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输赢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夏临城站在长安城外的山丘上,踮着脚看着那城门方向。

    他有些后悔答应自己女婿的请求,可是...

    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知道自己女儿对那臭小子的情意,做父亲终归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便守了寡。没有办法,他只能冒着天大的风险,在这长安城外的山丘上接应那个被祝贤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徐寒。

    只是他等了许久,也未有等到徐寒,而等来的却是...

    一群器宇轩昂、白甲如雪的士卒,那些白甲士卒步履齐整,腰间清一色配有一把长剑,行走间傲然的剑意流转于队列之中。

    夏临城知道接应徐寒是一件稍有不慎便会人头落地的事情,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足以挑起他紧绷的神经,这数以万计的大军的到来自然也瞒不过他,他很是明智的在感受到大军的气息之时便领着手下的极为仆人退到了不远处,也就是此刻他所在的山丘上,小心的观察着那群忽然到来的士卒。

    夏临城好歹也是月湖洞的掌教,在大周的江湖也算得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也有些见识,他猫在山丘的后面目光在那群密密麻麻的甲士们上游走,最后落在了那为首的一位青衫男子的身上。

    那人的年纪约莫五十开外,下巴处蓄着白黑相间的长须,背上负有两柄长剑。

    他傲然立在那里,脸上的神色冷峻,腰身挺得笔直,就像是一把藏锋于鞘的剑,出鞘之日,天地颤动,日月无光。

    夏临城认得他。

    或者说大周江湖无人不认得他。

    他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天斗城主岳扶摇!

    而那眼前这一排排腰挎长剑的甲士的身份便不难猜测了,便是那天斗城中的天斗军。

    岳扶摇带着天斗军在这个时候来了长安,那是否意味着,这位素来不参与朝堂之争的岳剑仙也决定插手今日的皇权之争了呢?

    无论是他手下精锐的大军,还是他本身身为仙人的修为都无一例外的足以成为改变今日皇权之争走向的关键力量。想到这里的夏临城顿时脸色一变,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何宋月明会将他调到长安城外,这接应徐寒或许是目的之一,而目的之二很可能便是让月湖洞能够避开这场扑朔迷离的乱战。

    夏临城想到这里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可从未在长夜司听人说起过会请来岳扶摇,而且执掌徐州的天斗城素来与长夜司不合,也算得大周唯一一个不再长夜司控制范围之内的州郡,这样的天斗城显然不大可能是祝贤请来的帮手,那么...

    想到这里,夏临城的心头大骇。

    “唉,我说大叔你行不行,这回长安的路咱们都走了十余日了,你究竟能找到路吗?”而也就在这时,他的耳畔忽的响起一道青嫩的声线。

    那声音似乎并未有丝毫避讳长安城前那浩浩荡荡的甲士的意思,很是清晰的便传入了夏临城的耳中,本就想着这些事关月湖洞甚至大周走向的事情的夏临城,心头一惊,赶忙循声望去。

    只见密林深处,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缓缓朝着此处走了过来。

    那二人的装束倒也说不得如何奇怪,年纪大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黑衣,面容还算和善,只是那眼上的眉毛却是雪白,而年纪小的却是一位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身材有些瘦弱,但背上却背着两柄几乎与他身子一般长度的刀剑。

    若是放在平日,夏临城断是不会为这二人驻足半分,但此刻,那二人脸上的轻松之色却是于此刻暗流汹涌的长安城格格不入。

    “这怎能怪我?你不是来过长安吗?不也寻不到路?”那中年男子听了少年的抱怨,颇有些不忿的味道,当下便如此反驳道。

    男孩的脸色在那时一滞,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声音顿时小了几分,“我当时也是跟着府主大人,根本没有注意,走的时候嘛...又急着赶路...”

    二人若无旁人的说着,脚步却渐渐朝着此处靠了过来。

    夏临城的脸色一变,暗暗想着千万别来此处,他可不想引来城门前那位岳扶摇岳剑仙的注意,只是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

    那少年的青嫩声音便再次传来。

    “咦,大叔你看那里有人,咱们去问问吧。”

    于是那一老一小的二人便走到了千不情万不愿的夏临城身边,那中年男子倒是想颇为恭敬的朝着夏临城行了一礼,然后便高声问道:“在下宁竹芒与后辈来此欲前往长安,却迷了方向,不知这位兄台可否...”

    这话未说完,听闻宁竹芒二字的夏临城便心头一震,不由得抬头细细看去,这才看清眼前的男人赫然便是那玲珑阁曾经的掌教宁竹芒!

    “宁兄!”他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而那自称宁竹芒的男人也在那时一愣,他抬眸看向夏临城,这也才将对方认了出来,他脸色一喜,亦言道:“夏兄!”

    “你们认识?”一旁那背负刀剑的少年有些发愣的问道。

    “自然认识。”宁竹芒点了点头,又看向夏临城,问道:“夏兄为何在此啊?”

    夏临城记得不久前玲珑阁便宣称宁竹芒、钟长恨以及龙从云死于非命,如今见宁竹芒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有些发愣。此刻听闻宁竹芒之问,这才回过神来,他正要说些什么,可就在那时远处却又传来了一道声音。

    “二位若是想救那个叫徐寒的少年,那就不要再闲聊了。他可等不了你们多久了。”那声音中气十足,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严。

    夏临城与宁竹芒二人都在那时一愣,循声望去却见山脚下那浩浩荡荡的白甲士卒之中,一位背负 长剑的男人正眯着眼睛看着他们。

    只是一眼,夏临城便觉心神大震,这仙人之境与大衍境虽只差一境,实则云泥之别。

    他这时才醒悟过来,他自以为躲得天衣无缝,可这又怎瞒得住一位仙人的耳目?

    “府主大人有危险?”而宁竹芒身旁的少年显然没有夏临城这么多的心思,他听闻此言顿时脸色一变,也不顾对方仙人的身份,便极为担忧的大声问道。

    “嗯。”而岳扶摇更是没有丝毫恼怒的样子,只是在那时淡淡的点了点头。“若是你们再不快些,就只能去为那少年收尸了。”

    听闻这话的少年顿时脸色一变,他看了看身旁的宁竹芒,宁竹芒亦沉着脸色点了点头,二人在那时便再也顾不得其他,朝着岳扶摇与夏临城微微颔首,这边快步朝着长安城的方向走去。

    而岳扶摇似乎有意配合,还在那时让聚集在长安城门前的大军生生的为二人让开了一条道来。

    ......

    直到目送着这二人步入长安城的城门。

    岳扶摇的身旁走来了一位年轻人,那时天斗城的少主,岳成鹏。

    他颇为困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咱们与鹿先生达成的协议似乎并没有这一条,那个徐寒可是龙蛇双生中的一环,父亲若是救了他,岂不是让天策府这十几年的谋划付诸一炬?”

    岳成鹏在徐寒去往大黄城之前,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打心眼里他对那位徐府主的感官颇为不错。且不说他们只是萍水之交,但就是莫逆之交,在这天下存亡的事情上面,个人的情感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所以他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在这时选择帮助徐寒。

    成名已久的岳剑仙并未回头,他依然直直的看着那城门方向,半晌之后方才喃喃自语道。

    “我没有帮他,我只是觉得一个能让沧海流如此看重的少年,不应当只是一枚弃子...”

    “况且他是被沧海流种下剑种的人,我不信沧海流真的如此狠心能将自己的弟子就这样舍弃,当年我输了他,这点小小恩惠就算是还他一个人情吧。”

    岳成鹏听到这里,身子忽的一震,他有些诧异的看向自己的父亲,不解的问道:“父亲输了?当年不是父亲赢了吗?”

    “赢?”听闻此言的岳扶摇微微一笑,他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我为地仙,他为大衍...”

    “我有扶摇、青天二柄神剑,他手中却只有一颗木棍...”

    “饶是如此他依然与我对攻了整整一天一夜...”

    “你觉得,谁赢了?”

    从未听过此事的岳成鹏顿时脸露骇然之色,而说完此言的岳扶摇却并未有去体会自家儿子心情的意思,他眸中的光芒忽的变得深邃了起来。

    他想起了当年在天斗城外与他对战许久,终于力竭的男人。

    他想着他离开时,褴褛的衣衫、佝偻的背影、苍白的毛发。

    他想着他犹如呢喃一般说过的那句话...

    “师兄被困了三百年...”

    “太阴宫的无上真人被困了六百年...”

    “这条路不对...你的路也不对...”

    “没有人走得到终点...没有人...”

    想到这里,岳扶摇再次抬起了头,他看向天际,喃喃自语道。

    “那他的路呢?他能走到我们看不到的终点吗?沧海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