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府主大人
    天策府,一个少年盘膝而坐。

    他双眸紧闭,好似老僧入定一般沉眸不动。

    但背后却又一紫一红两道身影静默浮现,红的状如修罗,龇牙咧嘴,身着甲胄。紫的龙首雀身,头颅高昂,气息鬼魅。

    而周身更是弥漫着浓郁的黄色剑气,其隐隐有游龙之象。

    数息之后,那少年紧闭的双眸忽的睁开,周身的异象在那时尽数收敛,周遭的一切归于平静,好似方才的所有都只是幻觉一般,不曾发生。

    “唉...”然后少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那日刑天剑与妖臂作祟,在他体内凭空造出了一道血元与一道妖元。

    万分危急关头徐寒不得不铤而走险,将自己体内剑种之的四枚新叶炼化成了剑元,连体内的天地人三元从而与这血元妖元抢夺身体的控制权。

    虽然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但徐寒却真真切切的做到了。他以此成功的压制下了体内的妖元与血元,但体内已有近半数剑意被这血妖二元所转化,徐寒却是没有那逆转阴阳的本事。无奈之下便尝试着将这两股力量转化为真灵。或许是那血元与妖元本带着刑天剑与妖臂的一丝灵智,在意识到无法抢夺徐寒身体的情况下,为求生路,竟然很是轻松的在徐寒的催动下,凝聚成了真灵。

    当然这所谓的真灵只是雏形,但所展现出来的威能,却是有目共睹。

    即使天狩境的强者在这真灵之下,也难有一合之敌。

    这一次的遭遇,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但却给徐寒带来了他天大的好处,他的实力几乎发生了质的飞跃,以往的他对抗通幽境的强者还得费些手脚,如今,寻常天狩境却难有他的一合之敌。

    按理说得到这样的好处的徐寒应该有理由开心起来。

    可事实呢?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祸福相依,徐寒终归逃不出这道理。

    妖元与血元化出的真灵虽然给徐寒带来强悍的力量,可同时徐寒也感觉到自己的妖臂已不如之前那般静默,隐隐有觉醒的迹象,同样刑天剑也是如此。而且因为如今这二元被徐寒炼化为了自己的真灵,徐寒与他们气机相连,再也无法切断与他们的联系。

    长此以往究竟会给徐寒带来怎样的影响,徐寒想不到,但却隐隐不安。

    ......

    想着这些,徐寒免不了又叹了一口气,他走出了房门,才发现不觉间天色已暗。

    他还来不及感叹,屋外早已恭候多时的诸人便围了来。

    “府主,顾家长老顾长月之孙顾凡已经被斩杀于鸿雁阁。”

    “府主,赵家家主赵行正的四子赵如深于长安城郊毙命。”

    “顾家于城西田产被查封,收粮八万石。”

    “赵家于城北的马场被查封,缴获战马七百余匹。”

    ......

    徐寒听着耳畔那一声声关于这两日天策府行动的报备,看着那些天策府军一脸疲惫的神情,但目光却闪着的灼灼的光芒。

    他内心莫名有些翻涌,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自己肩究竟承载着怎样的重量。

    他在那时点了点头,示意诸人起身,这才由衷言道:“辛苦诸位了。”

    那一日在安葬好死去的三十七位天策府军之后,徐寒便着手谋划着报复顾赵二家的行动。

    第一自然是继续查封二家的资产,第二便要寻着机会将顾赵二家的嫡系一一拔除,当然这些所谓的嫡系大抵都是没有太多实权之人,毕竟顾赵二家家大业大真正的主心骨周围多少会有一些护卫。徐寒并不打算这么快便去碰这些硬骨头,他要先给对方一个震慑,告诉他们天策府绝非欺软怕硬之辈。

    数年的漂泊让徐寒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越是家产万贯,越是高高在的人,越怕死。

    而你只要摆出搏命的架势,对方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忌惮。

    在徐寒稳定了体内的状况之后,这第三步,便要提到日程来了。

    “属下本分。”那些天策府军听闻徐寒此言,纷纷再次跪拜下来。

    这几日他们所行之事固然凶险,可这些天策府军可都是当年天策府的旧部,被几个天狩境强者杀入府,斩杀了他们三十多位同袍,他们心何尝不是憋着一股怒火?借此机会发泄出去,也颇为开怀。

    “诸位先下去好生休息,明日,我们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徐寒见他们如此,便笑着言道。

    诸人闻言顿时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眸看到了一抹浓浓的惊喜之色。

    能这几日他们所作之事更大的事情是什么?诸人一时间自然想不明白,但既然徐寒说了这话,以他这段时间的作为来看必然不是虚言,一想到这里,诸人便有些急不可耐。

    徐寒几番安抚他们这才纷纷告退离去。

    ......

    待到诸人离去,徐寒这才发现他们身后,一位身着红衣的女子正抱着玄儿笑盈盈的看着他。

    “红笺...”徐寒一愣,正要说些什么,女孩手的黑猫却在那时发出一声欢呼,轻轻一跃,从女孩的怀跳到了他的肩头,不断的用脑袋蹭着徐寒的脖子,嘴里发出轻轻的咕噜声。

    徐寒被他弄得有些发痒,他赶忙伸手抚摸着黑猫的脑袋,嘴里安抚道:“没事啦,玄儿。”

    “玄儿已经没有大碍了,它的伤恢复得很快,可卿跟我说她几乎什么都没做,玄儿的身体便自己愈合了。”红衣女孩也在那时缓缓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伸出手抚摸着玄儿。

    徐寒闻言又是一愣,他有些的诧异的看了看自己肩的黑猫,目光落在那一日被长剑所伤的位置,那里的伤口不禁消失不见,黑色的毛发也生长了出来,根本看不出是曾受过重创的样子。

    徐寒再一联想玄儿那一日所幻化出的巨大模样,心头微震。

    他虽然与玄儿朝夕相处,但对于这黑猫的了解却所知甚少。

    无论是之前它所表现出来的灵性,还是异于同类的强大力量都让徐寒意识到了它的不简单。

    “玄儿,你究竟是什么?”徐寒在那时忍不住问道。

    “喵?”玄儿闻言有些不解的歪着脑袋看了徐寒好一会,似乎并不理解徐寒话里的意思。于是在数息之后,这黑猫便不再去思索徐寒的问题,又再次一个劲的用脑袋蹭着徐寒的颈项。

    它琥珀色的眼睛在那时眯成月牙状,脸满是享受的神情,似乎很喜欢与徐寒这样的互动。

    徐寒也是微微一愣,随即飒然一笑。

    玄儿是什么真的重要吗?

    只要他知道玄儿是他的朋友、家人这够了,是妖或是只是一只普通猫,对于徐寒来说都没有差别。

    想着这些的徐寒收起脑海的疑惑,转眸看向一旁的叶红笺,“你的伤势如何?”

    “无碍。”女孩笑着摇了摇头,“休息几日便可恢复。”

    说到这里,女孩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言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你家玄儿这样通天的本事。”

    徐寒一愣,知道她言所指的是玄儿的身份,徐寒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对玄儿也所知甚少,是它能幻化成那般模样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徐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足够诚恳,但叶红笺却笑眯眯的看着他,在女孩那样的目光下,不知为何徐寒明明知道自己所言非虚,可是莫名心虚。

    “那你的剑呢?还有你的右臂为何一直绑着白布不肯示人?那一日我可是从你身感受到了浓烈的妖气。”叶红笺眯着眼睛问道,她脸带着淡淡的笑意,可笑意之又藏着一股宛如狐狸一般的狡黠。

    徐寒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他自然听出了叶红笺话里的意思,她是在让徐寒向她摊牌,毕竟那日之事,徐寒所表现出来的各种异状,绝对不是什么巧合可以解释的。

    右臂的妖气,可以吞噬真灵的长剑,瞬息破开三元境凝成真灵。这每一件事情都足以让旁人惊掉大牙,却偏偏无一例外的发生在徐寒的身,这确实很难不引起旁人的怀疑。

    徐寒迟疑了良久,终于是张开了嘴,正要说些什么。

    “算了。”可叶红笺却在那时淡淡一笑,轻飘飘的转过了身子,作势要离开。

    徐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叶红笺的询问与其说是试探,倒不如说是在戏弄他。徐寒暗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忍不住望着那少女离去的背影追问道:“你一点都不想知道吗?”

    “知道什么?”女孩闻言转过了脑袋,她看着徐寒,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一脸困惑的模样。

    徐寒见状哑然失笑。

    而那时女孩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你不是一样用知道玄儿到底是什么吗?”

    “像你知道玄儿始终是玄儿,而对我来说我知道徐寒永远是徐寒,这便够了。”

    这话说完,女孩展颜一笑。

    那齿白如玉,脸红如霞,不可方物。

    徐寒看得有些发愣,待到回过神来,女孩却已经缓缓走远,而耳畔却传来她那如莺啼一般的声音。

    “好好休息吧,明日不是还要去干大事吗?”

    “我的府主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