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剑噬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夜色依然浓郁。

    方子鱼跪坐在地上,她瞪大了自己乌黑的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方姑娘好身手,在下佩服。”祝龙起居高临下的望着方子鱼,眸中得色几乎要洋溢出来。

    取得了刑天剑,带回去交给父亲,想来自己在长夜司诸人眼中的分量又会增加不少,等到有朝一日他接手这庞然大物时,阻力也会少上许多。

    一番打斗下来,技不如人的方子鱼知道自己难以保护下徐寒留给自己的这把神剑。她当然心有不甘,尤其是看见祝龙起脸上那令她作呕的得意之色之时,这样的不甘便愈发的浓烈。

    她微微思索,忽地心生一计。她索性将手中的长剑一扔,将这天下人想追逐了三十年的神剑犹如敝履一般的丢弃在了地上。

    然后,方大姑娘转头看向祝龙起,眯着眼睛笑道:“我输了,你带我走吧。”

    这话方子鱼说得是极为坦然,好似巴不得祝龙起带着她离开一般。

    可祝龙起脸上的得意之色却在那时凝固在了那一瞬间,他看了看一脸笑意的方子鱼,又看了看躺在路边,近在咫尺的那把刑天剑,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那自然不会是什么太好的感受。就好似那迎风远航的海盗,在历经重重艰难之后,终于寻到了宝藏。但偏偏,那宝藏的面前,盘踞着一只毒蛇,你不敢上前,却又不愿放弃。

    祝龙起咬着牙,神情狰狞的看着方子鱼,语调阴沉的言道:“方姑娘,莫不是以为在下不敢杀你?”

    “好啊,那你便杀了我,这刑天剑就放在这里,等着有缘人得之吧。”方子鱼这时也看了出来,对于祝龙起来说,这把刑天剑的意义显然大于一切,她抓住了对方的痛点,想着拖延些时间说不定天策府的人或者徐寒便会赶到。

    “你!”祝龙起闻言,顿时脸色愈发的难看,他倒是想要将这伶牙俐齿的方子鱼杀了泄愤,可这一却如方子鱼所言,杀了她,他也不敢取走这刑天剑,这其二,方子鱼怎么说也是那陈国皇后,若是他人不知,他倒是可以下此毒手,可徐寒分明已经跑了出去,若是这事传到了陈国,他可担当不起。

    想着这些,祝龙起的心里可谓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拿方子鱼没有办法。

    他直直的瞪着方子鱼,看着女孩那可人的脸蛋,忽的心头一动,狞笑之色浮上眉梢。

    “方姑娘,说的很对。在想怎么舍得杀方姑娘了?”祝龙起说着身子朝前一步,来到方子鱼的跟前,他欺身上前,身子几乎贴在方子鱼的身前。与此同时他还伸出了手挑起方子鱼的下巴,眸中闪烁着贪婪之色:“方姑娘生的如此貌美如花,当真是我见犹怜。”

    方子鱼虽然机敏,但毕竟还是一位女子,祝龙起此番作为,顿时让她慌了手脚:“你,你要做什么?”

    她本能的想要撇开自己的脸蛋,可偏偏,祝龙起的修为却高出她太多,捏着她下巴的手更是宛如钳子一般将她死死的制住,就是她使出浑身的解数也难以逃脱。

    “做什么?这孤男寡女,夜深人静,你说我要做什么?”祝龙起脸上的笑意更甚,伸出手就要朝着方子鱼的衣衫摸去。

    “你敢!”方子鱼愈发慌乱,她大声吼道,“你若是敢动一分一毫,姓陈的和姓徐的都不会放过的!”

    “是吗?”祝龙起嗅着女孩身上的芬芳,心头顿时升起了一股无名邪火,但他并非鲁莽之人,也绝非酒色之徒。他强压下了心头的冲动,继续狞笑着言道:“方姑娘若是舍得这身清白,在下这牡丹花下死,也算得风流鬼了。”

    说着,他伸出手便离方子鱼又进了些许。

    “你....你!”方子鱼再也顾不得其他,出于女子的本能,她蹬着双脚便开始不断的后退。

    “没用的,方姑娘你觉得你跑得掉吗?倒不如这样,你帮在下捡起这刑天剑,在下便...”

    祝龙起循循善诱的言道,只是话未说完,方子鱼便吐出一口唾沫,冷哼道:“呸,我就是死也不会如你所愿。”

    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气的祝龙起被方子鱼这一口唾沫顿时激怒。

    “好!你今日祝某人便以这地为床,天为被,与方姑娘成就一场露水姻缘!”言罢,祝龙起便在那时如恶狼扑食一般,朝着方子鱼扑了过去。

    此刻夜深,又处偏街小巷,更无行人。

    祝龙起与方子鱼扭打在一起,方子鱼胡乱的反抗着,嘴里发出阵阵尖叫,眼看着就要被祝龙起剥去衣衫。

    可就在这时,那把一直安静躺在地上的刑天剑却剑身却忽的轻微的动了一下。

    随即淡淡的血光自剑身上溢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血光愈来愈重。转瞬,便浓郁到笼罩了整个剑身。

    剑身开始颤抖,阵阵剑鸣自剑身上升腾而起,由低沉到高亢,响彻不息。

    试图剥去方子鱼衣衫的祝龙起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他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心头一震,身子僵在了原地。

    一把血红色长剑悬浮在离他不过数寸的半空中,剑锋直指他的眉心。

    那冷冽的锋芒就好似一只恶鬼的眼睛,在静默密林里注视着他。他的心头顿时生出一阵骇然,但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那剑锋便如一道闪电一般,直直地刺了过来。

    扑哧。

    只是一声轻响。他的眉心处,便被那把长剑洞开了一道血洞。

    他眸中的骇然之色化为了惊恐,但这样的惊恐还未来得及蔓延。便瞬息涣散,化为了死寂。

    而那把血红色的长剑,并未有在夺取他的性命之后,便抽身离去。他依然插在祝龙起的眉心,剑身周围的血光大盛,然后祝龙起的身子,便在那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他周身的血气,不断的朝着剑身汇集。

    只是数息不到的光景,祝龙起的身子便化为了一道干尸。

    而在品尝完祝龙起的血肉之后,那柄刑天剑似乎并不满足,它抽出了剑身,将剑锋转向一旁被这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的方子鱼。

    铮!

    它的剑身在那时发出一声长鸣,然后便如毒蛇一般直直的朝着方子鱼射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