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去陈国
    ,。

    约莫在戌时将尽的时候,徐寒领着提着大大小小十余样事物的蒙梁回到了天策府。

    叶红笺等人早已在府中等候,今日的宴会叶红笺也曾在场,那场闹剧自然也亲眼目睹,对于此事,她显然有许多自己的想法,本要与徐寒商讨一番,可却见徐寒身后跟着的蒙梁,顿时神情古怪。

    “这位是...”她看着蒙梁,迟疑的问道。

    当日蒙梁来到玲珑阁时,叶红笺正在重矩峰上闭关,与之素未蒙面,自然不会认得。

    可蒙梁火急火燎丝毫没有回应叶红笺的意思,入了府门之后,便一阵东张西望,未见方子鱼身影,他便问道:“子鱼呢?”

    他语气急切,眼珠子瞪得浑圆,那眸中的热切端是叫叶红笺也一阵发蒙。

    “在...在西侧的演武台...”她下意识便回应道。

    “谢谢!”蒙梁朝着叶红笺由衷鞠了一躬,便提着那几乎有他身子大小的各种礼物,飞一般的朝着叶红笺口中所言的地方跑去。

    ......

    “这是...”直到蒙梁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中,叶红笺这才回过了神来。

    徐寒苦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些什么,那时,房门方向却传来一阵咚咚的轻响。

    “这么晚了,会是谁啊?”叶红笺看了徐寒一眼,很是疑惑的问道。

    徐寒耸了耸肩,转身便去到了府门处,开了府门。

    入目的便是一位紫袍少年与一位青衫女子。

    “徐兄好久不见。”那紫袍少年见着徐寒,已经素来习惯冰冷的脸上顿时荡开了一抹笑意,他朝着徐寒拱手一拜,如是言道。

    ......

    蒙梁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远远的便看见了坐在演武台上方子鱼。

    女孩仰头看着星空发愣,双脚在空中无意识的来回摆动,她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两道浅浅的酒窝,不知在想些什么,脸色一阵发红。

    “子鱼!”蒙梁见着了方子鱼自然是欣喜不已,他迈步上前,高声唤道。

    “嗯?”方子鱼闻言转过头,却见那蒙梁提着各种事物,双手从手掌到手臂,甚至连脖子上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此刻他正一脸傻笑的看着她。那模样终是有些古怪与好笑。

    “噗嗤。”方子鱼噗嗤一笑,眯着眼睛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蒙梁心头自然是有千言万语,可这时见着了方子鱼的一笑,他顿时心神摇曳。面对各路声名显赫的剑道天才也不曾皱半下眉头的蒙大公子却在这时紧张得不知当说些什么。

    方子鱼倒是心大得很,她也不疑有他,“这么多东西,给我的吗?”

    “嗯。”蒙梁连连点头,随即将那些礼物纷纷取了下来放到了方子鱼的跟前,那些礼盒堆积在一起,分明比起方子鱼坐着的身子还要高出半个脑袋,足见蒙梁的诚意。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便都买了些,你看看若是有喜欢的我便再多买一些。”

    蒙梁说着,小心翼翼的在方子鱼的身边坐了下来,目光却落在女孩的身上,见方子鱼并未对此露出什么不悦之色,顿时心头便轻松了许多。

    “嗯。”方子鱼点了点头,却并未去看那些礼物。

    蒙梁见状以为她还在为今日之事而生气,他便赶忙言道:“子鱼,今日之事,是我太过莽撞,不该...”

    这话方才出口,方子鱼便脸色一红,低下了脑袋。

    “这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帮我才这般说道的。”

    蒙梁闻言心头顿时大为感动,子鱼如此识大体,他还夫复何求?

    “姓陈的真的当皇帝了?”只是他的感动还未持续多长的光景,方子鱼便再次侧头问道。

    “自然不会有假。”蒙梁倒也习惯了这方子鱼用姓什么来称呼人的方式,他点了点头,亦很是自豪。

    “是吗?真好...”方子鱼闻言,长叹了一声,脸上的神色有些落寞。

    “我也想去陈国寻...”

    到了嘴边的他字还未出口,一旁蒙梁闻言便是精神一震,脸色大喜的言道:“好啊,我带你去陈国,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嗯?你为何如此想让我去?”方子鱼感觉到蒙梁的反应有些太过激烈,她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

    “这...”自认为风流潇洒的蒙大公子自然知道方子鱼问出此言,要的便是一个承诺。蒙梁心底一阵激动,那表露倾慕之意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但转念一想二人虽然早已心意相通,但若是这时便说出此言会否太过唐突了一些。他为此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吞了回去,迟疑的看着方子鱼。

    方子鱼却很是奇怪蒙梁的这般反应,她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再次追问道:“为什么?”

    “我...”在方子鱼的追问下,蒙梁满头大汗,憋了半天这才吐出一句:“玄机...玄机思念旧友,想要让你去看看...”

    这话出口,蒙梁便一阵悔恨,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个耳光,这方子鱼要的是他的承诺,抬出陈玄机岂不是令佳人心伤。

    而果然听闻此言的方子鱼再次低下了头,她的发丝垂起,让蒙梁看不清此刻她脸上的神情,不过想来定然是极为伤心与失望吧。

    “可惜...宗门尚且有难,我若是这么离去,心中有愧...”

    玲珑阁发生的一些变故蒙梁自然也是听说过,他之前说错了话,惹得家人不悦。这一次他可不愿重蹈覆辙,当下便言道:“没关系,我可以等到此间事了再带你去陈国,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大可与我言说,我一定尽力而为。”

    玲珑阁的问题何其严重方子鱼清楚得很,她自是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蒙梁身上,自是心底听闻此言觉得甚是安慰。

    “谢谢。”她由衷的朝着蒙梁点了点头,这位曾经在她眼中的登徒子莫名的也变得顺眼了起来。

    “这有什么,咱们迟早都是一家人嘛。”见方子鱼如此,蒙梁也壮着胆子言道。

    而听闻此言的方子鱼非但未有生气反而脸上浮上两抹红霞,煞是可人。

    她似乎有些受不了这般露骨的情话,站起了身子,摆了摆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蒙梁,眼睛在那时弯成了月牙状:“呐,那可说话了,你得带我去陈国。”

    蒙梁抬头看着那笑面嫣然的女孩,天上的星光正盛,将天策府中照得恍若白昼,但却比不过女孩眸中那时闪闪放亮的目光。

    他看得出神,暗暗觉得这世上不会再有比这更好看的景色。

    于是,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嘴里与心里同时说道:“嗯。”

    “我一定会带你去陈国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