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不劳费心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祝府的大殿之中。

    祝贤高坐于台上,台下分立着江湖各派的顶尖大能,以及长夜司各部的首脑人物。

    诸人都正襟危坐,神色肃然,偌大的殿门之中了无声息。

    只是长安街道上关于舞龙的表演还在继续,锣鼓声与百姓的欢笑声阵阵传来。

    府内的寂寞与府外的喧哗,一墙之隔,却仿佛两个世界。

    忽的大殿的殿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着紫袍的少年迈步而入。

    而他似乎就是这殿中诸人在等待的东西,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时落在了他的身上。

    但紫袍少年对此却犹若未觉,他独自一人神色冷峻的,走到了大殿正中,只是朝着台上的男人微微拱手,却并不行拜。

    祝贤显然没有心思去追究少年的失礼,他的目光在少年的身上一阵游离,最后落在了少年右手中握着那把猩红色的长剑上。

    祝贤站起了身子,看向少年,问道:“拿到了?”

    “幸不辱命。”少年淡淡一笑,双手将此剑奉上。

    祝贤的眸中涌起一丝狂热,他下意识的便要起身去拿此剑,但又转瞬像是想到了什么,伸出的手被他忽地收回,然后朝着少年递了一个眼色。那紫袍少年淡淡一笑,也不以为意,便重新将剑握在右手中。

    “宋公子辛苦了,此事若成,祝某必以国士待之!”

    紫袍少年闻言正要退下,可那时那身为青狐部御使的黑袍儒生却站起了身子,朝着祝贤一拜便言道:“首座似乎忘了还差一样东西。”

    这话出口,在场诸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方才移开的目光亦再次落在了那紫袍少年的身上。

    祝贤也是一愣,随即醒悟了过来,他沉着声音问道:“徐寒的人头呢?”

    祝贤此人素来喜猜忌他人,被他怀疑,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可饶是如此,那紫袍少年脸上的神情却依然淡漠无比,他仰头看着那位执掌大周朝政的男人,轻声言道:“跑了。”

    短短两个字眼,却在静默的大殿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跑了?”祝贤的眸子顿时眯了起来,大殿中杀机涌动。

    “随着宋公子去的高手,但是离尘境的便足足七位,这样的阵势,那徐寒何德何能能从这样多大能手中逃脱升天?”那位黑衣儒生笑着望向宋月明。

    这话顿时引起了殿中诸人的共鸣,尤其是那些来自大周江湖的各门各派。

    自从元归龙的死讯传来,夺取刑天剑诛杀徐寒的事情,便被诸人提上了议程。这之所以迟迟未动,一是为了让公孙明剿灭大周的皇族宗亲,以此试探天策府的反应;这二嘛,便是这些江湖各门各派在争夺,此事究竟该由谁去做?

    祝贤想做的事情,他们自然清楚,既然上了祝贤的战船,为了宗门也好,自己也罢,总归得做些什么,待到事成之后,方才有得一杯羹分。没了天策府的徐寒,就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拿下刑天剑,在众人看来并非难事,因此谁都想要这个名头。

    争执几日没有结论的诸人,最后只能由宋月明牵头,然后领着各门各派派出的高手一起前去。

    可到头来却是如此结果,让这些对此早就心有不满的众人抓住了由头。

    要知道诛杀徐寒可不只是为祝首座一报丧子之痛这样简单的事情,龙气不在祝贤手中,大多数都被聚集在大周的某位皇族宗亲的手里,这些日子公孙明扑杀大周的皇族宗亲,为的便是将所有可能拥有龙气之人尽数斩杀。而徐寒作为坊间盛传的皇族遗子,对于素来难融异己的祝贤自然是非取不可。

    这些被宋月明拔了头筹的江湖人士自然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做一番文章。

    于是当下便有一位腰挎长刀的男人站起身子,冷笑言道:“祝首座与玄罗御使不用心急,宋公子身为,司空仙人首徒、玲珑阁未来的掌教,断不可能因私废公,我们中长老邢大禹随着宋公子一起前去行事,究竟情况如何唤来一问便知。”

    这男人便是大周宗门之中幽州通天门的掌教,也是那位死去了祝龙起公子的师尊,人称紫煌刀圣的余向同。

    他此刻所言看似符合情理,甚至隐隐还有帮着宋月明说话的意思,但明眼人都知道,只要让他口中那位随行的长老出来作证,届时宋月明不管有没有做过那坏了规矩的事,让徐寒逃脱的事情他便再也洗不干净。不过这也正是在场诸人很愿意看到的景象。

    因此,非但在这时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替宋月明说句公道话,反倒是一个个附和道:“是啊,我门中长老也曾前去,可一并唤来盘问。”

    ......

    这些江湖中都颇有地位的前辈大能此刻为了心头的一丝算计,皆换上了一副市侩的嘴脸,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这位紫袍少年被墙倒众人推的场面。

    挑起此事的黑衣儒生淡淡一笑,退回了座位,而坐在高台上的祝贤目光也冷了下来,他盯着宋月明,沉声问道:“宋公子觉得此事公道与否?”

    “自然公道。”宋月明出乎预料的没有反驳这明目张胆的加害,反倒是应承了下来。

    “只是首座大人想要寻那诸位来与宋某对峙,恐怕有些苦难。”

    “为何?”祝贤问道。

    “因为他们...”紫袍少年阴冷的脸上在那时勾起了一抹笑意,他的目光在那些各门各派的宗师掌教身上一一扫过,随即言道:“都死了。”

    “什么?”这话出口大殿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惊呼,为了博取此行的功劳,他们派出去的人手大多都是宗门中名列前茅的高手。这些人的事,对于在场的各个宗门都可谓一个不小的损失,一时间诸人人人色变,脸色阴晴不定。

    “宋公子那徐寒是个什么修为,大家尽数皆知,他凭什么能以一己之力击杀如此多的江湖高手。”方才退下的黑袍儒生在那时又站起了身子,他如此说道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宋月明,又才阴测测的问道:“而宋公子却毫发无损?”

    “徐寒为何放过我,玄罗御使应该亲自去问那徐寒,问在下,我如何得知?”宋月明面对这样的质问却依然坦然自若。

    这玄罗的心思,他看得明白得很,如今的祝贤手下,有着长夜司与江湖势力两大派系,而江湖势力这边又有仙人坐镇,玄罗自然不愿意看见诸人咬成一块铁板,挖空了心思想要挑拨离间。而那些江湖人士明知如此却依然抵不住权利的诱惑,心甘情愿的为人驱使。

    听闻玄罗此言诸人便炸开了锅,你看我我看你,就要声讨宋月明。

    而祝贤瞥见了这样的情形,冷哼一声,这才言道:“好了,此事勿需再提。”

    不得不说的是,祝贤在长夜司的积威甚厚,那些素来不复管教的江湖人士听闻他言,纵使心底有诸多不满,此刻也不得不暂时收敛了下来。

    “公孙明!”而祝贤在这之后,又轻喝道。

    人群之中便有一位面色阴沉的男子迈步而出,朝着祝贤拱手。

    “去,带贪狼卫搜捕徐寒,见之格杀勿论!”

    “是!”那男子并不多言,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身出了府门。

    而待到他离去,祝贤这才沉眸看向宋月明,他的脸色愈发的阴沉,语调也极为冰冷。

    “司空仙人正在为那事闭关准备,宋公子身为玲珑阁执剑堂堂主,如此行事,不怕司空仙人出关后追究吗?”

    祝贤此刻话里的威胁之意端是毫不遮掩,甚至殿门之中的气氛也因为他的此言而阴冷几分。

    但那位紫袍少年却依然面不改色,他提着手中的刑天剑朝着祝贤恭恭敬敬的一拜,随即言道:“玲珑阁家事...”

    “不劳首座大人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