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莫问苍天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我们的事情?”徐寒一愣,这才从那之前男人霸道睥睨的一刀中回过了神来。

    但他着实想不明白自己能与眼前这男人有何交集。

    男人却是不以为意,他笑着指了指不远处躺着的女孩,言道:“我帮你解决你现在的麻烦,你答应我之前的条件,如何?”

    那个条件徐寒自然记得。

    但于看来那着实算不得是一个条件,毕竟活下去,不用男人说,如果可以哪怕只是有一丁点的希望,徐寒也会如此选择。

    经历沧海流与夫子的算计,徐寒愿不可能相信男人的馈赠是无偿的。

    他大抵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你得到别人多少,付出于别人只会多,不会少。

    但观男人此刻的神情,徐寒并不觉得自己若是追问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他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是谁?”

    这样的问题似乎早在男人的预料之内,他笑了笑,言道:“比不觉得与其问你是谁,倒不如问问我是谁更好吗?”

    说完这话,男人还不忘狡黠的朝着徐寒眨了眨眼睛。

    徐寒一愣,他忽的记起了那时自他体内涌出的那股可怕的力量,那力量不仅强大无比,甚至连他自己也险些被其吞噬。

    它显然不是龙气或者妖力又或者那刑天剑上传来的力量。

    那东西寄居在徐寒的体内,徐寒从未知晓。

    它就像一只潜伏在密林中的恶狼,安静、冰冷,却又危险无比。

    它小心翼翼的用自己血红的眸子,注视着心仪的猎物,在不确定又百分百的把握之前绝不出手,而一旦出手,便注定是雷霆万钧,万无一失。

    而事实上,它确实做到了,若是没有这男人的到来,徐寒恐怕便已然被他所吞噬。

    “你是说?”醒悟过来的徐寒脸上浮满异色。

    “嗯。”他的问题还未问完,男人便极为笃定的点了点头。

    “那是什么?为什么会在我的体内?”任由任何人身体中住着这样的一尊恶魔,想来都不会是一件太过好受的事情,于徐寒也是如此,他不由得再次追问道。

    男人在听闻此言之后,却出奇的沉默了下来,他烈阳一般的眸子光芒闪动,许久方才言道:“黑暗。”

    “无论是对于这方世界,还是星空万域来说,那都是最极致的黑暗。”

    “所以你才让我活下去?是因为一旦我被它吞噬,对你来说也是不小的麻烦吧?”徐寒敏锐的捕捉到了事情的关键,他这般说道,眸子中闪动起异样的神采。

    徐寒固然很感谢男人的出手相助,但同时在经历之前的种种之后,少年的心思也有了些许的改变,他不愿再做那任人拿捏的棋子。既然男子有求于他,或者说希望他做到某些事情,那徐寒自然得趁火打劫。

    虽然这样的做法有些不耻,但像男人这样的存在,哪怕只是些许好处,也足以让徐寒于其之后免除无数麻烦。

    而他这样的心思,自然瞒不过男人。

    男人于那时微微苦笑,他言道:“你很聪明,比大多数人都要聪明。”

    “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出乎徐寒预料的是,男人并未有因为徐寒这般的心思而生出半分的恼怒,反倒极为配合的反问道。

    这让徐寒颇感意外,但一时间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自己想要什么?

    他似乎一直在追寻这个问题,自己的命运?通天的修为?无上的权势?

    这些真的就有意义吗?徐寒想着之前男人与黑袍以及那位赊刀人的对话,似乎这方在他看来已经无穷大的世界,只是宇宙的一隅,那么在这个世界拥有的一切就能真的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你不用苦恼。”就在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男人却出言打断了徐寒。他于那时耸了耸肩膀,言道:“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如你所见,这次出手已经坏了那所谓的规矩,我能暂时压下那些人的反对,是因为我能掌握好这其中的分寸,若是真的做得太多,那些家伙来与我拼命,我也不会好过。”

    “况且我若是真给你心里所想的那些东西,不见得对你就是好事。”男人的眼睛忽的眯了起来,眸中的光芒闪动,好似能看穿徐寒的心思。

    “权势?如你所想,天地一隅,即使掌控了这方世界,你依然只是别人眼中的蝼蚁。”

    “命运?掌握命运靠的永远只能是自己,我给不了你。”

    “而至于修为...”

    说到这里的男人顿了顿。

    “星空万域,亿兆生灵,哪一个不想拥有这样的东西,但大抵本末倒置。”

    “修行之道,修的不是力,而是道。”

    “每一步都是风景,每一步都是感悟。”

    “只有自己亲眼见过,才能明白其中玄妙。”

    “天材地宝也好,传承机缘也罢,或有一时风光,但越往高处,便越步履维艰。”

    男人说这话时,语调悠然,目光清澈。

    徐寒莫名对其生出一种亲近,他知道,男人并没有骗他。

    这些话显然是他的感悟,而非托词。

    于是徐寒拱手朝着对方一拜,正要言谢。可男人却在那时不露痕迹的避开,并不愿受此一拜。

    徐寒见状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但却不敢多问。

    “可我究竟是谁?”徐寒又问道。

    “好问题。”男人笑了笑,他似乎很享受徐寒的提问。“可答案我依旧给不了你。”

    “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是谁,从何处来,去往何处,因何而生,因何而战,又因何而死。”

    “没有人能告诉别人,你究竟是谁,你得自己去寻找,而我由衷的希望你能找到。”

    男人说完这话,天上的星光忽的忽暗忽明起来,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催促他离开这方世界。

    男人有些无奈的朝着徐寒又耸了耸肩膀,他说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来吧,我来帮你解决掉眼前的麻烦,而你记住你的承诺,好好活下去...”

    说到这里,男人的手便忽的伸出,那链接在徐寒与秦可卿之间的龙气便忽的开始涌动。

    “这东西你要吗?”男人眨了眨眼睛,问道。

    徐寒知道他说的是龙气,少年微微思索之后,便果决的摇了摇头。

    “很好。”男人似乎很是赞赏徐寒的决断,他点了点头,徐寒的身子便在那时一震,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他体内的龙气于那时从他体内被剥离,却只是龙气,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半分的危害。

    不出十息光景,他体内的龙气便尽数散去,涌入了秦可卿的体内。

    做完这些,男人长舒了一口气,而天上的星光也愈发的黯淡,就连凝成他身影的光芒也在那时变得忽暗忽明了起来。

    男人于那时打了一个响指,方才回过神来的徐寒便觉眼前景象一花,他便出现在了长安街角的小巷。

    “你留在那里也是麻烦,这便随他们离开长安吧。”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徐寒一愣,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立着两道身影,却是那苏慕安与本已听闻其死讯的宁竹芒。二人显然也被禁锢在了原地,脸上的神情还写满诧异。

    “那要走了吗?”徐寒仰头看向男人,问道。

    “嗯。”男人点了点头,身子的忽闪忽明愈发严重。

    不知为何,徐寒莫名的从男人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些许不舍。

    “你使剑?”而还不待徐寒发言,男人便再次出言问道。

    “嗯?”这个问题显然出乎了徐寒的预料,他微微一怔,这才回应道:“嗯。”

    男人顿时展颜一笑,他眸中一道精光闪过,脚下那朵剑影莲花豁然收敛,三千剑影遁入那把漆黑的神剑之中,他握着剑满脸笑意的将之递到了徐寒的跟前。“这个,送你。”

    “这...”徐寒又是一愣,这把剑虽然此刻再次化为了平淡无奇的模样,但徐寒却从之前男人的催动中真真切切的见识过此剑的锋芒。如此神剑,恐怕那柄天下人追逐的刑天剑也比之不上,男人就这样轻易的送给了他,这却是让徐寒不知当如何回应。

    但男人却并不管那么多,直直的便将剑塞入了徐寒的手中。

    他的身子于那时愈发黯淡,他看着徐寒,脸上笑如春风。

    “若是有朝一日,你能去到昆仑,去看一看那里究竟藏着什么,或许你便能知道你究竟是谁...”

    “而待到那一天,星空万域,我等你再与我并肩而战!”

    “但你得记住一点,你是谁永远不是别人能决定的。”

    “莫问苍天,问本心!”

    这言说罢,男人的身影终于完全消失在徐寒的眼前,而漫天的星光也于那时豁然熄灭。

    随着男人的离去,这方世界被禁锢的时间再次开始流淌。

    上一刻还在惊骇自己家传的神剑突然遁走的苏慕安发现眼前不知何时却出现了徐寒的身影,而他手中握着豁然便是那柄神剑。

    “府主大人!你怎么在这里?你没事吧?”少年诧异的问道,脸上不乏担忧之色。

    徐寒于那时对于少年的关切却是闻所未闻,他仰头望着天际早已熄灭的星光喃喃自语道。

    “今夜的星光...”

    “真美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