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 一袭青衣望故国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牙奇山上,太阴宫中。

    一行无人围坐在案台前,太阴宫的招待很是热情,无论是此刻摆在面前的饭菜还是之前去过的为他们准备的厢房,都是上等的货色。

    这样的热情让苏慕安有些恍惚,恍惚得不太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之前一行人反复谈论着生死这样沉重的话题,他以为诸人与这太阴宫有着什么血海深仇,就像他与那长夜司的祝贤一般。

    他以为等待着他的会是一场刀剑相向的你死我活,却不想到头来是一场彬彬有礼的宾主尽欢。他满心不解,却不知当如何言说。他当然希望他们都活下来,只是事情真的会如他所愿的所见这般简单吗?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而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那屋子的房门被人推开。白日里迎接他们的那位儒生在那时缓步走入其中,朝着诸人盈盈一拜。

    “孟某见过诸位贵客,老宫主已经下令,明日便为诸位解惑,还请诸位准备好自己的问题。”儒生来去匆匆,在说完此言之后,便退了下去。

    “问题?什么问题?”苏慕安一脸疑惑的看向诸人,却见他们面色如常,显然对于此事早已知晓。

    “太阴宫乃是天下第一学宫,号称上下千年,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时,那位与他们并不同路,而是在他们到达之后忽然出现的黑衣男人接过话茬言道:“上山的路虽然危险重重,但这世上之事素来回报与付出成正比,但凡能来到山门之人,便可向太阴宫提出一个问题,而太阴宫也必定会给出他们的答案。”

    苏慕安依稀记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与他的师父元归龙乃是旧识,他与他接触不深谈不上什么恶感,只是隐隐觉察诸人似乎对于此人都颇为不喜。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耐不住心底的好奇,出言问道:“这山林中的妖兽凶狠无比,太阴宫的一个问题值得人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吗?”

    “这就要看你要问的问题值不值这个价钱了。”男人淡淡一笑,“譬如前朝那位皇帝传闻便派人登临过太阴宫,想那位无上真人问过一个很好的问题。”

    “什么问题?”苏慕安眨了眨眼睛,好奇的追问道。

    “如何万寿无疆,如何寿比天齐。”

    “还可以问这样的问题?”苏慕安顿时来了兴趣,“那答案呢?”

    这时,房间中的其余三人也在暗示转眸看向谈话中的二人,而男人却在那时不慌不忙的饮下了一杯茶水,这才轻声言道:“那恐怕就只有那位皇帝与无上真人自己知道了。”

    “哪有那么多的万寿无疆,若是无上真人真的有办法,他自己又怎会落到这般田地?”一旁的宁竹芒撇了撇嘴,颇有些愁然的言道。“活了六百年的仙人也有熬到头的那一天,也不知我辈修士究竟还有无希望登临那传说之境。”

    “岁有春秋,木有枯荣,生死轮回本就是天道,谁都难逃一死。”这时,那位刀客元归龙亦出言说道。

    “就怕那位仙人活得太久,不愿守这天地规矩,另辟蹊径。”墨尘子正襟危坐,沉声言道。

    这话出口,诸人一愣,唯有那刀客淡淡的瞟了墨尘子一眼,语调陡然阴冷了下来:“那咱们就好好给他讲讲这规矩。”

    ......

    天策府的大殿中。

    叶红笺一脸骇然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是叶承台,是大周的宁国侯,也是她的父亲。

    此刻,他端坐在叶红笺的对侧,面容沉寂,神态平静,甚至还颇为悠闲的为自己满上了一杯茶水,放在唇边浅尝即止。

    叶红笺愣愣的看他,眸中的光芒闪烁,她很努力的仔细打量着叶承台,似乎想要将他此刻的模样与那位她心中素来慈善的父亲重叠在一起,可无论她如何努力,心底那股陌生感却是铺天盖地的涌来,几乎将她吞没。

    二人就这样对坐良久,叶红笺这才出言说道:“这一切...你早就知道?”

    就连她自己也能感觉到,在说这话时,她语调中的干涩。

    “知道。”叶承台点了点头,神色依然平静。

    轰!

    这时屋外再次响起一声春雷,雷光映入殿内,将父女两的侧脸照得分外明亮。

    叶红笺一手放于案前,一手藏于膝上,她的那只手握起了拳头,或是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她的指节发白,鼻尖的呼吸也重了几分。

    “所以这一切都是早已布下的局?”叶红笺又问道,她的面色又在这时阴沉了几分。

    “当然。”叶承台回应道。

    “那小寒呢?他怎么办?”叶红笺极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在吐出此言之时,她的语调之中却依然在所难免的带着些许颤音。

    “他是过了河的卒,临了崖的马。后无退路,前无去处。”叶承台淡淡的说道,语调在那时忽的沉了下来。“唯死而已。”

    叶红笺闻言心头一震,她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父亲。一字一顿地说道:“他可是我的夫婿!你连我也算计吗?”

    “这纷扰乱世,为求一隅安身之地,未有无所不用其极。”叶承台沉声回应道。“况且你应该明白,有的时候为了大多数人一点小小的牺牲是必要,也是值得的。”

    叶红笺在那时猛的站起了身子,她狠狠的看了自己父亲一样,便转身要朝着天策府外走去。

    “你要去寻他吗?”叶承台再次端起身前的茶水,淡淡一抿。

    “他是我的夫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是死我也要与他死在一起。”身着红衣的女孩脚步不停,转眼便走到了大殿的门口。

    “红笺。”就在她一只脚已经迈出府门之时,屋内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切并不是我的决定,是你那位夫子爷爷很早便谋划下的事情,你得好好想想,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女孩闻言她的身子一顿,迈出去的脚便悬在了半空中,停了下来。

    画面在那一刻似乎静止了下来,但雨却还在下,天策府的大殿中,除了那淅淅沥沥的雨声,便再无半点声响。

    而良久的沉默之后,女孩儿终于还是收回了那只迈出去的脚。她缓缓转过身子,看向台上的男人,眼眶却中不知何时,早已浸满了泪水。

    男人于那时站起了身子,缓缓的走到了女孩的跟前,他伸出手温柔的拂去女孩眼角的泪痕,然后轻声言道:“知明大义,这才是我叶承台的好女儿。”

    这话说罢,男人抚了抚衣袖,这才迈步离去。

    而在错身的刹那,女孩方才被擦去泪痕的脸颊上,再次泪涌如决堤。

    ......

    “楚大哥这酒是不是不要再喝了?”徐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位喝得满脸通红的中年大汉,沉声问道。

    “喝!你我兄弟二人好不容易能够共饮,岂能不尽兴而归?”中年大汉显然已经喝得有些神志不清,他一只手搭在了徐寒的肩膀,嘴里却囫囵的言道,吐词颇为不清。

    徐寒嗅着男人身上传来的浓浓酒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终是收起了劝解的心思。

    但楚仇离却并没有一丝烂醉的自觉,他继续我行我素的高声言道:“小寒啊,你说这世上的女人怎么都是如此无情?你看红笺那女娃,今日你走的时候她竟是没有半声的言语...”

    徐寒闻言脸色微变,但很快还是恢复了常态,他端起身前的酒杯小酌一口,言道:“红笺的性子,你应该清楚。她有她的想法,若是为了我便变了初衷,叶红笺便不是叶红笺了。”

    “况且,我亦不肯为她改变,又如何强求她为我改变呢?”

    素来大大咧咧的中年大汉听闻此言,醉眼朦胧的脸上少见的浮出一抹愁然之色。

    “是啊。”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发出一声长叹,“你我都是固执之人,怪不得都孑然一身,活该,活该啊。”

    此言说罢,楚仇离便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看向徐寒,言道:“就由此事,小寒你我兄弟便应共饮三杯,来!”

    楚仇离如此言道,便不管徐寒是否应下他的话,自顾自的便再次喝下三杯清酒,本就醉意盎然的中年大汉此刻再也熬不过那股脑海的晕眩感,脑袋一沉,便栽倒在了木桌上。

    雨越下越大,似乎在春日里很少能遇见这样的暴雨。

    徐寒看了看一身酒气的男人,摇了摇头,最后还是无奈的将之扶到了自己的床榻上,然后便起身收拾好桌上的酒水,做完这些,他走到了屋门处,站在屋檐下,看着雨夜中的长安城。

    本在床上安睡的玄儿受不了男人那一身刺鼻的酒气,跳到了徐寒的肩上,徐寒朝着黑猫歉意的一笑,正想着要去收拾一下偏房,自己与黑猫将就一晚,可那时他眼角的余光却忽的瞥见不远处的一处阁楼上,一道青色的身影正立在那里。

    徐寒看向那人,那青色的人影却并不避讳,反倒是还朝着他微微的点了点头,目光依然直直的注视着此处。

    不知是否是错觉,徐寒隐隐觉得那人所看的并非这破败的宅院,亦非这朦胧的雨夜,而是那个正在房内鼾声如雷的男人。

    屋内的男人似乎躺得有些不适,在那时翻了个身子,嘴里吐出一道说不清是醉话还是梦话的辞藻。

    “十万白练落凌霄,一袭...”

    “青衣望故国...”

    徐寒闻言一愣,莫名在那时觉得,此诗与眼前此境颇为贴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