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蒙大公子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那股吸力来得很是突兀,亦很是凶猛。3./.

    只是瞬间朗朝沙便感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在那吸力的拉扯下,开始疯狂的朝着那剑柄处涌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朗朝沙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本能便要运集起周身的真元与之对抗,但就是他反应过来这一息不到的光景里,他体内的真元便被剑身上传来的可怕剑意抽取了大半。

    那些可都是他辛辛苦苦修行得来的修为,这转瞬间失去了大半,这对于一位修士来说是一件比夺他性命更为可怖的事情。

    见无法阻止那股吸力对他体内真元的侵蚀,朗朝沙便要将这把诡异的长剑从手中扔出,但这时他才发现,这把刑天剑此刻却犹如黏在了他的手中一般,他竟然无法挣脱。

    朗朝沙心头骇然,而转瞬间他体内的真元便被刑天剑吸收殆尽,可饶是如此那股吸力依然未有停下的意思,它就像是尝到了血腥味的饿兽,愈发磅礴的张开,在吸收完朗朝沙的真元之后,那股吸力便开始对着朗朝沙体内的生机下手。

    那一刻,朗朝沙可以明显感觉到在那吸力之下,他体内的生机不断的散去,从五脏六腑到血肉骨髓都在那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坏死。

    他终于感到了恐惧,他手足无措的看向一旁的祝龙起,大喊道:“公子...救我...”

    话音一落,他的身子便在那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转瞬便化为了一具干尸。

    哐当。

    伴随着一声脆响,那把刑天剑落在了地上,它周身的血光散去,再次恢复了那平淡无奇的模样。

    而整个房门内却在那时瞬息静默了下来。

    在场诸人,无论敌我,都以一种惊骇的眼神看着地上那把安静的长剑与那具已经好似被风干了一般的尸骸。

    方子鱼瞪大了眼睛,刑天剑的名头她却是听说过,但究竟刑天剑意味着什么对于她来说却是一个谜,更是从未想过这东西竟然就在那个被她时常喝来喝去的姓徐的手中。

    而蒙梁呢?

    想的却是要比方子鱼多得多。

    之前关于刑天剑的对话,他只当做徐寒为了拖住对方而胡编乱诌的谎言,但此刻这样的情形却让不得不去相信这把凶剑就在他的眼前。

    这其中的所意味着的东西,可不是一把传说中的神兵出现在他的面前那般简单。

    他可是墨尘子的徒弟。

    虽然对于守陵一事他满心抗拒,但墨尘子对他的好他可是都记在心中,心底对于这位半路杀出的师傅却很是认同。徐寒手里握着刑天剑,而天下皆知刑天剑是那位剑陵弃徒沧海流三十多年前从剑陵中盗出,那么徐寒与沧海流是何关系,这又是很值得蒙梁去细细琢磨的事情。

    想着这些的蒙梁,微微有些失神。

    “这下,祝公子终归是能相信在下的诚意了吧?”而那时徐寒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打破了这房间内死一般的寂静。

    祝龙起闻言他看了看一脸春风般笑意的徐寒,又看了看地上干枯的尸骸,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寒意漫上心头。

    “刑天剑我便放在这里了,子鱼我也就带走了。”徐寒再次言道,又向身旁的蒙梁递去一个眼色。

    蒙梁这才反应过来,想到方子鱼尚且还在祝龙起的手中,他赶忙压下了自己心头纷扰的思绪,快步朝着方子鱼走去,趁着周遭的诸人尚且还在愣神之中,周身灵力一荡,一股剑意涌去,便将捆绑着方子鱼的绳索搅成粉剂,随即拉起方子鱼就要离开。

    “等等!”这时,那位祝龙起终于是彻底回过了神来,随着他一声暴喝,这院落之中顿时升腾起了数道强悍的气息,而几道人影也在那时落在了房间的周围,以气机锁定了徐寒等人的身子。

    “祝公子这是要食言?”徐寒的双眸一眯,寒声问道。

    或许是那些被他早已安排好的强者已经就位,祝龙起心头的不安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强烈。

    “在下怎会食言,只是,这朗兄与我情同手足,就这样死在了徐兄的手里,在下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放徐兄离去?”祝龙起如此说道,但脸上却并无半分的悲痛之意。朗朝沙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用他去换刑天剑对于祝龙起来说却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买卖。

    只是,这刑天剑太过诡异,似乎只要徐寒愿意,接触刑天剑的人便会瞬息被这把凶剑抽走生机。这样诡异的事物,究竟旁人能不能动用,如何动用都是未知数,况且他更拿捏不准徐寒若是再次催动这刑天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

    “那你要如何?”徐寒沉声问道。

    “简单。”祝龙起淡淡一笑,“为以防万一,那就再请方大小姐于我府上赞助一些时日,待我请人看过这把神兵之后,必然将方大小姐原封不动的送回天策府。”

    于祝龙起看来,既然徐寒可以为了方子鱼将刑天剑如此坦然的送来,那么方子鱼对于他来说定然是极为重要的人,有她在手中,想来徐寒就是有如何多的阴谋诡计,想来也不敢妄动。

    他此言说罢,那些围在府外的强者们也纷纷动了起来,快速的朝着徐寒等人围拢,徐寒微微感应,这人群之中却是步伐天狩境的强者,甚至还有那么两位周身气息明显比寻常天狩境还高处一筹不止。

    第六境离尘境的高手!

    徐寒心头一动很快便感觉到了那两道气息主人的实力。

    若是天狩境的强者就是数量在多上一些,凭借这自己肉身紫霄境的修为,内功体内三百六十五枚窍穴以及九道灵元的磅礴剑意,他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可这离尘境的修士就远不是他的所能够抗衡的了。

    想到这里,他顿时眉头皱起。

    铮!

    可就在他犹豫的档口,一声高亢的剑鸣却忽的升腾而起。

    只见那蒙梁背上长剑出鞘,眸中寒芒一闪,剑意与真元便如潮水一般自他体内奔涌而出。

    这位蒙大公子平日里嘻嘻哈哈,甚至在面对方子鱼时某些行为还显得既幼稚又可笑。这让人常常忽略了他离山高徒的身份。

    而这一刻,他悍然出手,显然亦超出了诸人的预料。

    与他靠得极近的方子鱼只觉眼前寒芒一闪,那在她背后小心提防着的陆奉根本没有半点反应的机会,胸前便猛然爆出一道血光。

    他眸中光彩瞬息黯淡了下来,而那溅射的血水亦飞射而出,眼看着就要倾洒在方子鱼的身子,可蒙梁却在同时猛地伸出手将方子鱼发愣的身子一提,挡在了身后,半点血水都未曾侵染到女孩的身上。

    只是这一出手,无疑打响了本来相互忌惮的双方开战的信号。

    那些包围在府门外的强者们在那时纷纷出手,一道道浩然的真元纷纷涌入,直直的杀向徐寒三人。

    这时的徐寒却是没有心思再去责怪自己这位便宜师兄的热血上头,他眸中神光一凝,裹着白布的右臂豁然伸出,那静默的躺在地上的刑天剑便在那时发出一声清鸣,飞入了徐寒的手中。

    他右眸亮起了猩红的血光,左眸亮起了妖异的紫芒。

    随即龙首雀身的妖兽与神情狰狞的修罗虚影便猛地自他身后浮现。

    磅礴的气势顿时在府门中荡漾开来,徐寒知道这两位离尘境的强者除非他舍得性命不要,自己解除右臂上墨尘子为他加固的封印,否者他如何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因此想要破开这道死局唯一的办法便是将祝龙起擒住,以此投鼠忌器。

    只是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那围杀过来的两位离尘境的强者显然意识到了徐寒的意图,他们的速度陡然加快,瞬息便来到了那位祝龙起的跟前,一刀一剑带着凌冽的气势瞬息袭杀向徐寒。

    离尘境高手的全力一击徐寒却是不敢硬撼,他心头一震赶忙收回了自己的剑招,而就在他退回的空档,身后数十位天狩境的强者以及大批的甲士却是早已蜂拥而至,将他的退路死死封住。

    “徐寒,束手就擒吧。”祝龙起可不是注入之前是在徐寒手中那位顾家公子一般的草包,他在那时狞笑着眼中,眸中的得色却是毫不遮掩。

    徐寒的面色一沉,正不知当如何是好之时。

    那一旁的蒙梁却猛的迈出一步,走到了徐寒的跟前,手中一推,便将还在愣神中的方子鱼送入了徐寒手中。

    “这里交给我吧,你带子鱼离开。”蒙大公子神情冰冷,死死的盯着那二位离尘境的强者,头也不回的言道。

    “可是...”徐寒一愣,蒙梁的修为亦不过天狩境,他如何能是这离尘境的对手,要让徐寒看着蒙梁落入这般险境,他却是心有不安。

    可那时,蒙梁周身的气息一震,剑意奔涌而出于他的身后汇集。

    一道虚影缓缓自他背后浮现,还未待虚影完全浮出真容,但磅礴的气势却已然席卷全场。

    “子鱼若是受到半点伤害,我必拿你试问!”

    与此同时,蒙梁那低沉的声音亦在那时带着浓郁的自信与不容置疑的坚决缓缓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