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买定离手,落子无悔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雨还在下。

    明明的春雨浇湿了整个长安城,这座千年古都,在细雨中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以至于街对角的那座黑压压的府邸,看上去也显得有几分不真切的味道。

    “老先生这是买房的银钱,你清点一下。”肩上站着黑猫,右臂绑着白布的少年,恭恭敬敬的给老人递上了一个钱袋。

    那穿着麻衣的老人接过钱袋,在手上微微掂量顿时眉开眼笑。

    “够了够了。”他连连点头说道,随即便向少年告了辞,缓缓退下。

    少年目送老人离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朦胧的细雨中。少年这才转头看向眼前这间房屋。

    那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的院落,木质的府门破败,上面甚至还有几处缺口,似乎是被风雨所腐蚀,久未修补。

    少年看着那府门,却很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这个新的住所很是满意。

    “玄儿,从今天起咱们就住这里了。”他笑着看了看肩上的黑猫,伸手摸了摸黑猫的脑袋。

    那黑猫眨着自己琥珀色的眼睛,歪着脑袋看着少年,似乎并未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不过却又很享受少年的抚摸,它朝着少年的颈项上蹭了蹭,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咕噜声。

    少年见状会心一笑,他转过了身子,看向街的对角。数道暗中窥探的目光,在那时收了回去,少年不以为意,他看着对面那座黑压压的府邸,朝着那里盈盈一拜,高声言道:“从今日起,徐某便要与首座大人为邻,还请首座大人多多指教。”

    他如?a href="/songdan.html" tart=_blank>怂蛋眨膊还苣切┌抵锌拥牟蚶牵碜颖阕呷肓四亲⌒〉母骸?br />

    ......

    “徐大哥,在祝府旁买了一处宅院,住了下来。”刘箫朝着叶红笺拱手言道,男孩的眉头微皱,显然对于此事颇为担忧。

    坐在府主位置上的叶红笺侧眸看了看刘箫,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少年,倒是颇为聪慧,短短几个月的光景便将天策府的事情了解的极为透彻。如今新入府的近半数人员,都是由少年负责管理。

    “怎么?担心他吗?”叶红笺问道。

    “嗯。”刘箫点了点头,倒也并不隐瞒自己心中的想法。“徐大哥做事虽然鲁莽了些,但说到底也是为了天策府,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他离开。”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叶红笺沉声言道。

    “那难道我们就看着他去送死?”少年对于这样的说辞颇为不满。他可是很清楚的记得,若不是当初徐寒冒着生命危险,前去顾公子的府院,他与他的妹妹会落得如何种田地,端是不敢想象。

    “怎么?想去找他?”叶红笺眉头一挑问道。

    少年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茉儿知道此事吗?”叶红笺却并不与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反是如此问道。

    少年摇了摇头:“依照您的意思,这个消息尚未对茉儿还有可卿姐姐言说,但纸包不住火,她们迟早得知道。”

    “嗯。”叶红笺点了点头,“能瞒一时便是一时吧。”

    说罢,二人便陷入了沉默,而叶红笺却是眉头蹙起,脸色阴沉。

    少年见叶红笺如此,咬了咬牙,总是鼓起勇气言道:“叶姐姐,咱们还是去劝劝徐大哥吧。他一人在外,总归不是个办法,有什么事情大家一起解决,不好吗?”

    叶红笺闻言深深地看了少年一眼,这才说道:“你先稳住茉儿与可卿,让她们前往不要轻举妄动,此事交给我吧,我亲自去寻他一趟,看一看他究竟打算做什么。”

    刘箫听闻此言,顿时脸色一喜。他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好!好!叶姐姐放心,我一定拦住茉儿与可卿。”

    少年说罢便告辞退下。

    而叶红笺一人坐在诺大的府邸中,沉默良久,随即点了点头,喃喃言道:“冤家。”

    说罢,她亦站起身子,便要走出府门,去寻那人。

    可是待到她方才走到门口,一道身影却忽的出现在了那里。

    那是一个男人,一袭蓝色长袍,两鬓微霜,年纪四十上下。

    待到看清那人的模样,叶红笺不由得轻呼道:“爹?”

    男人闻言,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聊一聊吧。”

    ......

    夜色渐深,徐寒独自一人坐在破败宅院的房间内。

    屋内的木桌上点着红烛,烛火摇曳,将屋内的景象照得忽暗忽明。屋外春雨绵绵,依然不曾停歇,反倒是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玄儿蜷缩在那方才被轩整理好的床榻上,沉沉入睡。徐寒却端详着手中那把猩红色的长剑,目光深邃,不知在作何想。

    吱呀。

    这时院门方向传来一声轻响,那院落的木门便在那时被人缓缓推开。

    “小寒啊,你这院子不错啊!”那来者丝毫没有未经允许闯入府邸的自觉,进屋之后便大声的嚷嚷道。

    听闻那瓮声瓮气的声音,徐寒却也没有追究来者的失礼与冒犯,他站起身子,看向那提着两坛酒水大大咧咧走入屋内的男人,微微一笑,言道:“楚大哥怎么有空闲来此?”

    楚仇离迈步走入屋内,一脚的泥泞在被徐寒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留下一排污浊的脚印,他却犹若未觉的大步走到了徐寒的跟前,将手中的两坛美酒哐当一声放在了徐寒的跟前。

    “来,喝酒。”中年大汉高声说道。

    言罢便熟练的扯下了酒坛上的封子,将其中一坛递给了徐寒。

    徐寒接过那半人高的酒坛,依然笑呵呵的看着男人,问道:“喝酒可以,可楚大哥得先告诉在下,来此所谓何事?”

    端起酒坛便要开怀畅饮的楚仇离闻言,顿时脸露不悦之色,他嘟嚷着说道:“小寒啊,你怎么也学得那些酸儒一般,凡事要问个究竟,我楚某人想喝酒便喝酒,找谁喝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天王老子都管不着。”

    只是这话显然不能打消徐寒的疑虑,少年依然端着酒坛,笑呵呵的看着他。

    知道不能蒙混过关的,中年大汉脸色一红,这才又小声言道:“天策府住得不舒坦,我看你这院子旁还有一处偏房,我收拾收拾便在这里住下吧,这酒就算房钱了!”

    徐寒自然听出了楚仇离话里的意思,他眯着眼睛看向这看似人畜无害的大汉,沉声问道:“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徐某人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楚大哥不想着离在下远一些,反倒一个劲的往我身上凑,莫不是太奇怪了些?”

    “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些腐儒的规矩,老子不懂。”

    “老子只知道我盗圣门的规矩。”

    “买定离手,落子无悔。”

    “楚某人下了注,便要一根筋的往前走。”

    “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