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阎燕燕
    笔趣阁 .x.cc,最快更新藏锋最新章节!

    子时。

    夜深。

    金陵城长乐宫中,沉沉睡下的陈玄机被门外急促的敲门声所吵醒。

    毕竟是天子的宫闱,除了深受皇帝信任的内官,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而即使是内官,若没有天大的事情,敲响皇帝宫门,也是惊扰圣驾的杀身之祸。

    陈玄机从床榻上坐起了身子,他望了望声音传来的方向。

    “陛下!陛下!”而内官焦急的声音也随即响起。

    陈玄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应内官的呼唤,他站起身子,认真又缓慢的穿上了靴子,又披上金色的龙袍,顺便还将微微散乱的发丝用手整理齐整,这才沉声朝着房门方向言道:“何事?”

    几乎是在他出言的瞬间,宫门便被屋外之人从外推开。

    显然,他屋外之人已经极为焦虑。

    两道身影从屋外一前一后的走入屋内。

    走在前方的是一位年纪五十开外的太监,面容和善,神情焦急,此人唤作阿奴,是当年蒙羽皇后的亲侍,后来蒙羽皇后自缢,他便被贬到了马房。陈玄机登基之后听闻此事,便将他招到了身边坐了内官。而走在他身后的却是一位年纪看上去不到三十的男子,身着甲胄,上染血迹,脸上神情悲切,又风尘仆仆,显然是方才赶到。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这方才进屋阿奴便焦急的高呼道,而目光却看见陈玄机衣着整洁神色平静的坐在那房间的案台前,阿奴微微一愣,到了嘴边的话一时不知当如何说下去。

    “说吧,怎么回事?”相比于阿奴的惊慌失措,陈玄机的态度却是平静得近乎可怕,他声音淡漠的问道。

    或许是受到了身为皇帝的陈玄机的感染,阿奴惊慌的神色也微微平复了些许。然后方才言道:“奉兴王陈平之子陈雁翎,加急来报。”

    说罢,他便让开了身子,将身后那位男子暴露在了陈玄机的目光下。

    那男子,也就是陈雁翎在那时应声跪下,神情悲切的高呼道:“陛下,请为家父做主啊!”

    “爱卿不是和奉兴王在长武关抵御贼寇吗?怎么会回到金陵,奉兴王乃是我陈氏宗亲,做主一事又从何说起?”

    陈玄机沉眸问道。

    “臣确实本与父亲驻守在长武关,我们父子深知此战事关陈国存亡,不敢有半分懈怠,自到达长武关后便昼夜不歇的刺探敌情,勘察地形。”

    “父亲查得这崔庭虽然带着三十万精兵浩浩荡荡而来,但毕竟劳师远征,而后方大夏国内又并非铁板一块,崔庭从隆州带来的粮草远不能支撑他长久作战,便想据城而守,以拖垮崔庭的大军。”

    “此计本来颇为有效,与崔庭鏖战半月光景虽各有胜负,但长武关却还是紧紧握在我们手中。”

    “可此次领兵前去本就是急行军,为了加快赶到长武关的速度,我军只随身携带了五日的口粮,按规定,随后大批粮草应于十日前便送到,可负责此事的治粟内史蒙谒文却以春种人手不足为由,拖延粮草,迟迟不肯送来。”

    “我军鏖战数日,粮草不济,军心涣散,终是被崔庭寻到了破绽,冲破了长武关,父亲领兵死战,力竭而死,微臣苟且偷生,来见陛下,不求陛下赦免我失职之罪,只求陛下为我父伸冤,为我十万奉兴军伸冤!”

    说道最后,陈雁翎亦是满脸泪水纵横,泣不成声。

    陈玄机的眉宇愈发阴沉:“奉兴王死了?”

    “死了!”陈雁翎回应道,语调悲切。“请陛下为我父做主啊!”

    陈玄机沉默了下来,房间中的气氛也因为他的沉默而变得死寂。

    足足数十息的光景之后,他方才出言打破了这寂静:“陈将军劳苦功高,奉兴王为国捐躯,此事将军放心,朕一定严查,势必还奉兴王一个沉冤得雪!”

    说罢,他又看了眼身旁的阿奴,言道:“阿奴,陈将军舟车劳顿,你速派人为陈将军治疗伤势,陈将军暂且歇息,朕这便着手解决此事。”

    那陈雁翎闻言显然颇有不甘,但见陈玄机一脸冷色,却是不敢多言,只能是在行了一礼之后,退了下去。

    ......

    待到陈雁翎离去,年过半百的阿奴转眸看向陈玄机正要说些什么。

    砰!

    只听一声脆响,那案台前放着的茶杯便在那时,于陈玄机的手中被捏成了粉碎,而这一下他并未运集半点真元护体,故而手掌被利器刺破,鲜血淋漓。

    “陛下,保重龙体啊!长武关被破,百姓们还指望着陛下为陈国收复河山啊!”阿奴赶忙跪下,从怀中掏出一张锦布,伸手便去替陈玄机擦拭着他手中的血迹。

    “陈国河山?哼!怕是有些人早就忘了陈国的河山究竟姓什么了吧。”陈玄机寒声言道,正在为陈玄机擦拭手掌的阿奴明显感到这时陈玄机的而身子正在不断的颤抖。

    “派人去传圣旨,让蒙克领兵夺回长武关。”陈玄机的声音再次响起。

    阿奴闻言微微一愣,迟疑道:“可是秦王不是正卧病在床吗...他...”

    宫门中的烛火在夜风中摇曳,陈玄机那张俊美的两旁被摇曳的烛火映得忽暗忽明,他站起了身子,语调深邃的言道:“放心吧,我这位舅舅的病根...已经死了。”

    阿奴的身子一震,在那时似有所悟。

    “对了,叫御前备车,朕要出宫一趟。”

    “陛下要去何处?”

    “阎府。”

    ......

    阎家。

    是陈国这十余年忽的崛起的大家族。

    不同于寻常的门阀士族,阎家家族中鲜有出仕为官者,阎家可以说是一个纯粹的商贾之家。但他的生意却做得极大,几乎偏布陈国的各个角落,哪怕是最偏远的小城,也可以看见阎家的商行。

    生意做到这样的地步说是富可敌国也并不为过,而阎家也颇为识趣,每每朝廷有所需要,阎家都很是配合,这些年无偿供奉给朝堂的钱粮已经是一个极为惊世骇俗的数字。

    此刻,阎家的房门中,身着锦袍的陈玄机高坐于首座之上,数位御前侍卫分立两侧,而几道身影则恭敬站在屋中朝着陈玄机一脸惶恐的跪拜。

    “草民阎宇明拜见陛下。”

    “民女阎燕燕拜见陛下。”

    ......

    阎宇明四十岁上下,国字脸,鹰钩鼻,蓄着八字胡,一眼看上去便给人一股商人特有的精明之感,而他亦是这富可敌国的阎家的现任家主。

    阎燕燕二八年华,阎宇明之女,在金陵可谓艳名远播又素有才名,被好事之人称为陈国第一美人。

    而身后的诸人陈玄机虽然叫不出名字,但也知道都是这阎家的重要人物。

    “起来吧。”他淡淡的伸出了手。

    “谢过陛下。”以阎宇明与阎燕燕为首的诸人赶忙拱手谢道,然后方才敢站起身子,那般诚惶诚恐的态度端是一副温顺良民的模样。

    “不知陛下深夜到访所谓何事?”而阎宇明亦在起身之后恭敬的问道。

    “阎家主的生意遍布陈国各地,什么消息能瞒过家主的耳朵,难道还不知道朕今日是为何前来吗?”陈玄机端起了身旁阎宇明为他倒上的上好茶水放在唇边轻轻一抿,随即问道。

    “那想来陛下是为了长武关的战事吧?此事事关陈国存亡,我阎家虽然只是商贾之家,但也知道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陛下放心,阎家一定责无旁贷,明日便下令筹集钱粮送于前线大军处。”那阎宇明倒是颇为懂得审时度势,几乎想也不想的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阎家主如此关心国事,却是陈国之福,只是家主不用担心,崔庭虽强,但有秦王手中十万虎狼骑在,除非他李榆林御驾亲征否则想灭我陈国,无异痴人说梦。”陈玄机如此言道,语调却阴沉了下来。

    “这样吗?那就好,那就好。”阎宇明一副放下心来的轻松模样,但随即又问道:“那陛下此次前来所谓何事啊?”

    “朕想让家主帮朕一个忙?”

    “陛下请讲。”

    “朕想要一支军队,一支能与十万虎狼骑抗衡的军队,阎家主能做到吗?”

    “这...陛下,十万大军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况且还要与虎狼骑抗衡...”

    “阎家主不必拐弯抹角,你只需告诉朕,能不能做到。”

    “能自然是能,但这样一支军队无论是组建所需的钱粮还是之后的开销都需要一个数量庞大的钱粮作为支撑,在下虽然是阎家家主,但此事却事关阎家的未来,在下也不敢妄下结论。”

    “家主直言吧,想要什么,朕若是能给绝不含糊。”陈玄机显然没有再与这阎宇明绕圈子的心思,他眉宇一寒,声音再次阴沉了几分。

    “阎宇明乃是陈国国民,阎家之一切都是依仗陛下天威方才获得,岂敢以此胁迫陛下。”

    “只是我家夫人走得早,再生下燕燕之后,便撒手人寰。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又素来仰慕陛下,若是陛下体恤草民,能垂青燕燕,我阎宇明必定感恩戴德,阎家也任凭陛下差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