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认命
     .12kanshu.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在幽州的边境小城里,在那座破败的房院中。

    少年接过了老人递来的半边命牌。

    这知道,离别就要上演。

    所以少年在想了想之后,又问道:“为什么是我?”

    “嗯?”闻言的老人抬头看了少年一眼,眸子中有些疑惑,只是不知这样的疑惑,究竟是因为没有听清少年的问题,还是不知少年问题中的所指究竟是何。

    于是少年又说道:“为什么是我?”

    虽然是同样的话,与之前并无任何差别,但语气却并不一样。

    少年知道,老人能听懂他的意思。

    无论是传承下的大衍剑种,还是他这条臂膀,显然都是花上大力气才能得来的东西,如此轻易的便赠给萍水相逢的他,徐寒并没有天真到以为这次是因为所谓的缘分。

    当然他也没有拒绝这份馈赠的打算,他需要活下去,而这些都是他活下去所必须的东西,至少就目前而言他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品。

    他当然做好了承受那些老人已经言说或者并未言说的代价的打算,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选择他。

    这是一个大大的疑问,摆在少年心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他很重要。

    而老人对于这个问题似乎也很慎重,他少见地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因为你救了那个女孩。”

    这当然是一个出乎少年意料的答案。

    得到这份馈赠的少年,理所当然的在心底不止一次思考过这个问题。

    譬如什么乞丐出身,什么森罗殿杀手,又或者诸如天赋异禀,骨骼惊奇这样多少有些厚颜无耻的原因都曾浮现过于少年的心头,但唯独自老人嘴里说出的这个答案从来没有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

    所以,少年不可避免的在那时一愣,他着实想不明白这二者之间的关系。

    似乎是看出了少年的疑惑,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救她,你险些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过老人的话显然并不足以说服少少年,少年又追问道:“就因为这个?”

    老人又愣了愣,他脸上的神情忽的落寞了下来,声音也低沉了几分。

    “当然不...”

    “因为即使如此,我也从未在你脸上见到过丝毫为此而产生的后悔或是懊恼...”

    “我觉得,若是再来一次,你还会如此去做。”

    “其实,你远比你想象中要善良...”

    “不是吗?”

    ......

    这是一个曾经徐寒并不满意的答案。

    他甚至一度认为那是夫子的敷衍,而到了此刻,看着眼前那紧闭的双眸,那宛如陷入熟睡的脸庞。

    他才忽的明白,夫子没有骗他。

    他颓然的跌坐在了地上,胸口却恍若压着千斤的巨石,让他透不过气来。

    无论是龙蛇双生之法还是蛟蟒吞龙之法一旦开始,便没有回头的余地,而今日注定他与她之间必须有一个要死。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会是你...”

    “为什么会是你...”

    ......

    徐寒低着脑袋,犹如梦呓一般轻声呢喃着。他脸上的神情颓然又落寞,他在搞明白这些算计之后,不是没有细细想过究竟谁才是那位真龙。

    但眼前这人他却是从未想过...

    不仅因为他本能的认为那位真龙应当是一位皇子,更因为他从不认为眼前这人能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

    鹿先生等人也终于从这变故中回过了神来,他们从徐寒此刻脸上古怪的神情中看出了某些端倪。

    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浮木,堕崖之人寻到了稻草。

    仪态、风姿、甚至所谓的道义都在那一刻被他们尽数抛诸脑后。

    “徐寒!她可是秦可卿!你真的要杀她吗?”鹿先生高声问道,脸上的神色依然焦急无比。“只要你再催动那蛟蟒吞龙之法,她的生机便会被尽数吞没...”

    “这件事情她从始至终都不知情,甚至因为害怕她知道真相后不愿害你,我们还用秘法让她陷入沉睡。在这件事情上,她是无辜的!”一旁的张相亦高声言道。

    只是他们却在这时本能的忽略了徐寒是否无辜。

    而此刻的徐寒自然没有与他们争辩的心思,他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女孩的脸庞,想着当年,在那场饥肠辘辘的灾祸中,女孩儿笑着递来的半个馍馍;想着从周边城的客栈里,女孩惊慌失措,犹如麋鹿一般的目光;想着玲珑阁中她悉心为他包扎伤口;想着过往的一切,想着她的一颦一笑。

    而徐寒的沉默却无疑挑动着,鹿先生以及在场诸人那紧绷的心神。

    “她是神种!她是当年承阳帝造出的半妖!”

    “只要让她吸收了足够的龙气,她的神躯便可完成,从此万劫不灭!”

    “拥有漫长的寿命,亦可在短暂的修炼之后拥有强大的力量,而她的心性,你比我们更清楚。只要她能登上大周的皇,从此之后国泰民安,这世上便不会再有任何的苦难。”

    “这样不好吗?你一定要为了你一个人的生死,去让后世千千万万苍生百姓蒙受苦难吗?”

    他们自然在那时不留余力的劝解道,蛟蟒吞龙之法还在继续运转,每一息都意味着秦可卿体内的龙气与生机在飞快的消减,而十余年的谋划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在这时生出这样的变故,于任何人恐怕都无法平静以待。

    “半妖...”

    “神种...”

    “苍生...”

    “天下...”

    低头沉默的徐寒轻声呢喃着这些辞藻,他当然很想问一问这些东西与他有什么关系,是谁给的他们权利打着这些旗号便可肆意决定他人的生死。

    徐寒想要辩驳,想要怒斥,但此刻的鹿先生也好,张相也罢,就是徐寒指着脊梁骂遍他们的祖宗十八代,恐怕为了他们所谓的苍生大义,这些人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称是。

    所以徐寒忽的觉得意兴阑珊,他收起了心里的愤恨、不满、甚至委屈。

    一如他做乞儿的十几年一般,没有人会去倾听他的心声,因为那不重要,所以他再一次,亦是最后一次独自吞咽下了这些情绪,然后他站起了身子。

    这样的举动无疑让诸人一惊。

    “徐寒,你不要...”鹿先生一脸惊恐的言道,他那曾经和蔼的脸庞上神色扭曲。

    “放心,她会活下去的。”徐寒却并不愿与他们再多说些什么。

    他如此言道,目光却落在了那女孩的脸庞上,又一次轻声重复道:“一定要活下去...”

    这番作为虽然是诸人所期盼的结果,可徐寒的坦然却还是让诸人一阵诧异,他们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下一刻,只听一声高亢的龙吟忽的自徐寒体内爆开,赤极近紫的龙气便在那时猛然自徐寒体内涌出,开始又一次朝着那女孩的体内倒灌。

    徐寒张开了自己的双手,仰头看向天际,眸子却缓缓闭起。

    这十几年的经历宛如流光一般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他挣扎过、徘徊过、亦奋斗过,但却始终游离在世界之外。

    而当他终于鼓起勇气,去拥抱这个世界,世界却冷漠的推开了他。

    他并不是没有活下去的能力,只要他能狠下心来吞噬掉秦可卿的龙气,在解封自己的右臂,想要杀出重围并非难事,甚至有了那磅礴的龙气,他未尝不可以完全控制右臂的力量。

    但他终究没有去做。

    所有的画面都回放完毕,最后定格在了青州的雪夜,定格在了老乞丐与他的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忽的笑了起来,无比真切的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

    “人得认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