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只恨此身无二法
    第六十四章 只恨此身无二法第(1/2)页

    天:

    大夏历,承关三十二年。

    大周历,泰元十九年。

    陈国历,来隆元年。

    漫长的冬天终于被挨了过去,安分了三个月的崔庭再次卷土重来。

    谁都不知道他究竟从哪里变出了三十万精锐步卒,不仅稳定了隆州的局势,更是在春日再次兵出隆州。

    剑龙关上的士卒严阵以待,已经做好了与崔庭搏命的准备。可谁曾料得出了隆州的崔庭领着三十万大军兵锋一转,掠过了剑龙关一路东进,直逼向陈国西边命脉——长武关。

    陈国素来积弱,地少民稀。这三十万大军若是破了长武关,便可直取陈国都城金陵,那陈国便随时可能面临灭国的风险。

    天下皆为崔庭此举而震动。

    但作为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刘笙却有些无奈的坐在大夏边境的一座客栈中看着眼前这位紫瞳少女。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手中的令牌,再次确认道:“你就是卞城王鬼菩提?”

    也不怪他如此诧异,这十殿阎罗乃是森罗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能,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怎么看刘笙也无法将之与那凶名赫赫的鬼菩提挂上勾。

    少女瞥了他一眼,紫色的瞳孔中除了近乎零点的冰冷,便再无他物。

    “若是你再问一遍这个问题,我保证你的嘴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少女如是言道,幽寒的气息自她体内涌出,瞬息便将刘笙笼罩其中。

    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浩大,刘笙却是再也没有疑惑。

    他耸了耸肩,这才朝着少女一拜,“参见卞城王。”

    而目光却在那时落在了不远处床榻上躺着的那道身影,那是一位男子,年纪五十岁上下,双眸紧闭,似乎是在熟睡,但刘笙却很敏锐的感觉到男人气息极为萎靡,像是那风中的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再多看一眼,你的眼睛便再也不属于你。”紫瞳少女冰冷声线再次响起。

    刘笙当即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鬼菩提虽然模样出乎他的预料,但这戾气比起其余诸位阎罗,只多不少。

    “你便是负责大夏的判官?”女孩问道,语气中不乏居高临下的傲气。

    明白了这女孩身份的刘笙可不敢再去招惹对方,当下便恭敬回应道:“正是在下。”

    “地藏王想的是些什么?夏朝这么大的事情却只派一位判官督事。”女孩瞥了瞥嘴,丝毫没有当事人就在面前的忌讳。“听说那位半妖也在这儿,你去寻他,我有事问他。”

    女孩说完,似乎觉得并不妥当,又补充道:“你只有三日时间,耽搁一刻,我便断你一指。”

    女孩所表现出来的气势与威严,又或者他说此话时脸上的煞气都无一表明,她确实会言出必行。

    但刘笙却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半点去完成这位阎罗大人下达的任务的意思。

    女孩皱了皱眉头,煞气涌上了他紫色的瞳孔。

    “怎么?是我说得不够明白,还是你连命也不想要了?”

    刘笙却再次耸了耸肩,苦笑道:“不是在下违名,是大人要的半妖就坐在大人面前。”

    “嗯?”紫眸少女闻言愣了愣,随即她冰冷的脸色在那时终于有了些许融化的迹象。“你就是那半妖?”

    刘笙这一次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少女坐直了身子,一改之前冰冷的态度,颇有些急切的问道:“快与我说说,你究竟是如何成功的?是奇珍异宝还是某些特定的秘法,又或是天时地利?”

    刘笙愣了愣,目光却瞟向不远处那位沉沉睡去的男子,他约莫猜到了些许。

    “都言半妖。”

    “人之灵,妖之魄。”

    “左眼通阳关,右眼开阴 门。”

    “一臂可掌生魂,一臂可驱亡灵。”

    “修无桎梏,寿可八百,谓之神种。”

    “所以,卞城王询问在下此事是想要救那位前辈吗?”刘笙直言不讳的问道。

    少女闻言眸中怒色一闪而逝,“你想说什么?以此要挟我吗?

    “说吧,只要你将你如何成为半妖的过程一一与我言说,若是此法可行,十殿阎罗必有你之位。”

    刘笙脸色微变,暗暗想着这什么时候开始,森罗殿的阎罗之位如此不值钱了?随口便可许诺。又或者这位鬼菩提本身便不同于那些寻常阎罗?

    当然这样想法刘笙只是在心底升起,并未半分表露。

    他在那时摇了摇脑袋,言道:“可惜...在下恐怕没这个福分。”

    “何意?”少女问道。

    刘笙苦笑言道:“在下并非完整的半妖,若不是殿中每日源源不断的送来的妖丹作为支撑,在下早已变作无知无觉的行尸,可即使如此,若长此未有寻到解决之法,在下依然活不过三年。”

    “什么?”紫眸少女显然并不能接受这样的实事,她猛地伸出手按在了刘笙的右臂上。

    刘笙的脸色在那时一白,他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在那时自他与少女接触的手臂涌入了他的体内,开始游走于他的四肢百骸。

    他知道这是鬼菩提在探查他体内的状况,而对方却没有丝毫考虑他感受的意思,力量的游走极为狂暴。这让他的周身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但刘笙却并未有反抗,而是咬着牙凭着一股毅力压下了这样的痛楚。

    直到百来息光景之后,刘笙的脸色已然变得煞白,这时少女才收回了自己摁在他手臂上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