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见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徐寒眼中的眼白彻底被一抹无比幽深的黑暗所侵蚀。

    他仰着头,看向天际那位身着黑袍的俊美男人,周身杀机涌动。

    一股无比可怕的阴冷气息自他体内荡开,黑袍男人的眉头一皱,隐隐觉察到了此刻徐寒的状况似乎有些不对。

    他方才早就在徐寒准备解封他的右臂之前,以秘法切断了徐寒与右臂的联系,他不明白这股忽然自徐寒体内爆出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他素来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活了六百年的他见过太多以弱胜强或是绝地反击的例子。

    所以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他做好了所有的谋划,将这盘棋中任何一人的变数都算入其内,并且为此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于他看来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盗出刑天剑的沧海流也好,求卦的司空白也罢,都是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人偶。

    而眼前的徐寒亦是如此,他很清楚这少年只是一个寻常到极致的男孩。

    他的父母只是青州边陲的一对普通农户,因逢灾祸,逃难中不得已将襁褓中的幼 童扔在了上云城的雪地里,然后被一乞儿拾得抚养成人。之后的种种更是被太阴宫记录在册,即使徐寒素来对人讳莫如深的右臂,男人也知道其根底,无非便是大渊山镇压的那位名为飞廉的妖君所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太阴宫比徐寒更了解徐寒。

    但此刻于徐寒体内爆发出的这股力量确实男人从未了解到的事物。

    男人皱了皱眉头,对于习惯了将一切都掌握于手中的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于是男人的手再次伸了出来,黑色的真元于他掌心汇集,那只是小小的一道不如拳头大小的事物,但其中所包裹的能量波动却恍如天威一般让在场诸人色变。

    “羔羊就得有羔羊的自觉,被屠戮是必然也是宿命。”他如此言道,语调冰冷得宛如那年青州上云城的风雪。

    下一刻,那黑色的真元便如雷霆一般暴射而出。

    他决定抹杀掉徐寒这样不安定的因素,他的计划容不得半点的变数。

    那黑色力量凝聚而成的真元,速度极快,转瞬便杀到了徐寒的面门。

    诸人的心头一惊,有人自然只是惊心于这忽然出现的男人恐怖到极致的战力,而诸如鹿先生等人却是亡魂大冒,徐寒与秦可卿之间的秘法还未解开,若是徐寒死去,那么秦可卿必然也会遭到极大的伤害。他们当然想要于那时出手救援,可是在那男人散发出的磅礴威压之下,他们却是丝毫无法动用体内的真元,只能眼睁睁的看这这一切发生。

    而就在他们心如死灰之时,那黑色真元及身的徐寒,漆黑的双眸之中忽的亮起一道黑芒。

    他的嘴唇们让张开,黑色的真元便在那时涌入了他的嘴中。

    咕噜。

    一声吞咽的轻响于静默的人群之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入耳。

    于是,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那道包裹着可怖力量的真元,就这样被徐寒吞了下去。

    这样的变故诸人可谓始料未及,他们这时才发现,此刻的徐寒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味道。少年的双眸漆黑,漆黑得就像是任何光芒都无法穿透那黑暗,照射进来。

    漆黑得就像是吞噬所有事物的虚空。

    漆黑得近乎绝望。

    他脸上的神情也因为那双诡异的眸子而变得冰冷了起来,就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携带着对生灵无穷的憎恶,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

    这样的变故同样超出了那位男人的预料。

    “嗯?”他的眉头一挑,显然颇为诧异。

    但于下一息,这样的诧异便化为了浓郁的惊恐。

    徐寒的体内忽的爆出一道浓郁的黑气,而他的身子却忽的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那男人的身前。

    少年的嘴唇张开,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而右手却豁然握成了一道拳头,朝着那男人的面门狠狠的轰来。

    这样的速度已经超越了快与慢的界定。

    他更像是突破了时间或是空间的约束,心之所想,身之所致。

    所以即使强如那黑袍男人也根本无法捕捉到徐寒的轨迹,以及与他的拳头轰到了他的面门,他方才回过神来。

    而这宛如泼皮斗殴的一拳,看似寻常,但男人却同样从中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那力量似乎远远超出了这方天地,足以轰碎空间,甚至时间。他从这一拳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自然想要躲避,可徐寒的速度着实太快了一些,快到即使是他竟然也难以做出任何的抵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拳头轰向自己的面门。

    铮!

    而就是这时,天地间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剑鸣。

    那时一声很寻常的剑鸣,没有浩大的声势,没有遮天的剑芒。似乎只要是一位有些修为的剑客,都能催动出这样一声剑鸣。

    但同时,那又是很不寻常的一声剑鸣。

    就像是高台之上的君王,面对满座的臣子,哪怕只是轻声的一句呢喃。众人跪拜,万物静默,只为听清那一声轻响。

    于是乎,那声剑鸣很是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个人耳中,清脆干净,却又直入心神。

    画面于那一刻停止了下来。

    时间的流淌变得缓慢,而一把漆黑的长剑便与那时,落在了徐寒与男人之间。

    这天的黑云忽的散去,星光如流彩一般射下。

    一道又一道,将这片天地照得恍若白昼。

    最先亮起的是七颗星辰,他们的光芒璀璨。

    而紧接着漫天的繁星也随即亮起,他们环绕着那七颗星辰,犹如臣子环绕君王,百鸟朝拜凤凰。

    立于徐寒与男人之间的黑色神剑沐浴在星光之下爆出一声神芒,然后他的剑身旋转,一道道白色的剑影纷涌而出,围绕这那把黑色的长剑。

    转眼便足足三千道剑影涌出,以那黑色长剑作为花蕊,化为了一道巨大的剑影莲花。

    而就在那时,一道白色的光影于星光之下凝实,落在了那朵剑影莲花之上。

    那是一位男人。

    一位看不清容貌的男人。

    他浑身沐浴着星光,似乎举手投足之间都可牵动天地之力,心头一动便可肆意更改世界法则。

    而最让人心惊的是他那双犹如烈阳一般的眸子。

    那双眸子与徐寒的此刻的双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好像天与地,光与暗,生与死。

    水火不容,却又彼此共生。

    男人没有去看那黑袍男子,也没有去看那脚下仰望的众生。

    他只是伸出了手,在徐寒的眉心轻轻一点。

    一道星光注入了徐寒体内,徐寒漆黑的双眸顿时变得清鸣。

    然后,男人的脸上荡开了一抹笑意。

    他轻声言道:“我们,又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