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规矩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徐寒好似睡了很长时间。

    虽然于外人看来,徐寒的异状只是百息不到的光景,但于徐寒来说,却生出一种恍如隔世一般的错觉。

    那是一种空无一物,从脑海到四肢百骸都再无任何知觉的感受,时间变得模糊,似乎每一息都无比漫长,又似乎千万年也不过弹指间。那的确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徐寒认真的想了想,在他所知的词汇中,似乎只有——死,这个字眼才能准确的形容他之前的感受。

    是的,他觉得自己死过一次了。

    就在他体内的“门”被打开的瞬间,他似乎便已经死了。

    但现在他又活了过来。

    只是因为眼前这个浑身沐浴着星光的男人轻轻一指,侵染在他周身的那股可怕的力量便如潮水一般退回了他的身体,然后他体内那座“门”发出一声轰然巨响,便再次合上。

    呼!

    呼!

    呼!

    这一切发生得着实太诡异了一些,重新获得身体控制权的徐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只是还不待他彻底恢复过来,那男人的声音便于他的耳畔响起。

    “我们又见面了。”

    那人的声音很是特别,却说不出究竟有何异于常人之处,但就是好听到了极致。像是三月的春风,八月的秋雨,干净、清澈。

    徐寒愣了愣,他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看向那人。

    男人的浑身都沐浴在星光之下,宛若神祇,以至于徐寒无法将他的模样看得真切。但唯独那双眸中燃着的烈焰,却让人不由得心底发寒。

    “我们认识?”无论是这男人那如神祇一般的模样,还是他举手投足之间所散发出的气势,都让徐寒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极不简单,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强出了徐寒对于力量的认知。他的存在似乎已经远远超出这个世界所能承受的范畴。

    而这样的存在对他却说出这样的话,徐寒难免觉得不可思议。

    男人沐浴在星光之下的脸上似乎勾勒出了一抹笑意,他点了点头,言道:“当然。”

    在徐寒看来眼前这个人,自然没有诓骗他的必要。

    可是即便他绞尽脑汁,也着实记不起他何时认识过如此人物。

    于是,他张开嘴便要问些什么,只是话未出口,一道声音便忽的传来,将他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你...是...谁?”那声音这般问道,但吐字却极为缓慢,甚至带着些许艰难的味道,徐寒侧眸望去,却见出言发问的却是那位想要吞噬掉他与秦可卿体内龙气的黑袍男人。

    只是他脸上的神色多少有些古怪,就好像出言发问这样简单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得不耗尽浑身的气力一般。

    徐寒忽的有所明悟,他转头看向身后,却发现未央殿前的诸人好似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所束缚了一般,他们脸上的神色都停留在某一瞬,或是诧异又或是惊恐。

    时间被停止在了这一瞬间,而即使那位黑袍男人,似乎想要突破这样的禁锢也得花去极大的力气,更不提与这位脚踏剑影莲花,身浴星光的男人一决高下。即使徐寒也看得明白,这二人犹如天地,有着云泥之别。

    男人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徐寒不敢想象。

    但他虽然心头惊骇,脸上却极力装作镇定的模样,安静的等待男人回答那个问题。

    男人于那时转过了头,看向黑袍,他的眸中似乎有一抹异色浮上,但又转瞬即逝。

    可黑袍在看清男人那双犹若烈阳一般的双眸时,顿时身子一震,他伸出手,指着男人,手指上下颤动,就像是看见了这世上最可怕的恶鬼一般。

    “是你...是你...”他不断的喃喃自语道,脸上的神色既恐惧又惊骇。

    徐寒看得不明所以,但男人却于那时挑了挑眉头,“前些日子,窥视我的便是你吧?”

    黑袍闻言更是脸色巨变,即使是自认为上下千年都逃不开他们算计的太阴宫,也寻不到半点关于眼前这男人的记载,他究竟是谁,显然是一个谜。而最重要的是,他从男人与他说话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一股厌恶,显然对方并不喜欢他。而这样的人物,若真是想要杀他,不过动动手指这般简单,他顿时慌了手脚,立在原地,不知当如何回应男人的话。

    可男人在说完那话之后便再次转过了头,看向徐寒。

    他似乎再无与黑袍对话的兴致,就像是一只大象瞥见了一只蝼蚁,只是一眼便失去了兴趣。那自然是一种轻视,若是唤作任何人如此轻视黑袍,他必然会升起勃然大怒,但此刻除了深深的庆幸,他便再无任何的心思。

    男人的目光在徐寒的身上上下打量,最后方才再次言道:“你似乎遇见了麻烦。”

    男人的语气有些奇怪,徐寒说不真切自己为何会有那样的感受,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如实回答道:“确实。”

    他与秦可卿之间的龙蛇双生之法依然存在,一旦时间再次开始流动,他与秦可卿之间,便必须得有一个死去。

    “我可以帮你。”男人再次言道。

    这样的回答徐寒并不意外,毕竟从男人出现那一刻他便对徐寒表露出了足够的善意。

    “条件呢?”徐寒反问道。

    这样的做法多少有些失礼,毕竟似乎摆在徐寒面前的路并不多。

    可男人闻言却丝毫没有恼怒的意思,他笑了起来,“很简单,我要你活下去...”

    “嗯?”徐寒一愣,这样的条件真的能算条件吗?或者说只要是人,谁又不想活下去呢?

    那人似乎明白徐寒并未听懂自己的意思,他张开嘴正要继续言道。

    可于那时,天地忽的一暗,漫天的星光忽然如烛火一般忽暗忽明。

    一道浑身裹藏在黑暗中的身影落在了男人的面前,他那如鬼魅一般的声音亦于那时响起。

    “阁下,是要坏规矩了吗?”

    至始至终都未曾露出半分异色的男人在那时眉头一皱,他死死的盯着那忽然出现的身影,声音陡然阴沉了下来。

    “赊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