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陈国皇后
    顾赵二家好似打定了主意做缩头乌龟一般,天策府大肆查封着他们名下有问题的产业,而对方却自始至终都未有再做出任何的反击,反而是不断的收缩着自己的防线,将重要的资产转移,并且想方设法的控制那些掌握着家族核心秘密,或者说核心证据的人员。

    有了刘箫的先例,报案伸冤的人越来越多,最后不再仅仅局限于顾赵二家,甚至一些关于其他门阀士族的罪证也开始不断的呈到了徐寒的面前。

    天策府的人手渐渐变得有些不太够用,徐寒便大手一挥,开始在长安城中招募有志之士,参与查办各类案件。

    于是天策府门口在这严寒的冬日却变得热闹非凡,几日的光景通过各种严格审查,天策府招入了百余名人手,在徐寒有意锻炼刘箫,让他接管了这百余人,负责调查各类案件。

    天策府将这些事情做得可谓如火如荼,百姓们交口称赞,士族门阀却是人人自危。

    徐寒已经做好了成为众矢之的的打算,他索性放开了手脚,想要试探一番这些士族门阀背后真正主人的底线到底在何处。

    这一日,徐寒又督促着来长安的大黄城士卒送走了一批钱粮,这已经是徐寒给冀州送去的第七批钱粮了,冀州百姓度过这个冬日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牧家军的扩军与大黄城的重建所需的钱财依然不菲。而随着以顾赵二家为首的门阀势力摆开了防守姿态,徐寒所能从他们身上捞到的油水也日渐缩小,这件事情始终萦绕在徐寒心头,他知道,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还是要将那两头大鱼拿下。

    “徐公子...”就在徐寒发愣的档口,耳畔却传来的一道轻柔的声音。

    徐寒这才回过神来,他侧头看去,却见秦可卿此刻正一脸关切的望着他,似乎是在奇怪为何徐寒会在这时出神。

    “快些走吧,不要错过时辰。”秦可卿再次言道。

    今日是泰元帝的寿辰,将在宫中设宴,徐寒作为大周太尉,同时也是天策府的府主自然是没有缺席的道理。

    他微微一笑,问道:“可卿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大周的皇宫可漂亮得很。”

    天策府虽然如今衰败,但名声摆在那里,徐寒要带一两人进宫倒也并非难事。叶红笺是宁国侯的女儿,自然要随宁国侯入府,而以方子鱼的性子自然也是闲不住,闹着要与徐寒一道去,这边还有一个名额,故而徐寒才发出此问。

    秦可卿闻言微微一愣,她迟疑了一小会,这才点了点头,轻声的回应道:“嗯”

    ......

    “哇!这溥天宫倒是比我们玲珑阁的济世府气派多了。”来到宫门前等候着入宫时,方子鱼便忍不住惊叹道。她性子跳脱,即使到了宫门也不觉有他,自顾自在宫门前对着大周的皇宫指指点点,一派村夫进城的稀奇模样。

    此刻宫门前已经沾满了来自长安各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却有意与徐寒拉开距离,想来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让这些大人物对于徐寒都安怀敌意。

    饶是秦可卿也在这时闻出了场上颇为不对劲的气氛,她拉了拉方子鱼的衣角,小心的提醒道:“师姐。”

    “怎么了?”方子鱼却朝着她眨了眨眼睛,一副犹若未觉的模样。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方师姐啊!”而就在秦可卿张开嘴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揶揄的声线却忽的传来。

    徐寒等人一愣,在那时侧头望去,却见不远处的人群中走来了数道身影,为首之人赫然便是徐寒的老熟人,玲珑阁龙从云的弟子朗朝沙!

    “你怎么在这里?”见到那来者,方子鱼也是微微一愣,眸中目光顿时警惕了起来。

    朗朝沙却是一笑,颇为得意的言道:“我们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吗?祝首座特意邀请,师姐若是不满可去问他。”目光却在那时有意无意的瞥向一旁的徐寒,眸中一抹狰狞之色一闪即逝。

    徐寒并不做回应,而是往着那朗朝沙身后不远处一望,便见到了一位黑衣老者领着一位紫衣少年正在与人攀谈,周遭诸人对于那黑衣老者皆是不乏谄媚之色。

    黑衣老者也在那时感受到了徐寒的目光,他侧眸淡淡的瞟了徐寒一眼,只是一眼,徐寒便觉心神一震,脸色瞬息苍白。

    那朗朝沙显然也看出了徐寒的异状,他脸上的得色更甚,又笑眯眯的看向方子鱼言道:“方师姐,今日不仅我和师尊来了,你未来的夫婿也来了。”

    他这般说罢,便让开了身子,而身后之人赫然便是那位几次与徐寒为难的林开。

    “这!”徐寒见到此人顿时心头一阵咯噔,暗道不好。

    而林开见着了徐寒显然有所畏惧,但朗朝沙却朝着他递去一个狠厉的眼神,林开的身子一震,终于还是迈步走到了方子鱼的跟前。

    “你要做什么?”方子鱼见着林开,顿时慌了神,下意识的便朝着身后退去一步,警惕的言道。

    “方师姐这是什么话?林公子可是司空长老给你钦点的佳婿,你怎能如此对他大吼大叫呢?”朗朝沙笑着说道,身子再次上前一步。

    徐寒见此状,心头自然不悦。

    若是放在平日,他早就一剑结果了那林开的性命,一了百了,可此刻那位仙人虽然未有走到此处,但他知道只要他稍有异动,恐怕那仙人便会悍然出手。

    “子鱼!”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呼喊,只见一位背负长剑的黑衣男子满脸惊喜之色来到了此处,他热切的看着方子鱼,眸中的目光灼热。

    “你是...”朗朝沙见半路杀出一位程咬金,心头不悦,他沉眸看向那来者,忽的心头一动,记起了此人的身份。却是当年挑遍大周年青一代剑道天才的蒙梁。

    徐寒与方子鱼也在那时一愣,显然都未有料到会在此处遇见这位蒙大公子。

    “子鱼好久不见,可别来无恙?”可蒙梁此刻眼中除了方子鱼便再也容不下他物,他对于朗朝沙的询问可谓犹若未觉,反倒是直直的按着方子鱼,如此问道。

    “额...还好...还好...”方子鱼有些受不了这蒙大公子热络的模样,她嘴里敷衍道,目光却死死的盯着一旁的朗朝沙。

    “原来是陈国的使者蒙大人,失礼失礼。”朗朝沙显然对于京中的各个消息都颇为了解,在那时朝着对方拱手言道。

    “嗯嗯嗯。”蒙梁此刻哪有理会他的心思?他随意的回了几句,便再次看向方子鱼,“子鱼,我来长安才几日光景,各种事物繁忙,本想着来寻你,可一直未有时间,这还劳烦你为了我来此,真是太辛苦你了。”

    蒙大公子的脑回路明显与常人不同,他自顾自的说道,脸上还一副大为感动的模样。

    方子鱼听得此言是一阵脑袋发蒙,她不记得她与蒙梁关系有好到这般地步,甚至若不是这次遇到,她都快忘了还有这号人物。

    方子鱼这边招架不住,那位朗朝沙亦是很是不喜。

    “蒙大人是不是弄错了些什么,子鱼师姐可是与林公子早有婚约,你如此胡言乱语,未免落人话柄。”他沉声言道,有了背后那位仙人坐镇,朗朝沙倒是将这狐假虎威的本事展现得淋漓尽致。

    见朗朝沙依然咬着此事不放,方子鱼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而一旁的徐寒看了看蒙梁,又看了方子鱼,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的脸色一变,顿时暴怒之色涌上眉梢,他大喝道:“放肆!”

    “陈国皇后在此,你朗朝沙胡言乱语,难不成是想要引我陈周二国不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