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相见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徐寒从不是无私的人,除了在面对少数的几个人时。

    他之所以会主动提出守夜,并非考虑诸人的安危,只是在森罗殿的际遇也罢,在长安的遭遇也好,让徐寒认识到了一个很简单,却也很深刻的道理。

    这个世上,很多时候,只有自己值得相信。

    他望着篝火,愣愣的出神,玄儿蹲在他的膝上,看了他一眼,觉得有些无趣,便卷起了身子,眯着眼睛打盹。

    这是一人一猫长久以来的相处模式,简单、安静又温暖彼此。

    甄玥的到来无疑打破了这份平静。

    少年抬起了头,玄儿瞪大了自己琥珀色的眸子。

    生得妖魅的女人丝毫没有男女大防的避讳,直直的便坐到了徐寒的身旁,淡淡的香气随着夜风吹到了徐寒的鼻尖。徐寒面色如常,只是看向女人的目光有些疑惑;黑猫打了喷嚏,似乎有些不喜。

    “你叫徐寒?”女人看向徐寒,嘴角微微上扬,不得不说那却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笑容。

    “嗯。”徐寒点了点头,却并无欣赏眼前这般美景的心思。

    “那个传闻半年便死了的徐寒?”女人又问道。

    半年前,长安那场内乱,虽然之后鹿先生等人却是在长安中大肆追捕过徐寒,但是那位的男人到来致使时间停滞,所以出现在诸人的眼中应当是徐寒忽的神兵天降一般杀到了那黑袍的眼前,而下一刻徐寒与黑袍便尽数消失,而秦可卿,也就是如今的女帝宇文南景却获得所有的龙气。

    因此在搜寻无果之后,他们便对外发出了讣告,说是天策府的府主徐寒为国捐躯,甚至还为之准备了极为隆重的葬礼,除了少数几位知情人,天下人大抵都以为徐寒已经死了。这也是为什么,徐寒对于自己的真名直言不讳的原因。

    只是徐寒却想不到这甄玥会忽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既然是死了的,又怎会活着?”但很快徐寒便摇了摇头,淡淡的回应道,整个过程并未有露出半分的异色或者迟疑。

    甄玥再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便一直直直的看着徐寒,试图从少年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

    她当然从未见过那位天策府的少府主,但多少有些耳闻,譬如不大的年纪,譬如肩上的黑猫。因此在此时,方才有此一问。

    当然她并没有得到她预期效果,对此她倒也不以为意。

    但是,徐寒似乎有些不满她的试探,眉头微皱。甄玥索性便打住了这个话题,开门见山的言道:“我隐隐有种感觉,鹿角原的匪患并不简单。”

    只是这个话题似乎依然没有引起少年兴趣,他低下了脑袋,为怀里的黑猫梳理着毛发。

    混迹江湖多年的甄玥当然不会因此恼怒,她继续笑着言道:“我们现在算得上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相互帮助对大家都有好处,不是吗?”

    “然后呢?”少年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想知道你对那伙匪盗究竟有什么看法,当然与之相应的是,我们也会提供给你我们知道的情报。”甄玥极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足够诚恳,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确实因为少年不咸不淡的态度而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而少年在听闻这话之后虽然抬起了头,但却只是用自己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她,未置可否。

    甄玥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回过了味来。

    她沉了沉目光,便再次言道:“其实我们所知的并不多,甚至也是在你发问之后,才知道那位亦是森罗殿的人...”

    甄玥见说完此言,对方依然没有回应的意思,她咬了咬牙,又言道:“我们与森罗殿之前便有些来往,负责中间联系各个商队运送货物去往大夏,我之所以觉得那些匪盗极不简单,很大原因便是因为这些被截杀的商队,似乎都是帮我们运送过那些货物的...”

    “什么货物?”这一次,甄玥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徐寒生生打断。

    “嗯?”甄玥又是一愣,她倒是想不明白徐寒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不知为何她还是下意识的回应道:“我也说不上来,似乎是一种丹药,颜色泛紫,究竟是何物我也说不真切。”

    “紫丹?”徐寒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又问道:“所以这趟货物中也有?”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们数日前便与森罗殿没了联系,不过甘老大确实以往也常做这样的买卖。”甄玥言道,但依然没有弄明白这丹药究竟与那些劫匪有何干系。

    可徐寒却显然没有给她解释的心思,他于那时站起了身子,将膝上的黑猫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肩上。

    然后便迈开了步子直直的走到了那停放在一旁的马车边,还不待甄玥弄明白他此举何意,只见徐寒的一只手便与那时豁然伸出,一把将放在马车装运货物的木箱掀开。

    这样动作自然造成了不小的响动,周遭的诸人纷纷被惊醒,抬眸看向此处。

    可徐寒却不以为意,他一脚将那木箱推翻在地,里面装着货物顿时倾洒了出来,尽是些大周特产的绸缎。

    “徐兄弟,你这是?”紧紧抱着两袋狗头金做着再去十房小妾甘老大亦在那时被惊醒了过来,他赶忙上前走到了徐寒身边,一脸焦急的询问道。

    甘老大并不傻,他从那位大人以及甄玥对徐寒的态度中意识到了这个少年并非他看起来那样的不堪,此刻见他如此异动,亦是诧异万分,却不敢责骂,唯恐激怒了对方。

    但徐寒却好似没有听见他的询问一般,他在看清那箱货物之中并无他物之时,便迈步走向另一辆马车,如法炮制。

    短短数十息光景,他便前后将四辆马车上的货物尽数推倒在地,却依然并无所获。

    甘老大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敢发怒,只能是快步走到甄玥的身旁,焦急的言道:“甄姑娘,徐兄弟这是在干嘛?你帮忙劝一劝啊,我这有什么地方对不住的,我给他道歉...赔礼还不成吗?”

    以甘老大那满脑子铜臭的心思,如何想得明白徐寒的意图。

    甄玥虽然一时也摸不准徐寒的心思,但却也知道对方应当不是因为之前甘老大的轻视而蓄意报复,所以她沉着眸子言道:“等等。”

    等等两字说来当然轻巧,可就在说话的档口,便又有两辆马车上的货物被掀翻,洒落一地。

    这样的场景甘老大可是看在眼里疼在心底。

    而就在徐寒掀翻第七辆马车之时,这一次,洒落出的却是一箱子满满当当的米粮。

    大夏不比数量灾祸的大周,这些年大夏的皇帝李榆林可谓文治武功,大夏亦是丰衣足食,米粮供大于求,价格比起大周差之良多,若是所从大夏运粮来大周尚且可以赚个差价,而从大周运到大夏,显然就不是一件说得过去的事情。

    徐寒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快步走到了那木箱旁,伸手敲了敲木箱的地步,发出的声音明显有些空洞。

    “这!”甘老大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慌乱之色,只是这话才出口,徐寒的手便再次伸出,在未有动用半点真元的情况下,生生以手臂将那木箱底部轰开。

    这时诸人才发现,这木箱的底部竟然还藏着一道暗格,而随着它被徐寒破开,暗格之中一粒粒算珠大小的紫色丹药亦在那时洒落了出来。

    徐寒于那时捡起了其中一粒紫色的丹药放在鼻尖嗅了嗅。

    “妖丹。”然后嘴里便吐出了这样两个字眼。

    这对于在场诸人来说都是两个极为陌生字眼,无论是负责中间联系的甄玥一行人还是负责运送的甘老大等人,他们都从未知晓过这东西究竟是何物。

    而徐寒却也并未有解释的意思,而是于那时立在原地,眉头紧皱,却未曾察觉肩上的玄儿在嗅到了那丹药的味道之后一跃而下,蹲在那木箱的暗格旁一口一口的吃起了妖丹来。

    这半年徐寒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孑然一身,但与苏慕安、宁竹芒以及楚仇离三人却常常传递消息,而他也知道了许多事情。

    譬如半妖究竟为何物,譬如太阴宫那位无上真人的异动,亦譬如那日在长安搅局的黑袍究竟又是何人。

    半妖、龙气、妖丹、无上真人、太阴宫、商队、匪患。

    他的脑海中在那时不断回响着这些辞藻,眉头却越皱越深。忽的他的身子一震,一件一直困扰他许久的事情于那时忽然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

    他走到了那人的马车前,仰头望向马车。

    “你想要什么?”徐寒问道。

    车厢中并未传来任何响动,似乎并不断算回应徐寒。

    “杀了那些匪盗?又或者只是想弄清楚他们的来头?”但徐寒却不以为意,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这次车厢中那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有区别吗?”

    “自然有。”

    “若是前者,这桩买卖,我恕不奉陪。”

    “而若是后者...”徐寒说到这里,有意停了下来。

    “如何?”车厢中的那人问道。

    “那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徐寒的嘴角于那时微微扬起。

    “嗯?是谁?”那人声音忽的有些急切。

    “我要的答案呢?”徐寒却反问道。

    于是,车厢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直到十余息的光景之后,那人方才再次言道:“若是你想问的是七年前,青州上云城蛊林中那个叫刘笙的人的话...”

    不知为何,徐寒从那人的声音中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他瞪大了眼珠死死的看着车厢。

    而于那时,车厢的帘布却缓缓被拉开,营地的火光与天上的星光照进了幽暗的车厢,那人的模样也渐渐出现在了徐寒的眼帘。

    就在看清那人模样的同时,徐寒的身子一震,瞳孔陡然放大,惊骇之色浮上眉梢。

    而那人的声音也在那时,缓缓响起:“我想,他应该是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