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众叛亲离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大渊山的山脚下,下着细雪。

    老人与断臂少年点着篝火,静默的坐在一旁,相对无言,只有一只黑猫似乎很享受这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欢快的来回跳跃。

    “所以,你会死对吗?”断臂少年忽的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他看向那位形容邋遢的老人,如此问道。

    老人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拉扯出来,抬眸看了少年一眼,说出了一句看似很有道理,实则胡诌的话。

    “是人都得死。”

    那时的少年才堪堪十六岁,但他经历得很多。

    所以并没有去问诸人活着不好吗,又或者为什么一定要去死之类的问题。

    他只是有些困惑,对于一直努力活着的他来说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困惑。

    “值得吗?”

    老人微微一愣,然后笃定的点了点头,“值得。”

    “所以你叛出师门,盗了刑天剑,甚至现在要送出自己的性命,这一切都是为了那山上的某些东西吗?”少年又问道,他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能让眼前这位老人如此孤注一掷。

    老人却摇了摇头,杂乱又苍白的发丝在雪中飘动,头顶上堆积的雪花窸窸窣窣的跌落,与地上的积雪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它不是目的,他只是目的中的一环。”

    他苍老的声音,在冰天雪地中荡开,沙哑又愁然。

    这一次轮到少年一愣了,他看着老人,不解道:“可你要死了?你的目的不就完不成了吗?”

    “会有人去做完他的。”老人沉声回应道。

    老人语气中的笃定让少年没了再问下去的必要,他点了点头,又一次看向老人。

    “可你并不开心,为什么?”

    老人脸上的神色很沉重,沉重得不像是即将完成自己的使命时,应有的模样。

    老人闻言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代价吧,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已经付出的与即将付出的都太多了...”

    少年看着老人脸上的落寞,觉得自己应该安慰一下他,于是他想了想,便说道:“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不要后悔了。”

    老人的身子在那时微不可察的一震,他望向少年,眸中闪烁着少年看不真切的光芒。

    “你也这么觉得吗?”

    “嗯。”

    ......

    生得一条极为古怪的右臂的少年,**着上身,从浴桶中站起了身子。

    天下着小雪,一如一年前他与那个老人,在大大渊山下静坐时下着的小雪。

    少年赤着脚踩在雪地上,并不觉丝毫的寒意,他身上身子还冒着热气,雪落在他的身上,转瞬便被融化为水汽,扶摇而上。

    少年在雪地上留下一排长长的脚印,来到了那间有些破烂的小屋前。

    他推开了门,身着青衫的老人正在捣鼓着药材。他做得很细致,将每一份药材的用量,都极为精准的称量清楚,然后放入桌前早已摆好了黄纸中。

    少年知道那是以后半个月,他需要用到的药材。

    老人自然感觉到了少年的来到,但他却并未有抬头依然倒腾着药材,颇有些争分夺秒的味道。

    少年并未有去打扰老人,他结果黑猫叼来的毛巾,坐在一旁的木凳上,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直到许久之后,他方才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老人出言问道:“所以你也要走了吗?”

    正在往黄纸之中加入一种叫红印沙的药材的老人,闻言之后,手上的动作微微地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嗯。”

    “去哪里?”少年问道,目光中有困惑与狐疑。

    这一次,老人没有回应,依然低着头,不断往那些黄纸中添加新的药材。

    少年的眉头皱了皱,这样的情景他似曾相识,老人此刻脸上的神色他亦似曾相似。

    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场景,发自内心的由衷的不喜欢。

    所以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当时没有问那一位老人的问题。

    “你们究竟要做什么?”

    但老人的回答与当初那人如出一辙,“必须要做的事情。”

    “那你能完成它吗?”

    “不能。”老人摇了摇头。

    被少年压在心头,近乎一年的困惑,再次涌了上来。

    “既然不能,那你死了,谁来完成它?”

    这时的老人已经把药材摆放完毕,他开始一张又一张的整理那些黄纸。将他们细心地包好,又放入房间中不会被雪水或是湿气侵蚀的抽屉中。

    然后他方才第一次抬头看向少年,给出了一个与当年依然如出一辙的回答:“会有人去做完它的。”

    只是相比于那人,他的话里,少了几分笃定,多了几分迟疑。

    或许正是这份迟疑,让少年并未犹如当年一般,在此终止这个话题。

    “我可以做些什么吗?”他如此说道,声音清嫩,眸子中的光芒清澈,像是幽州的雪,又像是天上的星。

    老人微微一愣,少年的话本来应该让他怀有愧疚的心,稍稍安慰。可是不知为何,少年的目光却刺痛了他。

    但他还是在熟悉的沉默之后,站起了身子,然后他伸出了手,递给了少年一件事物。

    那是一个玉佩,一个只有一半,挂着红色流苏的玉佩。

    “这是我的命牌,若我死了,这命牌便会碎掉,而那时或许会有人向你寻求帮助,如果你愿意的话。”老人轻声说道。

    “什么样的帮助?”少年追问道。

    “我不知道,但一定会有人来找你。”

    “很危险吗?”少年又问道。

    “嗯。”老人点了点头,但正打算再说些什么,少年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好,我知道了。”

    ......

    徐寒踉踉跄跄的走在长安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他的脸色苍白,左臂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不住的淌着鲜血,倾洒在经过的街道上。

    他细细地数了数,这已经是他杀死的第四批来自贪狼卫的杀手,而更多的杀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宋月明已经为徐寒做了他能做的一切。

    杀死一同前来夺剑的高手,在长安城外安排好了他的老丈人月湖洞的洞主,夏紫川的父亲夏临城接应徐寒。只要徐寒能逃出长安城,夏临城便会带着他一路离开梁州。

    这其中自然藏着许多门道。

    徐寒早有去意,但他的周围,早已被祝贤先安排了许多眼线。他平日里在肆意妄为都可以,唯独离开长安,却是触碰了祝贤的底线,它看似自由实则处处被约束。

    只有在宋宋月明以借口调开了那些眼线,并且击杀了哪那些与他一同前来的江湖大能之后,徐寒才终于得到一丝机会,离开长安。

    而虽然不知宋月明究竟如何说服了夏临城,但他能带人在长安城外等候,已是月湖洞能够做出的最大的努力。因为此事不管成败,一旦夏临城带着他手上的人马进了城,最后月湖洞都逃脱不了干系。所以这或许已经是宋月明能够做到的极限。

    但饶是徐寒已经在第一时间动身,可贪狼部的爪牙们却依然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徐寒一路东躲西藏,这才走到了此处。

    可即使长安城的城门近在眼前,他依然不敢有半分松懈。

    他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咬着牙拖着疲惫的身子,快速的朝着城门方向走去,而心神却分散开来,小心地注意着身后是否有觉察到的追兵。

    徐寒很清楚,现在贪狼部还没有察觉到他要逃出长安的意图。若是这个消息被传了出去,那以长夜司的行事风格必然会在各个城门集结重兵,届时他再想离开,便是插翅难飞。所以徐寒一旦遇见了那些寻找他的贪狼部甲士,便不惜拼得自己受伤,也要将之尽数诛杀。

    他从来不缺乏这样的狠辣,尤其是在事关自己生死的时候。

    长安城门这轮廓渐渐在虚幻的眼帘中浮现,身后似乎并没有追兵的痕迹,徐寒咬着牙,也顾不得此举会加重自己的伤势,再次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眼看着就要抵达城门,可那时他眼前一花,数道身影如鬼魅一般横在了他与城门之间。

    徐寒在那时定睛一看,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他的眸中闪着犹如恶鬼一般的狰狞,死死的看着为首那人。

    那是一位老者。

    年纪很大的老者。

    毛发皆白,脸上的沟壑纵横。

    “看样子,龙蛇双生之法是真的了。”徐寒咬着牙言道,他虽然极力压制,但言语间那股浓浓的怒意,却依然展露无遗。

    那素来慈眉善目的老人,听闻此言,也是微微一愣。

    “看样子我不在的日子,府主大人知道得不少嘛。”老人笑着言道,黑夜里那曾让徐寒舒心的笑容,此刻却看起来如此阴森可怖。

    “原来老家伙让我帮的忙,是这样的凶险。”徐寒恍然言道,他脸上的神情有些颓然。却不是因为此刻的死局,只是因为那被最信任的人欺瞒与背叛后心底生出的无味杂陈的窒息感。

    “既然府主大人,知道了这一切,那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吧,与老朽回天策府。”老人轻声说道,那面上和煦的笑意却像极了唤儿归的长辈。

    据他所知的徐寒,是一个很明智的少年。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他们这样的阵容下,徐寒没有半点的胜算,束手就擒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可徐寒却在那时一把撕掉了自己上身因为之前的打斗而变得褴褛的衣衫,站直了身子直直的看向那老人。

    “那可真不巧。”

    “徐某今日恰好想要领教一番...”

    “鹿先生的浩然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