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有血必偿
    (ps: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诸君勿忘国耻。)

    磅礴的剑意瞬息之间便涌向了徐寒的天元。

    这寻常修士得数年苦修方可冲破的三元境最后一道的难关,却在那呼啸如海的剑意面前,瞬息土崩瓦解。

    徐寒身上的气势再次升腾。

    从某种意义上来所他已经破开了三元境,成为了通幽境初境的修士,他体内的剑种也在那时受到了三元破开之后的反哺,细小的嫩芽慢慢变得茁壮,一片片翠绿的细叶开始从枝干的各处伸出。下一步他只要再集合三元之力加之三百六十五枚窍穴之威,打通幽门,便可通幽境大成。

    以他体内如今依然聚满的剑意,想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可是,这时,那自刑天剑上涌出的细蛇状的触手却盘旋着将徐寒整个右臂笼罩其中,触手的头部来到了右臂与身子连接的肩部。

    那些触手的脑袋在那时发出一阵兴奋的嘶鸣,就像是饥肠辘辘的蟒蛇终于看见了肥美的猎物。在一阵抖动之后,那些触手猛地一蹿,竟然就这样从各个方向刺入了徐寒的胸膛与背部。

    “啊!”

    血肉被撕裂的痛楚,让徐寒发出一声惨叫,他模糊的神智却在这样的痛楚下清醒了几分。

    而那些出手却并没有关心徐寒的意思,他们刺入徐寒的身体之后,便在徐寒的体内一阵蠕动,然后在徐寒右胸处的某一点集结,缠绕在一起。

    徐寒体内肆虐的力量在那时好似受到了某些感召一般,开始不断的朝着那处涌去。

    随着力量的涌入,血红的光芒绽开,那团由触手缠绕化为的事物就在这些力量的滋养下,化作了一道圆形的肉球,如有灵智一般开始轻微的跳动。

    这是...

    徐寒的心头一震,他从那事物的气息中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东西。

    元!

    对,那东西在徐寒体内形成了一个“元”。

    与人元、天元、地元一般的“元”。

    只是它的气息阴冷,带着浓烈的杀机,徐寒不知如何称呼这体内忽的形成的第四个“元”,只能暂且将他叫做血元。

    就如同曾经天劫在他体内残余的力量帮他开辟出数百枚窍穴一般,多出的一道“元”便意味着多出一道力量。这按理来说应当是好事,可徐寒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

    因为随着体内剑意的涌入,那血元的周围的红光大盛,而一旦剑意涌入,便会被那血光所侵染,化为血色。随着之间的推移,血色剑意在徐寒的体内越积多,似乎隐隐有侵染徐寒身体的意思。徐寒在那时便醒悟过来,这所谓的血元是那刑天剑中某种力量演化而来,若是被他继续这样侵蚀下去,恐怕他便会此地丧失对自己身体的掌控。

    可徐寒体内的力量大半都是由刑天剑吸收那位天狩境剑客的真灵而来,虽然它们都盘踞在徐寒的体内,但徐寒对于这些力量根本没有半点的掌控能力,更不提调集他们对抗血元。

    眼看着那血色的剑意愈发浓郁,徐寒却束手无策之际。

    他裹着白布的右臂却在那时猛地一震,紫色的妖气忽的涌入了徐寒的体内。

    这样的变故来得极为突然,甚至可以说没有半分的预兆。

    只见那些紫色的妖气在那血元的身旁汇集,然后化为了一道圆形的泛着紫光的事物,而周遭的剑意也在那时开始朝着紫色的妖气汇集,很快便在那血元的身侧形成了一道与它一般的妖元!

    二者开始疯狂的吸收着周遭的剑意,不断吞噬转化为血色剑意与紫色剑意。

    徐寒大抵猜到,是那大君的右臂被刑天剑的血气刺激自动觉醒,它自然不甘被一把剑控制,因此开始与它抢夺徐寒身体的控制权。

    可是这并不能对徐寒的现状产生哪怕一丁点的改变,因为无论最后是刑天剑还是妖臂取得了胜利,对于徐寒来说等待着他依然只是成为他们的傀儡。

    徐寒怎么能甘心被一把剑或者一只手臂所控制?

    他咬了咬牙开始思索如何对抗这二者。

    既然这妖元与血元都想着通过转化徐寒体内的剑意从而控制徐寒,那他也何尝不可,利用自己的天地人三元吸收这些力量从而抢夺这控制权?

    徐寒想到这里,便再也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心思一动,体内的天地人元猛地旋转起来,开始如那血元妖元一般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力量。

    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没有效果。

    可是那妖元与血元显然比天地人三元强出一筹不止,即使徐寒全力运转这三元,其吞噬力量的速度依然远远比不上二者的十分之一。

    这样下去,似乎他依然逃脱不了被吞噬的命运。

    徐寒意识到,他需要更多的“元”。

    可是元这种东西应该如何凭空生成了?

    这事若是说给旁人听,旁人定会笑徐寒痴人说梦。但徐寒却目睹过两道元的生成,就在他的体内。

    他可已很清楚的明白这个过程,说到底便是一股纯粹力量的凝结在一起,在以磅礴的力量灌注,从而在体内形成的一道与天地人三元一般的事物。

    当然这话说来简单,但其中风险却是言语难尽,稍有不慎徐寒便会因为力量聚合时所产生的异变爆体而亡。

    但对于现在的徐寒来说,显然他并没有犹豫的时间。他宁愿爆体而死,也不会甘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妖臂或是刑天抢夺走。

    他自己的命,他要握在自己手中。

    若是不能,那便唯死而已。

    在这件事情上,徐寒从来没有过任何的迟疑。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开始凝聚着自己体内的力量试图造出一个新的元。

    可是每当他将剑意凝聚在一起,然后灌溉剑意之时,那被他凝聚在一起作为元的基础的剑意便瞬息涣散。

    数次尝试无果之后,徐寒终于意识到,剑意凝聚成的元,本质上还是剑意,再用同样的力量浇灌,那么剑意凝聚的集合体,必然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所以便涣散开来,因此想要凝出新元,那么就必须找到比剑意更强的力量。

    可是他的体内又哪有这样的力量呢?

    徐寒陷入了深思,而体内的妖元与血元却在这时依然不断的转化着徐寒的力量,一步步蚕食着他的躯体。

    危机不曾消减,反而愈演愈烈。

    这一点于徐寒的体内如此,于天策府中的局势亦是如此。/p>......

    那中年剑客虽然因为真灵被吞噬而失去了战力,但他那四位同伴却闻声杀了进来,在短暂的诧异之后,自然便要出手带着气息萎靡的男子离去。

    可是那中年剑客目睹了玄儿的存在,叶红笺岂能放任对方离开。

    于是双方再次展开了大战。

    叶红笺依仗着自己体内的真灵倒是可以与一位天狩境的强者打得不分伯仲,可还剩下的三位却是完全压制住了百余名天策府军。

    很快天策府军一方便开始出现伤亡。

    叶红笺见势不妙,便想着杀了那位中年剑客,便可以绝后患,可对方显然也从叶红笺对那中年剑客如此在意的态度中闻出了味道,舍命相护,这让叶红笺的几次出手都无功而返,而天策府军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出现败相,短短一刻钟不到的光景便有十余人死在了那些天狩境强者的手上。

    叶红笺将这些情形看在眼里,心头却在滴血。

    这些天策府军可都是当年夫子的旧部,在大周各处蛰伏近十年之后,只是天策府令一出,便再次义无反顾的聚集道天策府的麾下。如此忠心耿耿的将士,天下少有,此刻就是面对强悍无匹的天狩境强者,即使明知道没有胜算,数百人中也未有一人临阵脱逃。

    叶红笺想到这里,心头情绪翻涌,他侧眸看了看一旁那位盘膝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少年,她知道短时间内徐寒肯定无法帮上忙,如今的天策府,只能靠她了。

    叶红笺的心头一沉,当下便没了任何的迟疑,她背后那只红色的巨鸟仰天发出一声长鸣,叶红笺便再次裹狭着漫天的剑意,杀入那些天狩境强者之中。

    ......

    随着体内血色剑意与紫色剑意的增多,徐寒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力便愈发的薄弱。

    天地人三元的吸收能力远远比不上那血元与妖元。

    数次尝试依然没有结果的徐寒,眉头深皱。

    他似乎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可就在那时他忽的撇见了自己丹田处的那枚剑种,随着踏入通幽境,这枚剑种上的嫩芽变得茁壮,枝干上也生出四枚嫩绿的细叶。

    徐寒的心头一动。

    剑种能将任何形式的力量转化为剑意那么是否也就说明,剑种本身便是一道高于寻常力量的事物?

    这不就是现成的纯粹力量的集合体?

    徐寒自然不敢去将剑种转化为元,但剑种上的四枚绿叶,与剑种同根而生,未尝不可一用。

    这样的做法固然有些冒险,可徐寒此刻已经没有退路,他心思一沉,便开始回想着之前血元与妖元形成过程,如法炮制的开始朝着那四枚绿叶中注入剑意。

    ......

    林大公子怎么也想不到这迎娶方子鱼的喜事,最后会演变成天策府与他那些仆从的血斗。

    林开虽然愚笨,但也明白,如今的天策府可不是他这个失了势的纨绔子弟招惹得起的。

    他看着天策府中横七竖八倒地的天策府军的尸体,顿时慌了手脚,他也不顾不得什么迎娶方子鱼攀上玲珑阁这样的美事,转过身子,便仓惶的逃离了此处。

    而事情演变到了这样的地步,双方都杀红了眼睛,自然没有谁会再去关心那位林公子的去向。

    方子鱼的脸色煞白,她再次跃起,将手中的长剑一化十,十化百的朝着那几位天狩境的强者们倾泻而出,但这曾经在雁来城大放神威的御剑之法,在这些天狩境的强者面前却显得无足轻重。

    凌冽的剑锋刮过那些天狩境强者的面门,但却连那些天狩境强者的护体真元都无法破开。而自己却因为连续释放这样的法门而气息萎靡,其中一位天狩境强者寻到了机会,飞身一跃便朝着她杀了过来。

    叶红笺的心思倒是要强出方子鱼数倍,她明白这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于是在那个荡开,周身气势一震,以真灵之威逼开了与她缠斗的那位天狩境强者,奋力杀向袭杀向方子鱼的那人。

    那人显然没有料到叶红笺还有如此手腕,想要回防,可方子鱼却咬牙再次放出了飞剑。将他的回防的步伐拖慢,而叶红笺趁着此刻,背后的神鸟双翼一振,她速度陡然提升数倍,就在那时直直的取下了那人的头颅。

    随着一位同伴的战死,剩余的三位天狩境强者纷纷脸色大变,他们体内狂暴的真元倾泻而出,愤怒之下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便在那时以刀剑锋芒杀向叶红笺。

    三位天狩境强者的全力一击威势何其可怖?而叶红笺也因为之前的舍命一搏而气息紊乱,一时间根本难以调集起足够的真元抵御。

    诸人发出一声惊呼,眼看着那三人杀到了叶红笺的跟前,想要救援,却根本跟不上那三位天狩境强者的步伐。

    看着呼啸而至的刀剑,叶红笺脸色一白,随即露出了苦笑。

    想不到,就要死在这里了。

    她脑海中在那时不断的浮现过往的画面,她想着小时候在天策府中,年迈的老人教她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她想着天策府倾塌之日,她的爹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安慰道,君子不立危墙。

    她又想着玲珑阁外,那少年立于漫天雷劫之下,轻声问道,徐寒何错之有?

    她并没有多少后悔或是不甘,她毕竟做了自己想做的,也不曾懈怠,更不曾放弃。只是有那么一丝愧疚,将不该卷入此事的少年卷入此中。

    或许这样的愧疚,只有来世再报了吧。

    她这样想着,终于在那时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刀剑及身,等待着必然到来的死亡。

    ......

    只是这世上有很多事,终究不会如人所愿。

    譬如叶红笺不会想到,这样的一个清晨,天策府会迎来一场灭顶之灾。

    又譬如她不会想到,这避无可避的一场死亡,却未有如期而至。

    那位在地上盘膝而坐的少年忽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他的右眼闪烁着诡异紫芒,左眼弥漫这猩红的血光。

    他的身上洋溢出的是冲天的剑意。

    他站起了身子,右臂的刑天剑发出一声不敢的悲鸣,那些红色的触手如潮水般退下。

    少年用了一息的光景环视了周遭的情形。

    地上躺着数十具尸首,他们身着白甲,浑身浴血,但却早已没了生机。

    而不远处,三位天狩境的强者如虎狼一般扑向一位身着红衣的少女。

    少年眸中诡异的光彩的退去,随即浮上眉梢的是一抹浓郁的煞气。

    他没有说话。

    身子一顿,便来到了那少女的跟前。

    只见他剑锋一荡,剑意呼啸,伴有龙吟之音。

    三位天狩境的强者被这忽然杀出的少年一惊,还未回过神来,剑芒便已至身前。

    其中裹挟的威势让三人一愣,不得不在那时挥剑抵御,可饶是如此,他们依然免不了被那剑芒所震,身子倒退数丈方才稳住身形。

    他们随即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郁的震惊。

    徐寒之前还不过三元境的修为,怎么这么一会的光景便晋升到了通幽境,而且观他方才那一剑的气势,似乎还不是寻常通幽境修士可以比拟的。

    这本来只是借着林开之事稍加为难天策府,却不知为何闹到了这样的地步,之前的怒意消退之后,三人也都有些后怕。其中为首一人便在那时迈出走到徐寒跟前,言道:“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我们都不愿意看到,不若就此作罢,我们也不再追究卢师兄之事。”

    他们口中的卢师兄想来便是那位死在叶红笺手中的天狩境强者。

    他们并不清楚玄儿的事情,此刻提出这样的提议,无非是害怕天策府的名头,毕竟今日死在他们手中的天策府军也有三十余人,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就是他们背后的那位也不见得会保下他们。索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且在他们看来,徐寒应当没有拒绝他们的理由,毕竟三位天狩境强者联手,若是将他们逼急了拼个鱼死网破,他们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天策府也同样承担不起。

    就在他们以为徐寒会同意这个提议,吃下这个暗亏的时候。

    那少年却指了指那满地数十具天策府军的尸首,满脸寒霜的看向那三人问道:“你问问他们同不同意?”

    三人闻言脸色一变,当下便有一人沉声言道。

    “天策府军的死伤在下也很惋惜,但这刀剑无眼怪不得旁人,更何况卢师兄也已经战死,而鸿师兄的真灵也被府主毁掉,府主就不要得理不饶人了。”那人这般说道,眉宇阴沉,语调之中亦不乏威胁之意。

    “真灵?卢师兄?”

    少年却在那时淡淡一笑,稚嫩的脸上布满寒霜。

    他的剑被他再次提起,不无遗憾的摇了摇头。

    “对不起,你说的这些东西,在我看来...”

    “一文不值。”

    ......

    徐寒在说完这话之后,便彻底失了再与这三人言说的兴致。

    他的身子猛然动了起来,他手中的刑天剑血光亮起,直直去向其中一人的面门。

    淡黄色的剑意包裹着刑天剑的剑身,隐隐间一头蛟龙裹挟在剑身之上,威势之巨,令天狩境强者都暗暗胆寒。

    另外二人见徐寒出手如此狠辣,心头一惊,却不得不赶忙出手从两侧袭杀徐寒以此救援同伴。

    可那时,徐寒体内的气息一阵,一紫一红两道虚影猛然浮现。

    紫色身影生得龙头雀身,周身妖气纵横。

    红色身影状如修罗,血气密布,杀机盎然。

    他们纷自浮现在徐寒的左右两侧,抵挡向那杀来的二人。

    真灵!

    二人的脸色一变,这浮现的两道虚影分明便是真灵。可徐寒才刚刚抵达通幽境如何能够在这样断的时间内,凝出真灵?

    这样的疑问化为了惊恐浮上他们的眉梢。

    但下一刻,脸上的惊恐之色,便瞬息凝固。

    时间好似静止了一般,三位天狩境强者的身子都在那时停滞了下来。

    而徐寒的身子却回到了远处,收剑归鞘,紫红两道身影亦纳入体内。

    他的脸色幽寒,却不曾再在那三人的身上注目半刻。

    就在诸人疑惑之时。

    噗!

    只听一声极为细小的轻响在天策府的府门处爆开。

    然后,那三位天狩境强者的身子便在那时由眉心处浮现一道细缝,如毒蛇一般朝着他们的身体四周蔓延。

    数息之后,那裂纹便密布他们全身。

    砰!

    又是一声脆响。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三位天狩境强者的身子便在那时轰然炸开,血肉撕裂,化为碎末,散落一地。

    一招取下三位天狩境强者性命的徐寒,却并未有因此生出半分得色。

    他转过身子,将叶红笺与方子鱼的身子扶起,坐到了府中的石座上。又将地上的玄儿抱起,小心翼翼的捧着将之送到了秦可卿的手中,轻声嘱咐道:“好生照顾它。”

    在做完这些之后,少年沉默的将地上那位脸色煞白的中年剑客的身子提起,如同烂泥一般的将他狠狠的扔到了众多天策军的跟前。

    他的目光在那些天策军浴血的身子上一一扫过。

    数息之后,终于沉声言道:“我不知道,夫子手中的天策府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但从今天起,在我徐寒手中的天策府。”

    “得换个模样。”

    “今日之变,我天策府损失了三十七位骁勇之士。”

    “我不关心这些天狩境的强者究竟是从何而来,但我知道,他们背后的主使,是顾赵二家。”

    “所以,他们必须付出代价。”

    “我们得让他们知道,天策府...”

    “有仇必报,有血必偿!”

    徐寒说罢,周身气势一荡,背上的刑天剑再次被他握在手中,高高举起,他脚以随机迈出,狠狠的踩在了那位中年剑客的头颅之上,那中年剑客的脑袋便在那一脚之下,四分五裂,血迹溅射满地。

    天策府军们面容肃穆,亦在那时举起了手中的刀剑,高声喝到。

    “有仇必报,有血必偿!”

    此音绵绵,于血迹斑斑的天策府府门内,经久不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