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扶摇上青天
    接下来的三日光景,徐寒过得还算清净。

    顾赵二家依然未来生事,那位司空仙人也不见有所动作。

    倒是听闻陈国那边派来了一位使者通告陈国新帝陈玄机登基的事情,这可高兴坏了满脑子心心念念着那个姓陈的笨蛋的方子鱼。小妮子足足傻笑了一天的光景,见人便是一脸喜色,天策府中的诸人见她有趣得紧,还不忘时不时拿未来的陈国皇后来调笑她一番,让天策府没少上演方大小姐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戏码。

    “这修行之法讲究一个循序渐进,不可急功近利,更不可贪功冒进,你们修行的时日尚晚,本就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因此尤其要耐得住性子。这第一境宝瓶境你们更无须担忧,本就是要下苦功夫磨炼肉身打好基础的境界,须知万丈高楼平地起,也需这地基扎实方才有后话可言...”

    这日天气尚好,徐寒负手而立在演武台上,与刘箫刘茉兄妹两讲解着修行之道。

    徐寒本打算将二人送往冀州,托鹿先生为他们寻一处安身立命,但二人却并不愿意离去。徐寒想着身逢乱世,就是去了冀州倒也确实不见得能够安稳度日,倒不如带着身边,这一来他尚且可以照应,二来嘛,教他们些许本事,就是真有一天他徐寒走上了绝路,这兄妹二人也不至于无所依靠。

    徐寒对这二人的关心程度,整个天策府可谓有目共睹,几乎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这衣食住行尚且不谈,二人想要修行,徐寒便从天策府调出了不少的银钱为二人购买了修行所需的药材,每日亲自为他们炼制。诸人都知徐寒师从大周夫子,他所炼制的丹药虽然比不得那些药道大师,但比起世面上的却好出不止一筹。

    徐寒讲得自然是有理有条,显然在之前备好的功课,而刘箫也听得聚精会神,但刘茉嘛...却歪着脑袋双眸泛光的看这徐寒,颇有些神游物外的架势。

    “茉儿...”徐寒自然察觉到了这一点,他苦笑着言道,这才将这少女的心思从天外拉了回来。

    女孩如梦初醒的朝着徐寒吐了吐舌头。

    徐寒见状有些无奈,他自然知道这修行之道得披荆斩棘,非有大毅力者不可成其道,刘箫倒是颇为刻苦,可刘茉嘛...孩子性情,几日下来未有半分进寸。可徐寒这心底有愧,却是如何也说不出半句重话来苛责她。

    “知道啦,不可急功近利,要循序渐进。”刘茉倒也摸清楚徐寒的脾气,她如此说道,朝着徐寒露齿一笑。

    徐寒顿时哑然。

    “这修行之道,要心无旁贷,你到底整日在思虑着什么?若由何心思与我言说即可,我自倾力而为。”他耐下性子好生劝解道。

    刘箫也在那时侧头看向自己的妹妹,他亦觉得自己的妹妹这几日有些不对劲,时常一个人发呆傻笑,问她为何却又避而不答。

    在二人关切的目光下,刘茉脸色一红,低着头看着徐寒为她新买的马靴,沉默不语。

    徐寒见她此状暗以为她受了那日顾连营的惊吓,尚且心有余悸,赶忙言道:“你若是有何不快,或有所求皆可言说,你们是阿笙的弟妹,便是我徐寒的弟妹...”

    徐寒正要宽慰刘茉,但这话才说道一般旁便响起了一阵轻笑。

    “恩公糊涂,小妮子这是思春啦...”

    说话的却是那五位留在天策府,曾经在殷家醉仙楼做事的女子。说来也是奇怪,叶红笺当初留下她们,只是想着用一些刁难的借口让她们可以心服气服的离去,可这五位女子之前虽然都是些大户人家之后,也有些修炼的底子,但幼年便入了醉仙楼,这些东西早已荒废,这短短时日便被她们捡了回来,叶红笺下达那些近乎苛刻的修行要求她们咬着牙竟然都做到了。

    几人甚至为了一明心中之志,又算是与往昔的不快经历一刀两断,甚至还改了名字。

    分别唤作徐芙、徐瑶、徐裳、徐琴、徐恬。

    取自这好风凭借力,扶摇上青天之意。

    这日她们同样在演武场的一侧训练,不过到了休息的时候便围过来观看,这才有了这番调笑之言。

    刘茉似乎被说中了心思,脸色愈发潮红,她毕竟年幼,熬不过诸人那揶揄的目光,负气的跺了跺脚,便逃一般的离开了此处,一旁的刘箫见状,担心妹妹,在徐寒对他递来一道首肯的神色之后,便赶忙去追。而徐芙几人见此状,更是笑作一团。

    直到叶红笺漫步走上,几人对于这位比她们还小上几岁的女孩确实颇为敬畏,纷纷在那时收了笑声,一个个乖巧的立在了一旁。

    “徐大府主,当真是好魅力啊,童叟无欺老少皆宜。”叶红笺狠狠的白了徐寒一眼,语调之中的不满之意更是不加遮掩。

    徐寒就是再迟钝也知道她们言中所指。

    “小孩子嘛胡思乱想...做不得数的...”徐寒赶忙摆了摆手,讪讪言道,但脸上的神色却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

    “哼!”叶红笺冷哼一声,终是与之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她脸色一正言道:“你若是真的为了她好,可不能如此放任她肆意妄为下去。”

    “这个我自然知道...”徐寒见状也点了点头,但随即面露苦色,“只是...”

    “只是她是你故人至亲,你不愿意他们太过辛苦,对吧?”叶红笺没好气的撇了撇嘴。

    “也不知道那个阿笙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你如此在意。”随后,叶红笺又不无吃味的嘟囔道,语气之中的不满自是不加掩饰。

    徐寒知道她还在为几日前自己的鲁莽而耿耿于怀,当下便轻言说道:“阿笙...当年于我有救命之恩,亦是为此,他自己送了性命。”

    说到这里的徐寒脸色一暗,他虽然未曾见过刘笙的尸首,但蛊林那样地方,以当时他们的修为,刘笙自然不会有半分的活路。

    “嗯?”叶红笺闻言也是一愣,“那你为何不告诉他们?”

    徐寒从未与刘箫兄妹说过此事,只是说是以往旧识,断了联系。

    “......”徐寒却沉默了下来,低头不语。

    他不说,这一是怕让满心想着寻回兄长的兄妹二人失望,这二...却是因为心头的愧疚,让他难以开口。

    他想着找个时机再表明此事,而现在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叶红笺见他如此,亦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刘箫倒是个好苗子,知道上进,刘茉嘛...你若是愿意将她交给我吧。”

    “这...”徐寒少见的在此事上多番迟疑,“他们兄妹二人...”

    “你得知道,一时纵容,或许换来的便是余生的不安,你不可能永远守着他们。”叶红笺正色言道,“你不忍心,便让我来吧。”

    说到这儿,叶红笺叹了口气,再次白了徐寒一眼,“谁叫你是我的夫君呢,你的债也是我的债...”

    徐寒在这时,也终是下定了决心。

    他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此事。

    “府主!”就在这时,一位府军忽的走了上来,拱手递给徐寒一道事物。“方才宫中大人送来的。”

    “宫中送来的?”徐寒接过那事物,有些疑惑,定睛一看却发现是一张请帖。

    “什么东西?”叶红笺亦很是好奇的凑了上来。

    “五日之后,陛下寿辰,宴请群臣。”

    徐寒沉眸言道,眼中一道精光一闪而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