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所谓君子,不外如是
    第六十三章 所谓君子,不外如是第(1/2)页

    天:

    “这位是夏紫川夏姑娘吧?”坐在石桌旁,徐寒迟疑的看了看紫袍少年身旁的那位青衣女子,问道。

    “嗯,现在已经是我的夫人了。”宋月明笑着回应道。

    闻此言,叶红笺与徐寒皆是一愣,互望一眼,眸中都有异色。

    当日论道大会上他们倒是听闻过二人的婚约,只是不想这么快便已成婚。

    “徐兄与师姐得赶快了。”看着二人脸上的异色,宋月明揶揄的笑道。

    当下,叶红笺便狠狠的白了徐寒一眼,早前她便拉着徐寒去家中定婚期,只是因为事情耽搁了,便一直没有再提起,此刻宋月明这话自然是让叶红笺记起了此事。

    徐寒讪讪一笑,正要说些什么。

    “紫川,天策府中有座足以与玲珑藏书阁相提并论的书库,你可想看看?”宋月明却在那时问向身旁的女子。

    “嗯。”夏紫川极为乖巧的点了点头。

    宋月明展颜一笑,看向叶红笺:“劳烦师姐带紫川去一趟了。”

    叶红笺心思玲珑自然看得出宋月明是想调开她,她也并不戳破,朝着他点了点头,便言道:“随我来吧。”

    ......

    待到二女走远,徐寒这才看向宋月明,仔细打量着这数月不见的少年。

    他模样自然不曾更改,只是眉宇间却多出了一分沉稳与阴沉,少了之前的稚嫩。

    徐寒曾经很是担忧以宋月明那直肠子,会在以后的际遇中吃不少的亏,可如今的宋月明没了那份锐气,徐寒却又莫名心头有些不郁。相比于眼前城府幽深的执剑堂执事,徐寒还是更喜欢那个宁折不弯的浓眉大眼少年。

    “徐兄近来过得可好?”宋月明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却对此并不在意,他看着徐寒,眸中闪烁着莫名光彩,嘴里如此着问道。

    徐寒的回答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尚可。”

    宋月明又问道:“徐兄可知师尊此行何意?”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被人试探,尤其是被那些他认为可以信赖的人试探。

    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回答宋月明,而是直直的看着对方。

    宋月明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在宗门待得久了,习惯了,徐兄莫要见外。”

    徐寒忽的没了与宋月明继续闲聊的兴致,他眸子一沉便问道:“所以,宋兄究竟来我天策府有何贵干?”

    “故人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故而一会。”

    “仅此而已?”徐寒问道。

    “当然不止。”宋月明沉吟了一小会,然后笑道:“我还有一事想问。”

    “何事?”

    宋月明沉声问道:“那刑天剑可在徐兄手中?”

    徐寒脸色也在那时一沉,反问道:“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

    “徐兄还是交出为好,这事关大周...”

    宋月明的话为有说完,便被徐寒打断。

    “不交如何?”

    徐寒如此言道,目光却在那时凌厉了起来,宛如被悉心磨亮了的利刃一般,锋利得扎得人刺痛。

    而宋月明却似乎对于徐寒这般的目光未有所感一般,他平静的回应道:“恐有性命之忧。”

    “是吗?那这性命之忧来自的是宋兄,还是那位司空大人?”

    “有区别吗?”宋月明反问道。

    徐寒眸中的目光在那时愈发的凌厉,“于宋兄或许没有区别,但于徐某却大不相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