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收割
    徐寒快步赶回到祝龙起的别院之时,府院内的打斗正酣。

    徐寒并未有在第一时间便杀入府邸,他在微微皱眉之后,身子一跃跳上了府邸的门墙之上。

    注目望去,却见那蒙梁在数十位身手不凡的甲士围攻下,身上依然布满了大大小小十余处的伤口,而两位离尘境的老者更是隐没在人群之中,挑选着合适的时机,时不时的对蒙梁出手,与那些甲士的佯攻不同,这二人的每次出手便注定会在蒙梁的身上割出一道可怕的伤口。

    而就在徐寒远远看着的十余息光景里,蒙梁的身上便又多出了三道伤口。

    虽然蒙梁的剑招依然凌冽,大开大合之间剑意与真元涤荡,背后的白色人形真灵亦气势磅礴,但徐寒却看得出来,那场中的蒙梁额头上冷汗密布,呼吸紊乱,此刻恐怕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再拖延下去,不出百息的光景,便会落败。

    徐寒皱了皱眉头,思索着这破局之法。

    两位离尘境的强者,以他的修为,还远不如蒙梁,就算加入战斗,也无法左右这战局。

    可蒙梁毕竟是因为子鱼才陷入这般处境,况且这蒙梁还是徐寒的师兄,于情于理,徐寒都决计不会见死不救。

    但同样,徐寒也并非莽撞之人,他在那墙头矗立了十余息的光景,眼看着蒙梁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而此消彼长之下,那些甲士的攻击却是愈发凌厉。

    徐寒在那时终是咬了咬牙,似乎做了某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一般。

    只见他眸中红芒一闪,身后一位血色修罗的虚影猛然浮现。

    他在那时迈步向前,驱使着修罗直直的杀入了那府门之中。

    ......

    方子鱼握着刑天剑,看着徐寒离去的背影,呆立良久。

    她很想现在就与徐寒一道回到祝龙起的别院,与那些恶人们拼一个你死我活。

    可是她又想起徐寒的嘱托,若是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蒙梁与徐寒的付出岂不白费,更何况以她的修为,她似乎并不能帮到他们什么,甚至还有可能造成某些变数,反倒害了二人。

    这应当是平生第一次,方子鱼如此真切的意识到,修为、实力究竟是如何重要的东西。

    她想着这些,伸手擦掉了自己眸中就要溢出的泪水。手里紧紧握着那把刑天剑,就要朝着天策府方向跑去。

    她并不确定祝龙起是否有派追兵前来,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用尽全力的跑着,至少她要将这把刑天剑带回天策府,不能让它落入歹人之手。

    时辰已经到了寅时,长安城的街道上空无一人。

    回荡在夜色中的只有她急促的脚步声与浓重的喘息声。

    “姓徐的,姓蒙的,你们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她在心底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念头,额头上渐渐浮出汗迹。

    可就在她跑出不过百息的光景之时,一道身影却忽的从后方猛地越过她的身子,直直的落在了她的身前,拦住了去路。

    方子鱼一愣,停下脚步,沉眸看向那人,竟是那位将她掳至府院的祝龙起。

    “方姑娘好不容易来我府中做客,这还没有宾主尽欢,怎么就这么着急的离去呢?”祝龙起笑着说道,而目光却在那时落在了方子鱼怀中的那把长剑之上,顿时贪婪之色浮上了祝龙起的眉梢。

    方子鱼自然看了这一点,她下意识的便将手中的剑放到了身后,神色紧张的喝骂道:“呸!我方子鱼就是死也不会去你那龌蹉不堪的狗窝做客,你就少假惺惺的在这里冠冕堂皇了!”

    “方姑娘快人快语,倒是巾帼不让须眉,在下佩服。”祝龙起脸上的笑意更甚,他眯着眼睛看着身子后缩的方子鱼。从她这样的姿态中不难看出,方子鱼对于他的忌惮。而祝龙起却是很享受这般的感觉。他的声音随即低沉了下来:“既然方姑娘不喜欢这繁文缛节,那咱们就直入主题吧。”

    “还请姑娘交出刑天剑!”

    方子鱼闻言顿时心头一震,下意识的便要逃避,但脑海中在那时却又忽的想到了在那府门之中,朗朝沙的惨状,方子鱼心头一动,索性双手将那刑天剑递出。

    “好啊,给你。”方子鱼言道,“但你敢来拿吗?”

    这把天下人追逐三十载的神剑,对于祝龙起来说自然拥有致命的吸引力,他在看见那长剑之时,身子便下意识的迈出一步,可是下一刻,他显然也记起了此剑的凶煞,顿时身子一顿。

    “方姑娘说笑了,这等神物,在下岂敢触碰,还是请方姑娘自己与我走一遭吧。”祝龙起在徐寒手上吃过了大亏,自然也就谨慎了起来。他如此说道,言语自然是颇为客气,可语调之中却满是威胁之意。

    “做梦。”方子鱼见此计不成,顿时退出一步,警觉的看着祝龙起。

    “呵呵,既然子鱼姑娘不肯配合,那在下就只有得罪了。”祝龙起狞笑着说道,身子便在那时猛地跃起,朝着方子鱼杀了过来。

    ......

    徐寒的体内有天地人三元,有刑天剑的血气化为的血元,有右臂的妖力化为的妖元,更有四道剑种的绿叶化为的剑元。

    天地人三元与四道剑元,皆是徐寒本体的事物,虽然强大,但却都在徐寒的掌握之内。而妖元与血元却极为诡异,不得已之下,徐寒将之炼化为了真灵。

    徐寒虽然成功的做到了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但这妖兽也好,修罗也罢似乎都与寻常的真灵不同。

    须知这真灵对于修士来说可为极为重要的一个手段,无论是对敌时的进攻还是御敌时的防守,都能让修士在对战中占尽先机,并且狰狞自凝练出的那一刻起,便与修士心脉相连,修士可以通过不断朝着真灵中注入真元或是其他的力量,而加强真灵。

    可是徐寒体内的妖兽与修罗却极为奇怪,徐寒虽然能够驱使二者,但却无法如寻常真灵一般为其加持力量。

    这龙首雀身的妖兽倒也罢了,虽然无法加强,但好歹如臂使指。而那修罗却更为诡异,他能够通过吸收血肉而不断的增强,并且随着他力量的攀升,徐寒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对他的控制正一步步减弱,这也是为什么,徐寒一直有意在战斗中减少这修罗狰狞吸收血肉的机会,怕的就是有一天这真灵真的强到了某种地步,会对他这个本体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而如今这般处境,徐寒却是顾不得其他,只能铤而走险。

    他在那时杀入人群,那些甲士亦都是些精锐悍卒,其中还不乏十余位天狩境的强者,在徐寒冲杀入阵的一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而两位离尘境的高手更是心中一凛,怒上眉梢。让徐寒从他们手中跑掉本就是一件有失颜面的事情,而这徐寒非但不珍惜这条捡回来的命,还再次杀了回来,二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当下对视一眼,便要一人继续拖着已是强弩之末的蒙梁,一人便要随着大批人马杀向徐寒。

    “蒙兄,请为在下再拖住十息光景。”徐寒虽然杀入了敌阵,但注意力的大半都放在那二位离尘境的强者身上。见他们有所异动,顿时高声呼道。

    蒙梁虽然诧异于徐寒的去而复返。但此事显然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他听闻徐寒此言,咬了咬牙,眸中亮起一抹狠厉之色。

    “好!”他大声喝道,已是伤痕累累的身子中再次爆发出一阵可怕剑意与真元波动。

    他一剑挡下了那持剑的离尘境老者,背后那气息黯淡的白色真灵亦飞身一遁,横在了那就要杀出去的持刀老者的跟前。

    双方缠斗在一起,虽然蒙梁节节败退,但那二人一时间却也难以脱身。

    而另一边的徐寒面对袭杀而来的数量众多的甲士,脸上并未露出半分的慌张之色。

    他的身子在人群来回攒动,虽无刀剑在手,但磅礴的剑意与紫霄境的肉身裹挟在一起,这些寻常甲士根本难以触及到他的身子,而少有的几位天狩境的强者,虽然能够捕捉到徐寒的身影,但徐寒也并不惧怕,反倒是不断的一手握拳与之硬撼。

    这样的做法看似凶悍,但在那些天狩境强者的眼中却是愚笨不堪,徐寒强悍固然不假,可以这样的方式打下去,也足以将之生生拖垮。

    当然这样的轻视并未持续多久,便尽数散去。

    就在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徐寒身上的时候,那道血色的修罗却亮起了自己的屠刀,他如鬼魅一般杀入了人群,开始不断的收割起诸人的性命。

    只是数息的功夫便有包括一位天狩境强者在内的数十名甲士死在了他的剑下,而那些死去的甲士无疑例外都化为了身子干枯无比的尸骸。

    当诸人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那道血色修罗的双眸之中已然燃起了阵阵犹如火焰一般血光。

    “不好!”在感受到这修罗可怕的力量时,诸人脸色一变,方才要组织起防御。

    而那修罗身子一蹿却是跃入了人群,再次如鬼魅一般穿梭起来,而人群便在那修罗的剑下,犹如麦草一般被一个接着一个的收割掉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