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突围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方子鱼并不傻。

    或者说能在玲珑阁这样的宗门中坐上二师姐的宝座,能被那位大衍剑仙钟长恨看重收为亲传弟子。方子鱼的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

    她自然也就看得出,此刻那两位分别持有刀剑,立在祝龙起身前的老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是离尘境的强者。

    修行的第六境,再进一步,便是这世上大多数人所能仰望的极限大衍境。

    到了这样的境界,每一境之间的差距说是云泥之别都不为过。天狩境的蒙梁能是这二人的对手吗?于方子鱼的心中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而蒙梁身为离山的高徒,这样的常识自然也不会缺失,他应该知道以他的修为面对这二位离尘境的高手,等待着他的将是如何的下场。

    可即便如此,在那一刻,蒙梁双眸之中却并没有浮现出哪怕半分的犹豫。

    有的只是一股令方子鱼也为之动容的决然。

    蒙梁似乎也在那时感受到了方子鱼疑惑的目光,那时,那位身着黑衣的男人却转过头,对着她浅浅的一笑。洁白的牙齿,黝黑的脸庞,还有那闪闪发光的眸子,在那一刻,于方子鱼的眼帘组成了一副并说不得如何漂亮,却莫名让女孩心头悸动不已的画面。

    ......

    徐寒听闻蒙梁此言,他微微愣了愣,随即眸中便亮起一道与蒙梁如出一辙的坚决。。

    他并非贪生怕死,而是他从蒙梁的语气中听出了他心头的决意,那股即使死也要保方子鱼毫发无损的决意。

    他尊重这份决意,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得起蒙梁的舍身相护。

    所以他拉起了一旁还在发愣的方子鱼,转身便朝着屋外杀去。

    ......

    而蒙梁见徐寒此举,脸上更是露出了心安的笑意。

    他不再多言,转身看向那二位离尘境的强者,那是两位分别手持刀剑的老者。

    没有丝毫犹豫,蒙梁就在那一瞬悍然出手,他背后那道剑意凝聚的虚影也在那时终于展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那是一位浑身布满了银色甲胄,双手持剑,背身双翼的人形生物,自他浮现那一刻起,一股盎然的剑意便自他体内荡漾开来。

    两位离尘境的强者在那时对望一眼都从各自的眸中看到了一抹深深的诧异之色。

    毫无疑问,蒙梁所唤出的事物便是他的真灵。

    作为离尘境的强者,他们自然早已凝聚出了自己的真灵,但想要在天狩境便做到这一点,所需要的无非是长久的时间,又或者傲人的天赋。而所谓长久的时间,却是十载而计的光阴。就蒙梁这般年纪,显然他是属于后者。

    “想不到阁下小小年纪便已凝出了地级的真灵,不知师从何门?”其中那位持剑的老者在那时暂且压下了出手的意思,沉声问道。

    这真灵虽然都是真灵,但却如丹阳境所结内丹一般,亦有上下品级,高低贵贱之分。

    共为四等,天地玄黄。

    世上修士,大抵都是黄等,而一些天赋绝顶之人,方才能成玄等,而这能结出地级真灵之人,却是公认的拥有冲击那传说的仙人之境的资本。

    眼前的蒙梁如此年轻,又有此等天赋,难保不是什么隐世宗门或是某位得道高人的弟子或是后人,若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却是不敢得罪。

    “南荒剑陵墨尘子、离山剑宗衍千秋。二位都是我的师尊。”蒙梁眉头一挑,云淡风轻的吐出两个足以让整个天下都为之心惊胆战的名讳。

    而那两位离尘境的强者听闻此言,也是脸色一变。

    “这...”即使到了离尘境,几乎触及到了世人修行的巅峰,可对于这两个名字,他们依然讳莫如深,心存敬畏。

    “原来是蒙公子,我二人对于衍剑仙颇为仰慕...”持刀的老者顿时有些迟疑。

    “勿需多言,要么今日你放了我三人离去,要么便剑下见真章。”蒙梁却是一声冷哼打断了那老者的话。

    二人再次对视一眼,有转眸看向身后的祝龙起。祝龙起显然也未有料到今日之事竟然还能牵扯到这样的事端,一时间脸色变化,但最后却还是抵不过那刑天神剑的诱惑。只见祝龙起的眸中泛起一道杀机,随即寒声言道:“杀!”

    很显然,既然他们要夺刑天剑,蒙梁又执意阻拦,若是留下活口,无论是南荒剑陵又或者离山剑宗,他们的报复对于长夜司来说都是不小的麻烦,而唯一,也是最稳妥的办法,便是这斩草除根。

    “哼。”蒙梁自然将三人的对话听在耳中,他在那时发出一声冷哼,没有了半分迟疑,身后的真灵周身气势一震,他手中的长剑翻飞,身子便直直的朝着二位老者杀来。

    这二人能修炼到离尘境这般的境界,显然也非优柔寡断之辈,既然主子下了命令他们也不再迟疑,只见他们眸中神光亮起,周身气息翻腾,而身后亦在那时纷自有两道虚影凝结,赫然便是两只一白一黑,身高数丈的猛虎。

    三人都知此战注定不死不休,亦没了留手的心思,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直取要害的杀招。

    那两位老者与蒙梁方才交手便是一阵心惊胆战,这蒙梁不过天狩境的修为,但剑法凌厉可谓密不透风,而周身的剑意与真元更是浑厚无比,远不是寻常天狩境修士可以比拟。二人一番强攻,竟是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而这也无疑坚定二人斩杀蒙梁的决心,如此天赋,若是放虎归山,就是他身后宗门不愿追究,可假以时日待到此子成了气候,便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了。

    一时间,二人心头杀机凌冽,出手愈发的凶悍,与那蒙梁缠斗在一起,可谓难分难解。

    ......

    而徐寒这边,他拉着方子鱼方才迈开脚步,那屋外的天狩境强者与甲士们便蜂拥而至。

    徐寒自然不是善男信女。

    他背后的两道虚影在那时猛地窜出,修罗刑天嗜血如命,嘶吼便是一剑挥出,血色的剑芒划出一道圆弧,便将冲在最前端的数人逼退,爆开的伤口于空气漫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这让那修罗的双眸顿时发出一道骇人的血光,嘶吼着便要杀上前去,吞噬这些美味的血肉。

    可徐寒却在那时心头一动,以自己的意志力强行压下了修罗这样的行为。

    “吼!”

    受到牵制的修罗发出一声不敢的嘶吼,却又无法与徐寒抗衡。

    而徐寒则在那时催动着那龙首雀身的妖兽高高凌空飞起,随即双翼一张,紫色的羽毛便如利箭一般纷纷飞射而出,刺入了人群之中。

    寻常甲士在那利箭之下发出阵阵惨叫,随即如竹笋一般栽倒在地,而那些天狩境的强者却也不得不暂时停下自己的攻势,运集周身的真元抵御这一阵箭雨。

    徐寒便在这个空档拉着方子鱼迈步向前,只见他手中刑天剑一震,剑身之上血光亮起,而他体内黄色的剑意更是带着阵阵龙吟之音奔涌而出,缠绕于他的剑身之上。

    “天圆地方!”

    徐寒一声冷哼,一道道长剑虚影豁然自他的剑身之上飞射而出,数十道剑芒虚影在半空中爆开以一化百,相互缠绕着涌入人群,犹如绞肉机一般将那些修为较弱的甲士们纷纷当场搅成了肉泥。

    而徐寒便踏着这血肉碎末,快步向前。

    几位修为较强的天狩境强者反应过来便要阻拦,但徐寒的速度却在那时再次提升,他体内三百六十五枚窍穴疯狂运转,九道灵元鲸吞海吸,磅礴入海的剑意汇集与他的剑身之上,面对数位杀来的天狩境强者可谓不闪不避,直直的便迎了上去。

    伴随着阵阵闷哼,数位天狩境强者的身子赫然僵在了原地,于下一刻纷纷倒地。

    一系列看似摧枯拉朽的战斗,但对徐寒来说却消耗巨大,他可不敢再做停留,微微平复下自己体内躁动的气息之后,他拉着方子鱼便快步朝着府门外遁去。

    “不能让他跑了!”祝龙起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岂能放任自己这到手的刑天剑就此离去?他大声喊道,那两位离尘境的老者闻言便要脱身去追,可蒙梁又怎能让他们如意,只见他剑身一震,竟是不顾自己性命之忧与那道他唤出的真元一道以肉身拦下了二人的去路,虽然免不了为此被那二位离尘境强者猛烈反击所伤,但蒙梁却犹若未觉,依然拖着已是伤痕累累的身子与那二人继续缠斗。

    “没用的东西!”

    祝龙起见状嘴里喝骂道,却也是顾不得其他,自己便运起周身真元,飞身而起,朝着那徐寒与方子鱼离去的方向追去。

    ......

    逃到府门外的方子鱼终是一把挣开了徐寒的手。

    “子鱼?”徐寒一愣,不解的看向身旁的女孩。

    “要走你自己走,我要回去救蒙梁!”方子鱼大声的喊道,徐寒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这女孩的脸颊上早已满是泪痕。

    “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吗?若真是这样,我一辈子都无法心安!”

    方子鱼显然有些激动,在逃出府门的刹那,她看得真切,蒙梁为了拦下那二位离尘境的强者一身做饵,已受了不小的伤势,方子鱼心底纯良,如何能见蒙梁为自己而死。

    “你若是回去,他岂不就是白死了!这样你就能心安吗?”徐寒抓住了女孩的肩膀大声问道。

    “可是...”方子鱼脸上的神情近乎处于了崩溃的边缘,她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实事。

    “你拿着它!”可徐寒却在那时递出了手中那把刑天剑,方子鱼一愣,虽然不解,但出于对徐寒本能的信任,还是在第一时间握住了剑柄。

    “回天策府,若是有人来追你,你便将此剑扔出已做诱饵。”徐寒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你呢?”方子鱼在那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抬眸问道。

    徐寒却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随后便转过了身子,朝着那祝龙起别院方向折了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