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剑在何处
    徐寒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天策府的房门。

    屋内,秦可卿在一旁忙碌着些什么,似乎是在打扫屋的清洁。

    徐寒用手撑着床,想要坐起身子,但这样的动作立马牵动了他身的伤势,一股巨大的疼痛的传来,他很是不甘的再次跌坐回了床头。

    这般响动惊动了一旁的秦可卿,她转过头,额头还带着些许汗迹。

    “徐公子!你醒了?”她脸色一喜,赶忙来到了床头。

    “嗯。”徐寒点了点头,问道:“我昏迷了几日?”

    “都整整三天了,可急坏了我们了。”秦可卿见徐寒似乎想要坐起身子,她赶忙伸出手将徐寒扶起,让他的背靠着床头。

    徐寒看着秦可卿脸的关切,与额头的汗迹,有些心疼。

    “过些日子,去外面找些奴仆,这些杂事不用你亲自来做了。”

    这本是徐寒的关心之言,可秦可卿听闻之后,却连连摆手,“不碍事的,不碍事的。”

    说着,那女孩有些苦恼的低下了头,“我修为低下,医术不精,本来帮不什么忙,这些能做的事情交给我来做吧,那些请奴仆的钱倒不如拿来多做些米粥,散给城郊那些乞儿。”

    秦可卿素来勤恳,几乎到了任劳任怨的地步,府诸多事宜都是她在打理,有时不时回去城郊施粥,天策府近来在长安城越来越好的名声,与她此举不无关系。

    徐寒倒也知道她的心思,他想了想,笑着说道:“那便依你吧。对了,刘箫与刘茉呢?”

    秦可卿闻此言,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徐公子放心,都被好生安顿着,虽然受了些惊吓,但身体都无大碍。”

    徐寒顿时长舒了一口气,他脸那紧张的神色几乎溢于言表。

    秦可卿见他这般模样,迟疑了一小会,终是在咬了咬牙之后问道:“徐公子,那阿笙究竟是谁啊?”

    秦可卿问完这话,脸瞬息变得潮红。

    “嗯?”徐寒有些怪她这般态度。

    而秦可卿见徐寒久久不回应她的问题,暗以为自己此问有些不合身份,她欲盖弥彰的解释道:“我只是...只是觉得公子毕竟与叶师叔有婚约在身,若是...若是被她知道了,恐怕不喜...这三日,徐公子足足在梦念了那阿笙的名字百次...”

    说罢她又连连摆手言道:“公子放心,我可没有将这事与师叔提起过...”

    徐寒听到这里,大抵是明白了秦可卿的心思,他无奈的笑了笑。

    “阿笙是我的旧识,曾经为了救我...而身陷险地,刘茉与刘箫是他失散的弟弟与妹妹。”

    说到这里,徐寒顿了顿,他饶有兴趣的看向秦可卿,又补充道:“阿笙是男的。”

    “啊?”秦可卿闻言一愣,她眨了眨眼睛,随即对了徐寒那揶揄的目光,她像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潮红瞬息涌了她的脸颊。

    “这几日外面可有什么异动?”徐寒知道她的脸皮薄,也不愿在这事面继续逗弄她,因此,脸色在那时一正,又问道。

    秦可卿回过神来,虽然脸的潮红还未褪去,但还是认真的回答起徐寒的问题。

    “顾赵两家这几日都不曾有过什么动作,倒是公子解决了刘箫的事情被长安城的百姓交口称赞,也有那么些许蒙冤之人,这几日找了天策府,叶师叔核实之后顺藤摸瓜,又端掉了顾赵二家在长安的几处产业,收获颇丰。”

    徐寒听此言,顿时眉头皱起。

    “你是说这几日顾赵二家都不曾对天策府展开行动,红笺还趁机又查封了他们的产业?”这当然是一件很不合情理的事情,顾家的嫡孙,大魏的廷尉都死在了徐寒的剑下,这么大的事情,怎可能风平浪静的被压了下去。

    按照徐寒的估计这几日应当是顾赵二家疯狂报复的时间啊。

    “嗯。”秦可卿却点了点头,但接下来的话,却解开了徐寒心底的疑惑。

    “但是....昨日...司空长老带着玲珑阁的精锐,已经来到了长安...”

    “此刻已在祝贤的府落脚...”

    ......

    祝家府邸,通体由黑木筑成,古朴阴森,几乎算得是长安城大多数人心底的禁地。

    无论是谁,位居何未,官居何职,心底都对于那位长夜司的诸人抱有极大的敬畏。

    而在这做府邸的正屋之,此刻坐满了各方来客。

    坐在高台左侧的司空白一袭黑衫白发,他伸手端起了手的茶盏,眯着眼睛下打量了一番这传闻的祝大首座,暗暗思忖着对方似乎远没有自己想象那般枭雄之姿。

    只是这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司空白还是知晓的。

    “听闻那徐寒这段时间可是给祝首座填了不少麻烦。”身为剑仙的司空白不动声色的说道。

    “麻烦?跳梁小丑而已,父亲只是不愿理会,司空长老此言言过其实了。”还不待祝贤回应,坐在台下的祝龙起便站起了身子,反驳道。

    “剑龙关五万雄兵,大黄城城头十万强弓...若是徐寒都算得跳梁小丑,那恐怕再做诸位连蝼蚁都算不了吧。”这将对将,卒对卒,祝龙起不知体统反驳了司空白,司空白却不会去与他见识,或者说,不屑与之见识。

    而那台下的紫袍少年便在那时很是会意的站起了身子,一摆衣袖,笑着言道。

    这方才坐下来论事的双方也因为两个后辈的针锋相对,瞬息将场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宋公子是吧?早听闻过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气度非凡,颇有司空仙人之风。”这时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腰挎长刀的男子,忽的站起身子,朝着那紫袍少年拱了拱手。此人却是那祝龙起的师尊,幽州通天门掌教,紫煌刀圣孙不渡!

    他既然收了祝龙起入师门,那们长夜司的兴衰自然便与通天门早已连在了一起。此刻出言,自然也得向着长夜司。

    “宋公子所言自然不错,但须知祝大人,不是奈何不了那徐寒,只是在等待时机,如今他如何翻江覆雨都无甚大碍,但苍龙军重建完成之时,便是天策府覆灭之日!”

    “阁下此言差矣。”只是他话音方才落下, 那紫袍少年身旁,便有一位面色肃然的年男子站起了身子。此人唤作夏正言,乃是冀州月湖洞洞主,也是夏紫川的父亲,当然自然也是那位紫袍少年的岳丈大人。

    “苍龙军想要重建当然简单,但想要应付大夏的铁骑,应付各州郡藩王州牧,这样的苍龙军可不是随便拉起一群人马便可做到的。那位徐府主,恐怕并没有阁下说得这么好对付吧?”

    “甚至这段时日坊间还有谣传,说那位徐府主可是先帝遗子,根红苗正的皇族之后。”

    在座的诸人哪一个不是或江湖或朝堂有头有脸的人物,心思自然也缜密得多。

    之所以围绕着一个徐寒争得面红耳赤,说到底便是双方的相互试探。

    一方想要展示自己的实力,说明徐寒的无关紧要,而一方则想要通过徐寒来表明自己的价值。

    “好了。”在双方争得不可开交之时,那高台的祝贤终于是出声言道,顿时场诸人皆收声不语,显然这位祝首座在他们心威信无论是身处何方都足以让他们忌惮。

    “青衣,出来说一说这几日你得到的情报吧。”他侧头看向人群一位一直坐在一旁静默不语的美艳青衣女子,如此言道。

    那女子闻言,微微颔首,便盈盈站起了身子。

    她生得极为漂亮,虽是冬日却穿着一袭薄薄的轻纱,那凹凸有致的傲的身段在那轻纱之下可谓若隐若现,煞是勾人心魄。

    可在场诸人却并无一人敢去欣赏这迷人的风景,他们知道,这妖艳的女子,唤作冉青衣,是长夜司四部之一白凤部的御使,能执掌四部,任何一人都是足以让天下人畏惧的存在,更何况这位冉青衣素来便已神秘著称,曾不乏有人想要弄清这位女子的底细,可最后都以各种原因莫名的死在了某处,这无疑给这位白凤部的御使平添了一份神秘色彩。

    “徐寒此人来历不明,是否是当年先帝的皇子虽有一些证据指向,但却并无法确认,相于这一点,我觉得诸位还是要弄明白我们聚于此处究竟所谓何事。”那冉青衣却是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姿,她环视周围,轻声言道,态度从容,不卑不亢。

    而此言一落,在场诸人都纷纷脸色一变。

    “冉御使所言,老夫自然清楚。”那位高台的司空白也在那时抚须眯眼言道,“只是泰元帝无论如何倒行逆施,毕竟是大周的皇帝,自有国运龙气相护,杀他并非易事。”

    “杀他自然不易,不然何须司空长老大驾于此。”冉青衣抿嘴一笑,端是风情万种,摄人心神。

    “愧对诸位看重,但没有刑天剑,是老夫也破不了那国运龙气。”司空白故作苦恼的摇了摇头。

    “是吗?”冉青衣闻言,眉头一挑,“那可正好,我门下斥候这几日便寻到了些许关于那把神剑的下落。”

    “什么?”司空白的身子豁然站了起来,什么仙人风范,在那时被他尽数抛诸脑后,他直直的看着冉青衣,一字一顿问道:“剑在何处!?”

    “天策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