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闸口
    年剑客没有心思去在意徐寒为何能够完全无视他一招一式所裹挟的磅礴力量,但徐寒却没有办法不去在意。

    他脑海嗜血的冲动让他没有选择的与天狩境的剑客交了手,但同时那股近乎无情的理智却又让他不得不细细思索究竟是什么让他做到这一点。

    他像脑子住着两个灵魂一般,一个嗜血狂暴,一个冷静偏执。

    他隐隐意识到似乎这所有的变化都来源于自己手的刑天剑。

    这把天下追逐的神剑,在徐寒手蒙尘数年之后,终于第一次展露出了他的特别之处。而是这样的特别却让徐寒几乎迷失自我。

    体内那嗜血的冲动愈来愈强,徐寒不知道如此发展下去,自己究竟会变得如何,他当然想挣脱这样的控制,可有些东西却不是他想能做到的,他像是丧失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一般,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那只由男人所催动的巨蟒真灵呼啸着冲向了徐寒的面门。

    巨蟒乃是真灵,其所拥有的力量层次又高出所谓的真元一筹,徐寒自然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那时他握着刑天剑的右臂却再一次的自作主张将他手的剑高高抬起,不闪不避的迎向了那袭来的巨蟒。

    徐寒的心头一震,一切在那时来之不及。

    轰!

    伴随着一声闷响,刑天剑狠狠的与那巨蟒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徐寒终究不再如之前那般幸运,巨大的冲击力自剑身传来,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

    “死吧!”那年剑客见自己的攻击第一次对徐寒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顿时脸的狂热之色,再次浓郁了几分。

    他声嘶力竭的吼道,体内的真元愈发狂暴涌入那巨蟒的体内,他已经顾不得其他,只想着要杀死眼前的徐寒。这个少年给他带来的压迫感着实太强了一些,那阴冷的气息让他生出一股近乎窒息的感觉。

    他想要从这样的感觉逃脱出来,而杀死徐寒是最好的办法。

    ......

    剧烈的痛楚从四肢百骸的传来,那感觉几乎将徐寒撕裂。

    他又恢复了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但他却已经骑虎难下,他在之前错失了避开这巨蟒袭击的机会,此刻二者碰撞到一起,他若是收回手的剑,等待着他的只有被巨蟒吞噬的下场。

    他不得咬着牙,用尽全身的气力持剑抵御着那巨蟒。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巨蟒身传来的力量不断冲击着徐寒的身躯,他的五脏六腑那股巨大的力道的冲击下,开始渗血。

    他知道若是如此下去他依然免不了被巨蟒所携带的威势吞噬的下场。

    而在他几乎快要抵御不住之时,他的脑海却忽的传来一道声响。

    “你想要活下去吗?”

    那声音沙哑低沉,宛如鬼魅。

    “你想要为玄儿报仇吗?”

    还不待徐寒给予他任何反应,那声音又一次问道。

    徐寒本有些不清的神智在那声音的蛊惑下,愈发的恍惚。

    他自然想要活下去,自然想要杀了眼前这男子为玄儿报仇。

    这样的念头方才升起,根本不待他回应。

    “好!”体内那蛊惑的声音便如此回应道。

    铮!

    于是,在那一刻,他手的刑天剑忽的发出一声剑鸣,红色的剑身光芒大作。

    猩红色的光芒耀眼无,又带着一股宛如自黄泉之下传来的阴冷气息,瞬息便笼罩了整个天策府的府门。

    嘶!

    那只由年剑客所唤出的巨蟒在那血光的照耀下发出一声悲戚的嘶鸣,它像是遇见了天敌一般,再也顾不得袭杀徐寒,反而是在那时不断的抖动着自己的身躯,而一道道宛如灼伤一般的焦黑也随即浮现在它的身躯。

    这样的异变不仅让一旁的叶红笺与方子鱼看得目瞪口呆,屋外的众人也在那时感受到了那股阴冷的气息。

    年剑客带来的四位帮手纷纷一愣,也顾不得与那些天策军纠缠,赶忙杀入了府,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彻底呆若木鸡。

    那巨蟒在血光的照射下,很快便变得通体焦黑。

    然后刑天剑的剑身在那时愈发狂暴的颤动起来,剑身的血光亦明亮了几分。

    那只通体焦黑的巨蟒在血光之下慢慢被牵引,然后彻底被吸入了刑天剑的剑身之。

    “这...”

    这样的变故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

    真灵虽然因为修士的不同,所展现出来的模样也不尽相同。

    但归根结底,真灵都是修士的所有物,像一个人的手臂、脚踝一般,可以被斩断、被会没,他却从来没有可以夺走为之所用的可能。

    可徐寒却偏偏做到了,他用手那把造型古怪的长剑,将年剑客耗尽心血凝练出来的真灵吸收进了剑。

    “噗!”那位年剑客也在失去了与自己心神相连真灵那一刻,身躯一震,嘴里顿时喷出一道血箭,周身的气息随即变得萎靡,而脸色更是煞白无,显然已是受了重创。

    而徐寒呢?

    他在手的长剑在吞噬掉那真灵之后,剑身耀眼的光芒忽的尽数收敛,然后剑身之一抹涌动的红色事物顺着剑身不断的下移,最后来到剑柄处,在那里微微停顿,便在下一刻猛地通过剑柄涌入了徐寒的体内。

    徐寒的身子随即猛地一震。

    他下意识的想要扔掉那罪魁祸首的刑天剑,可那时那把刑天剑的剑柄处却忽的伸出一道道犹如细蛇一般大小形状的红色事物,它们不断的缠绕爬升,很快便将徐寒的手掌包裹,让徐寒无法挣脱刑天剑。当然它们显然并不满足这样的成果,在那之后他们又相互缠绕着继续往徐寒的手臂爬升去。

    这样的异变让徐寒意识到了不妙,可他刚想阻止,那方才透过剑身涌入他体内的红色事物却忽的在他体内爆开。

    一股狂暴的力量开始在他的身体肆虐。

    巨大疼痛感传来,他脑袋瞬息变得空白。

    而那股力量却在短暂的肆虐之后,忽的涌向他的剑种。

    竟然这样自主的在剑种的转化下纷纷化为了剑意。

    那力量极为磅礴,似乎是由那道真灵演化而来。而真灵几乎包括了一位天狩境强者所能拥有的全部力量,对于徐寒来说这股力量的强大程度可想而知。

    若是让徐寒自己来驱动,想要将这些力量全部转化城剑意,估摸着怎么也得化去三四个月的时间,可这时在某种徐寒难以理解的力量的驱动下,那些力量却在几个呼吸间便尽数化为了剑意。

    于是徐寒的体内堆积起了几乎要将他身子撑爆的可怕剑意。

    他们需要寻到一个突破口。像泛滥的洪水需要寻到一个闸口倾泻一般。

    而三元之尚未破开的天元,显然是这个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