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这一局,我赌你赢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长安城,今日下着小雨。

    雨水落在青石板铺成的马道上,汇不成小溪,却湿哒哒的惹人心烦。

    冉青衣没有撑伞,她独自一人神色匆忙的赶回了自己的飞燕斋。

    素来沉稳的白凤部御使很少如此慌张。

    她一把推开了飞燕斋的院门,精致的院落,正在负责打扫院落的仆人们见家主回来自然纷纷行礼,冉青衣没有半点理会他们的意思,她冒着雨穿过了庭院,来到了那间除了她便再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的房门前。

    她急促的脚步在那时停下,于那房门前静立了下来。

    她那张美艳动人的脸上神情变幻,良久之后,方才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素来对外人不曾打开的房间中空空荡荡,除了于正中处摆放的木桌便再无他物。

    木桌上摆放着三个烛台,烛台前分别用木牌写着三道名讳。

    其一穆玉山,其二林守,其三元归龙。

    这三道烛台,都曾燃着明亮的烛火,而此刻三道烛台上的烛火都已然熄灭。

    而不同的是其中两台烛火,上面的蜡线早已冰冷,唯有那写着元归龙三字烛台上的蜡烛还冒着些许青烟,想来熄灭不久。

    在看清这样的情形之后,冉青衣的脸色变的苍白,她的身子一软,在那时瘫倒在地。

    “楚仇离...你是真的想要寻死吗?”她喃喃自语道,脸上的神情愁然惨白。

    ......

    “小寒,咱们都在这地方待了三日了。”而在徐寒新才购置的小院中,楚仇离却是一脸痛心疾首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的怀中抱着熟睡的黑猫,此刻正不急不忙的给黑猫清理着毛发上的泥泞。

    “你啊,下着雨就不要出去乱跑了,一身脏兮兮的。”嘴里还不停叨念着。

    而黑猫此刻在眯着眼睛享受着少年的“服务”,这一人一猫对于身旁焦虑的大汉视若无睹。

    “小寒,那祝贤如今对咱们可是虎视眈眈,现在可不是玩物丧志的时...”见少年不理会自己,中年大汉愈发的着急,他再次言道,这话出口,坐在少年怀中的黑猫便递来了一道不满的目光,大汉一愣,赶忙换了说辞:“不是...不是玩猫丧志的时候...”

    听闻此言的少年终于是抬起了头,他饶有兴趣的看向这中年男子问道:“之前几日楚大哥不也是每日宿醉玩得不亦乐乎吗?怎么今日一起来便换了个人一般催促起我来了?”

    “这...”楚仇离顿时一阵语塞,支支吾吾半晌方才言道:“我这不是幡然悔悟了吗?”

    “你看咱们如今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可不能在如此下去了。”

    少年闻言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言道:“嗯,楚大哥说的没错,如此下去确实不是一个办法。那楚大哥可有什么良策?”

    楚仇离闻言顿时哑然。

    “你看,既然楚大哥没有办法,在下想也没有办法。想那么多作甚?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楚大哥若是有空闲,不如再去买些酒来,今晚上咱们一醉方休。”少年说着作势便要站起身子转身离去。

    徐寒的这般作态,顿时让楚仇离慌了神。

    他赶忙上前一步拉住了徐寒,一脸苦色的言道:“徐兄弟别这样,你是聪明人,不像我这榆木脑袋,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楚大哥想知道办法?”徐寒眯着眼睛问道。

    “嗯嗯!你说,只要我楚某人能帮上忙的,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眨一下眉头。”楚仇离拍着胸脯保证到。

    徐寒见他如此,脸上顿时露出了欣然之色。

    他重新坐回了楚仇离身旁,笑眯眯的言道:“楚大哥说,在我的身上下了注,又说与我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那徐某以为,既然咱们同处一条船上, 又四面环敌,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

    听闻此言的楚仇离面色微微一变,当下便苦着脸色言道:“可我就是一酒汉,我能知道什么?”

    “那可真是遗憾,看样子楚大哥还是没有把徐某当做自己人啊。”徐寒很是遗憾的摇了摇脑袋,便又要站起身子。

    这可让楚仇离脸色大变,他赶忙再次伸手拦下了徐寒,嘴里言道:“别!别!别!徐兄弟你说,你要知道什么,楚某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见他此状,徐寒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递到了楚仇离的身前。

    待到男人接过这纸条,徐寒便沉声问道:“鹿先生与侯统领说是去驻扎大黄城,督促重建一事,可有人却送信给我,早在一个月前,大黄城中的兵马便停下了重建城池一事,反而秣兵历马,似乎要去到何处,而鹿先生与侯统领更是这一个月来消失不见,不知所踪。楚大哥知道他们究竟要做什么吗?”

    闻此言的楚仇离顿时脸色一变,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事情背后所蕴藏的种种的变数。

    “此事我确实不知。”他在那时极为诚恳的言道。

    但徐寒却眯着眼睛看着他,并不言语。

    “小寒,你不信我?”楚仇离的脸色愈发难看。

    “若是楚大哥,换作现在的徐某,楚大哥能相信自己吗?”徐寒笑着问道,从他脸上的神色难以看出此刻少年的心中究竟想着些什么。

    楚仇离闻言,再次沉默了下来。

    “小寒...”

    他低沉着声线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徐寒出声打断。

    “徐某本就不是什么胸怀大志,只想求一隅安身之地,苟且百年。”

    “而偏偏所有人都逼着我来到这里,于是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从一个乞丐坐上了天策府主的位置。”

    “我想着,人活一世,既然能争,我为何不争?所以,无论是在玲珑阁上的求仙问道,还是大黄城上的抵御外敌,亦或者此刻在长安城中尔虑我诈。徐某都自认为做得足够尽心尽力。不说倾尽所有,但至少不留余力。”

    “可即便如此,徐某也才发现,这长安城,远比我想象中更可怕。”

    “每个人都藏着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为达到这个目的,似乎所有人都可以放下任何东西这一点即使是徐某也自愧不如。”

    说到这里的徐寒,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想要离开这里,远离这些我望尘莫及的阴谋诡计。但偏偏我手中握着一把刑天剑,我的身世亦变得扑所迷离,转眼间我又成了身负皇族血脉与大周气运的真命天子。我注定离不开这里,因为有些人不愿意我离开。”

    “我当然想要搞明白这一切,但这一切又太过巧合,巧合到从我出生开始到现在的一切,都好像是被人刻意安排的,巧合到我不敢去细想。因为一旦细想,从那位捡起我的老乞丐到沧海流到夫子,甚至楚大哥、叶红笺、秦可卿、方子鱼你们所有人都变成了铸成现在这个徐寒的帮凶。”

    “我若是否定了你们,便也否定了现在的我,那我究竟是谁?是徐寒?还是大周的皇子?又或者只是一个,某些人为了达成某些目的,而成就的我,他可以是任何人,却唯独不是我。”

    听到这里的楚仇离低下了脑袋,他脸上的神情愁然又落寞,像是有些许愧疚,又像是有几多悲凉。

    徐寒去像是对他的神情视若未睹一般,他继续说道:“所以楚大哥,问我有没有办法。而徐某确实没有办法,因为我不知道那所谓的办法会不会又是某些人早已设计好的一环。徐某不想做那个棋子,徐某只想做徐某。”

    在楚仇离的印象里他从认识徐寒开始,似乎从未见过这个少年说这么多的话,他大抵能够想象是什么促使了今日这一番对话,是那席卷而来连绵不息的阴谋诡诞,是那层层罗网却又看不见踪影的撒网人,是这长安,亦是这天下。

    徐寒总是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冷静与理智,亦或者就是这份冷静与理智让人在不经意间忘记了眼前这个少年到今日也才堪堪十九岁。而当他在不经意间吐露出他心底的迷茫与柔软时,这份迷茫与柔软也同样脆弱得让人心疼。

    想着这些的楚仇离终于抬起了头,他用尽了浑身的勇气才敢去直视着少年递来的目光,那目光中的真诚与质问让他心颤。他咬了咬牙言道:“我只是一个赌徒,一个输得近乎倾家荡产的赌徒,我在你的身上压下了我最后的筹码,想要靠着你一笔翻身。”

    “这确实是一件有些羞于启齿的事情,但楚某人也是下了注之后才发现,徐兄弟身上的局。你入了局,我也入了局。”

    “但赌徒吗?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赌徒,下了注就没有反悔的道理。”

    “楚某人就是不信邪。就是再来一次,我也要把我的注下在你的身上。”

    “我不管究竟阴曹地府还是天王老子布下的这个局。”

    “但这一局,楚某人赌你赢!”

    说到这里,中年男人直直的看向眼前的少年,他的目光中不再有朦胧的酒意,而是如饿狼一般的凶光。

    “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我们都早已输的再无他物,有的只有这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