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龙驭上宾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

    ......

    飞燕斋中,身着青纱的女子,怀抱琵琶,盈盈浅唱。

    身前一位形容邋遢的中年人,坐在矮榻上端着一杯清酒,摇头晃脑,神色迷醉。

    “数年未听,青衣的歌喉还是如此美妙。”中年男人由衷的感叹道。

    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和谐的画面。

    无论是男人不修边幅的容貌,还是他脏兮兮的衣衫,都与这装饰得别有情调的房间,以及青衣女子美艳动人的模样格格不入。

    铮。

    女人在琵琶弦上游走的指尖忽地停了下来,琵琶弦上发出一声刺耳的清音。

    女人抬起了头,神色莫名的望向男人。

    “那孩子已经入瓮了,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女人如此问道,语气中带着不应有的关切与焦虑。

    男人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他再次举起酒杯,朝着女人摇摇一敬。

    “祝首座不也入瓮了吗?你又如何还有闲心在这里与我闲谈?”

    女人闻言,脸上的神色一滞,随即目光阴沉了下来,“看样子,这些年,我们都经历了许多对方想也想不到的事情。”

    男人叹了一口气,言道:“青衣,我真的看不透你。”

    女人脸上的神色愈发的阴沉,她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眸子中折射出的冰冷光芒,直直的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你明知小寒并非真龙,亦知这龙蛇双生之法,却并不与祝贤言说,反倒是一路引诱着他入瓮,你的背后究竟是谁?你究竟想做什么?”

    女人淡淡一笑,再次拨弄起身前的琵琶。

    “身在局中都是棋子,不到最后,谁也不会知道,这个局究竟有多大。”

    ......

    夜色更浓了。

    经历了一夜狂欢,长安城再次陷入了寂静。

    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在长安城的街道上,木制的车轮压过长安街道的青石板,发出轱辘的声线,在静默长街中回荡。

    马车中右臂绑着白布,上身**的少年颓然而坐,他低着头,神情冷峻,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他的对面一位身着红袍的老者正襟危坐,双眸眯起,好似在闭目养神。

    “府主的修为进展神速,却是让老朽惊诧。”许久的沉默之后,老人忽的出言说道。

    少年闻言苦涩一笑,鹿先生的修为几乎已经触摸到了仙人之境的边缘,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对付旁人或许还可一试,但在鹿先生的面前,只能有摧枯拉朽来形容,只是微微接触他便败下了阵来。

    “真龙究竟是谁?”徐寒想了想,在半晌之后方才沉声问道。

    “真龙是谁,真的重要吗?”老人抬头问道。

    徐寒一愣,脸上浮出了苦笑。

    “所以这一次轮到我了是吗?”

    鹿先生并未有明白少年话里的意思,他想了想,方才由衷的言道:“其实府主大人很不错,就是夫子在的时候,以如今天策府的处境,也未必会比府主做得更好。”

    徐寒闻言,抬起了头,看向眼前的老人,他说道:“但这些,其实并不重要。对吗?”

    “无论是守下大黄城,还是扳倒顾赵二家,这些都不重要。我究竟做什么,不做什么对于你们其实都并无差别,从一开始你们想要的都只是我的命,对吗?”

    少年在那时直直的看着老人,目光那般清澈,寻不到半分老人预想中的愤怒或是憎恨。有的,只是不解,只是困惑。

    老人的心在那时被刺痛,他用尽全力伪装的冰冷在那一瞬有些许被消融的迹象。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夫子会寻到这样一个少年来做龙蛇双生之法的弃子,或许徐寒做得肆意一些、放纵一些,此刻老人心头的愧疚便会消减几分。

    但事实上,徐寒做得太好,好到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好到老人的心里也难免觉得愧疚。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早已没了回头的路。

    在太平盛世与苍生离乱之间,这些牺牲,终究是值得的。

    所以老人压下了心底的柔软,再次低下了头,不再言语。

    马车忽的停了下来。

    徐寒透过马车的缝隙看向窗外,他们来到了天策府的门前,鹿先生并没有下车的意思,反倒是天策府的府门缓缓被打开,一道身影在诸多天策府军的簇拥下来到了府门口,夜色太过浓郁,诸人又将之包裹得太紧,所以徐寒并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然后又是一辆马车缓缓的停靠在了徐寒所坐马车的身侧,然后那人便被送上了马车。

    于是,两辆马车再次动了起来。

    徐寒知道,这次他们去的方向是大周的溥天宫。

    这一刻,终于还是要来了。

    徐寒收回了落在窗外的目光,再次看向身旁的老人,问道:“那车里坐的,便是真龙对吗?”

    老人点了点头,轻声回应道:“嗯。”

    在这样简单的对话之后,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诺大的长安城里,回荡着两辆马车强行的轻响。

    ......

    而与此同时,在那溥天宫的宫门前,一位黑衣老人手持一把猩红色的长剑,傲然而立。

    手握大周军政的祝贤领着诸人朝着那老人恭恭敬敬的一拜,“此行凶险,天下苍生皆系于司空仙人一身。”

    那黑衣老人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

    “首座大人放心,今日之后,这大周天下便姓祝了。”说完这话的老人,目光在诸人身上一阵有力,最后落在了人群中的那位紫袍少年身上。

    老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并未开口。

    他豁然地转过了身子,不再理会众人,迈步便朝着那高耸宫门方向走去。

    “此乃大周皇宫,擅入者死!”

    宫墙上传来一声怒喝,如潮水般的禁军,自宫门中奔涌而出。

    独自向前的黑衣老人,似乎并未听到这样的怒喝,他依然不急不缓的迈着自己的肚子。

    禁军的首领,眉头一皱,只听哐当一声脆响,他腰上的长刀出鞘,而身后数百位禁军将士也在那时拔出了腰上的刀剑。

    明晃晃的刀剑在黑夜里闪着凄厉的寒芒,好似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的双眸。

    那时,黑衣老人的眸中泛起一道渗人的血光。

    一只黑色的恶龙忽的自他体内涌出,呼啸而去。

    于是数百禁军甲士在那时化为了漫天的血雨,淋淋落下,将这溥天宫外染成了血红。

    老人便踏着这满地的尸骸,沐浴着这漫天的血雨,迈步走向了大周的皇宫深处。

    “玲珑阁司空白。”

    “为平天愤,为救苍生。”

    “请陛下龙驭上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