但很快这样的出神便被某些东西所打破。

    那是一道黑影,一道快到了极致的黑影。

    那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越过甄玥的眼前,也越过了正在迈步向前的徐寒,然后落到了那头巨大的黑狼面前。

    那黑影相比于巨狼,就好似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但它却朝着巨狼瞪大了自己琥珀色的眸子,身上的毛发犹如尖刺一般炸起,脸上的神情狰狞又愤怒。

    然后,它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很是高亢却又气势欠妥的怒吼。

    “喵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