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袭杀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唉呀呀。这可如何是好?”楚仇离看着手中那封密信,嘴里惊呼道。

    徐寒抚摸着怀中的黑猫,眉头皱起。“蒙梁带着方子鱼离开已经有些时日了,若是他们走得快一些,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幽州境内。只希望蒙梁足够机警。”

    “那可不成。”楚仇离却连连摆手,“幽州的赵王赵褚素来与长夜司那祝狐狸走得亲近,恐怕...”

    “这个消息方才传到长安,祝贤就是有天大的本事要将这消息,再传回幽州赵褚那里恐怕也得费些时日,蒙梁若是得到了消息,必然有所警觉。况且...如今也只能看他们自己了。”徐寒沉声说道。

    而楚仇离却从徐寒这话里听出了些别的东西,他不无诧异的看向徐寒:“你是说这消息,祝贤他们也方才得到?”

    “自然。”徐寒点了点头,指了指那密信边角上的蜡迹,“你看这封信的蜡尚且还未褪色,想来被拆开不到一个时辰。”

    楚仇离顿时回过了味来,“你是说那姓宋的小子,此番前来其实是为我们传消息的。”

    徐寒看着这个不知真傻还是假傻的中年大汉一眼,然后淡淡的点了点头。

    中年汉子对此却犹若未觉,他一拍脑门,当下便大声言道:“那咱们是不是要快些将这消息,传给蒙梁?”

    “不用了。”徐寒却摇了摇头,“陈国的事,想来他蒙梁知道这消息比我们只早不晚,只希望他冷静处置。”

    说罢此言,少年便抬头看向楚仇离,似笑非笑的言道:“楚大哥若是真有空闲,倒不如与我好生再说说你十八岁那年的故事?”

    听闻此言的中年汉子顿时脸色一变。

    “这昨晚酒还未醒,我去睡会...再睡会...”他站起身子悻悻言道,然后便逃一般的退出了屋内。

    ......

    徐寒倒是没有说错,蒙梁并不是一个愚笨之人。能成为离山衍千秋座下的首徒,能被墨尘子看重收入剑陵。

    蒙梁自然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但有一点徐寒却算错了,这世上再聪明的人,在遇见自己在乎的人的时候,总会莫名的变成这世上最大的笨蛋。

    而蒙梁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笨蛋。

    他当然知道祝贤的报复,是何其可怕。但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他,方子鱼是陈国的皇后,在没有最实际的证据之前,祝贤是不会对她出手。

    所以在去往陈国的路上,他没有刻意的放缓速度,亦没有刻意的加快脚步。

    他享受着这最后一点与方子鱼独处的时间,他知道一旦到了陈国,方子鱼就是陈玄机的了。以至于这几日的光景过去,他们也才堪堪抵达梁州与幽州的交界处。

    “唉,姓蒙的,你说我是穿这件衣服,还是穿这件衣服去见姓陈的?”

    在梁州与幽州的交界处,一座名为武鹏城的小店中,方子鱼拿着两件衣衫在蒙梁的身前比划着,一脸期待的问道。

    蒙梁看着眼前的女孩,由衷言道:“都好看。”

    “那就都买下来吧。姑娘生的如此漂亮,多置办几件衣裳,总是没错的。”一旁的摊主赶忙附和道。

    “那就都买了吧。”一旁的蒙梁闻言,根本不待方子鱼回应便做了决定。

    “谢谢。”方子鱼亦很是欣喜的笑了笑。

    二人这一路走来,蒙梁对于方子鱼的要求可为知无不应,二人这收拾好那店主喜笑颜开递来的衣物,便寻到了城中的一处饭店,在临窗的位置坐下用餐。

    “你说姓陈的会不会不认识我了?”方子鱼想着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心上人,自然兴奋的很。但女孩子家内心的羞涩,或者对于即将到来的幸福而感到的不安,让她不可避免问出了这样一个有些愚蠢的问题。

    “怎么会呢?子鱼这么可爱,玄机喜欢还来不及呢!”蒙梁赶忙说道,那模样中的焦急,就好似恨不得自己才是陈玄机。

    可沉醉于即将见到陈玄机的期待中的方子鱼去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异样,她依然有些担忧的言道:“可是他现在是陈国的皇帝,而我...”

    “子鱼放心。玄机若是敢要负你,我帮你打断他的骨头。”蒙梁极为正经的言道。

    女孩儿见状却是不以为意,她只将其当做蒙梁的一个玩笑。

    “你最好了。”少女对着他甜甜一笑,让蒙梁不由得心头一震,看得有些发愣。

    “吃饭啦。”少女见他如此还以为他在想着其他事情,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而蒙梁这才回过神来。

    ......

    这镇子虽小,但酒店中的饭菜却别有一番风味,二人吃得很是开怀,时不时方子鱼还谈起在玲珑阁时的趣事,蒙梁大抵都细细聆听,少有言语,但饭桌上的气氛却极为轻松。

    而这时,窗外却传来一阵噗嗤的展翅声。

    二人皆被这声音所吸引,纷纷转头看去,却见一只白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他们的饭桌上。

    还不待方子鱼发出惊叹,蒙梁便神色凝重的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那只白鸽。

    “这是?”方子鱼疑惑道。

    “陈国送信的信鸽,这时来这里,恐怕有什么大事发生。”孟良沉声回应道,隐隐有些担忧,是不是在对大夏的战事上出了些问题。

    方子鱼一愣,显然也想到了此事,她催促道:“那你赶快看看!”

    “嗯。”蒙梁闻言点了点头,赶忙取下了那白鸽脚踝处的信纸,于眼前展开沉眸看去。

    而待到他看清上面的字迹,顿时脸色一变,眉宇间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方子鱼见他如此,暗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她也顾不得其他,当下便侧过身子举目看去,只见那信纸上工工整整的写着一行字迹。

    “长武关大捷,夏军败退。”

    “圣上与阎家家主之女完婚,速回。”

    方子鱼在那时一愣,半晌才回过了神来,她的脸色瞬息变得苍白无比,身子一震,更是随即跌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与之同时,那酒店中的酒客们忽的纷纷站起身子,从各处掏出了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剑,就这样朝着二人袭杀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