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大人物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行走两国倒卖差价自然是笔好买卖,但毕竟路途遥远,无论是时间还是雇佣人力的成本都颇高,从一个小商贩能在短短半年时间做到这样大规模,甘老大自然有自己的小秘密。

    约莫是在夏周再次通商的一个月后,因为路上遇到了些许波折而让倒运的粮食发了霉的甘老大心力交瘁。为了这趟买卖他花了几乎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还将祖传的房产都抵押了出去。一夜间血本无归的甘老大在酒馆花掉自己最后一点碎银后,想着寻口水井,一了百了。

    可就在他坐在水井便迟迟下不定决心纵身一跃时,一个男人却忽的找到了他。

    男人给了他一大车藏在各种瓜果之下的货物,让他运到大夏,并许诺一旦通过了大夏边境的白马观,自会有人给他接应。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甘老大带着借来的几十文钱买来的馒头,一个人昼夜赶路,带着马车到了大夏,而果真如那男人所言,方才入关便有人取走了那货物,还给了他极为丰厚的报酬,不仅弥补了之前的损失,还颇有盈余。

    意识到这其中巨大利润的甘老大一发不可收拾,虽然不知道那货物究竟是什么,但为了那巨大的利润,他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铤而走险,短短半年不到便有了如此身家。

    而这甄玥便是那男人之后指定给甘老大的接头人,每次需要运货,便是甄玥负责联系他。

    前一日,在得知了鹿角原上的状况之后,甘老大着急忙慌的在剑龙关中寻找镖队,可因为之前鹿角原相对安全的状态,盘恒在剑龙关的镖队本就不多,如今出了这样的状况,那些镖队自然是坐地起价。舍不得花钱的甘老大正暗暗苦恼,却不想甄玥,也就是那位女镖头,竟然主动带人前来愿意护送甘老大的商队去往大夏,这让甘老大喜出望外,自然是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而对方唯一的条件便是要带上一位大人,并且要求甘老大对此不要对外声张。

    很明显,那位大人显然就是此刻于车厢中扔出这袋沉甸甸的狗头金之人。

    ......

    “穿越鹿角原...”甘老大看着眼前那袋金子,喉结一阵蠕动,咽下了一口唾沫,他可看得真切,这袋狗头金的分量足以他在这夏周二国之间来回跑上百次有余,若是有了这些钱,莫说再娶一房小妾,就是十房也绰绰有余。

    只是关于鹿角原的传闻着实太过血腥残暴了一些,甘老大看着眼前的金袋,脑海中关于一夜暴富与小命要紧的两个念头开始刀剑相向,打得不亦乐乎。

    而徐寒却在那时与身旁的甄玥对视一眼,皆在那时皱起了眉头。

    徐寒倒是不清楚这车厢中那人的来头,可甄玥却多少知道一些。

    但饶是如此,他这样的行为于他们看来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

    毕竟发生在鹿角原中的命案已经不是一两起事情,任何人都看得明白,是有一群嗜血成性匪盗盘踞在鹿角原。

    在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以及对己方的实力同样不具有绝对的自信的情况下,绕路而行无疑是最好也是最妥善的选择。

    “大人这事...”见一旁的甘老大一脸意动,甄玥赶忙上前一步,抢在甘老大答应之前,就要说些什么。

    砰!

    可是话才出口,又是一声闷响,只见那车厢之中又有一道事物被抛出,稳稳当当的落在了甘老大的脚下,又是一袋分量十足的狗头金。

    这袋狗头金无疑是摧毁甘老大内心那道本就脆弱无比的防线的利剑。

    “好!好!横穿鹿角原,大人放心,在下一定将大人安全的护送到大夏。”

    甘老大一脸急切的言道,身子却以一个与他略显臃肿的身材既不符合的迅速动作捡起了那两袋狗头金,似乎唯恐那坐在车厢中的大人物反悔一般。

    甄玥的脸色于那时变得颇为难看,她知道甘老大既然答应了那位大人,那此事恐怕便没了扭转的余地,她在一段沉吟之后,终是咬了咬牙,高声朝着那车厢中的人言道:“既然如此,那恕在下学艺不精,此行便无法护送诸位了。”

    这话出口,甘老大亦是脸色一变,他敢应承下来此事,也是知道甄玥等人的本事,若是让他带着这商队横穿鹿角原,无论如何他也是不敢,当下便焦急的言道:“甄姑娘,你不要心急,我甘某人做事最讲公道,大人给了两袋狗头金,你要多少,说出来便是,凡事好商量...”

    一旁的胡马等人也颇为意动,连连劝解道:“是啊,老大这么多钱,咱们到了大夏...”

    “要去送死,你们自己去便是,我不拦着,只是他日黄泉相见不要怪做老大的没有提醒你们。”但甄玥却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那四人便顿时收了声。

    而说完这话,甄玥更是看也未看那甘老大一眼,转身便要领着胡马四人离去。

    就在甘老大手足无措之时,那马车车厢窗口的布帘却忽的被人撩开,露出了一张隐藏着阴影下的脸庞,而虽然看不清那人的模样,但那双眸子映着远处的火光,却阴森得让人心底发寒。

    “你以为逃到了大夏就躲得开森罗殿的追捕吗?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森罗殿素来有血必偿。带我走一遭,此事一笔勾销,如若不然,大夏也好,大周也罢,甚至陈国,你们都永无宁日。”而他那低沉的声音亦在那时再次响起。

    这话出口莫说甄玥等人,就是徐寒也是身子一震。

    徐寒诧异的不禁是甄玥等人与森罗殿的牵连,更诧异的是男人开出条件。深知森罗殿庞大的徐寒很清楚一个道理,这世上只有两种人能许下这样的承诺。

    强者是强如沧海流那般足以与仙人抗衡的存在,而后者则是如鬼菩提那般,十殿阎罗级别的人物。

    “你究竟是谁?”甄玥咬了咬牙,看着那车厢中的眼睛,沉声言道。

    “一个可以帮你的人。”那人淡淡的回应道。

    而说罢这话,他却是不再去看甄玥一眼,因为他知道他给出了对方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的筹码。然后他看向了徐寒,又问道:“那你呢?”

    “你想要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