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毒蛇
    中年剑客率先发动了他的攻击。

    他很克制自己的力量,因为他知道虽然说是单打独斗,但有那位叶红笺在旁坐镇,对方是绝对不会看着他将徐寒杀死,更何况他还需要依仗着生擒徐寒,逃出此地。

    所以,他将自己的力量控制在能将徐寒的战力瓦解,同时不伤他性命的地步。

    他的速度很快,剑锋裹挟着剑意转瞬便杀到了徐寒的跟前。

    按照的预料徐寒在这时会提起他手中那把剑,然后与他硬撼,他便可以在这时利用周身磅礴的真元,将这位徐府主体内的真气震散,从而让他束手就擒。

    而事实上他的计划的确很顺利。

    至少前半部分很顺利。

    徐寒确如他所料一般抬起了手中的长剑,迎上了他的剑锋。

    叮!

    伴随着一声脆响,剑锋相遇。

    那剑客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得色,他体内的真元一震,便在那时如潮水一般自他体内涌出,透过他的双手传到了他的剑尖。

    “嗯?”然后,中年剑客的脸色忽的一变,瞳孔猛然放大。

    他虽然克制了自己的力量,但方才那股真元依然足以让任何通幽境的修士束手就擒,更何况只有三元境的徐寒?可这时的徐寒却面色阴冷,并无任何异状,他所激发的真元犹如泥牛入海一般,了无生息的消失不见。

    这般变故让那剑客心头一震,他一咬牙,体内的真元再次翻涌而出,一股比之前还要狂暴几分的力量袭向徐寒。

    可是,这股力量涌出之后。

    徐寒手中的剑却在那时亮起一阵淡淡的血光,徐寒的身子非但没有任何的异状,反倒是周身气势在那时有了些许提升。

    这样的提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以那剑客的眼界却看得真切,徐寒体内的地元在那时竟然破开了。

    临阵突破?

    他脸色一变,这样的突破虽然远不至于扭转战局,可两次出手都未有取得战果,二者联想在一起,其间的猫腻,让他有些不安。

    “阁下就这点本事?”

    而徐寒的声音却在那时响了起来,中年剑客一愣,他抬头望去,却见那少年脸色阴冷,眸中隐约泛着一抹淡淡的血光,与他剑身上的光芒如出一辙。

    “那就该我出手了。”徐寒再次言道,中年剑客闻言,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觉剑身上传来的力道忽的大了几分。

    他这样要运集周身的真元抵御,可那股力量却在那时陡然变得狂暴起来。

    他一个不慎,身子便在那股狂暴的力量下被生生击退,直到倒退出数丈开外这才稳住了身形。

    ......

    中年剑客用了几息的时间平复下了自己翻涌的内息。

    然后沉眸看向徐寒,那少年此刻正提着剑,不急不缓的朝着他迈步走来。

    他手中的剑,眸中的光,周身溢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阴冷与狰狞的味道。

    他慢步走来。

    黑色的马靴敲打在青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轻响。

    猩红色的长剑是淌着紫红色的鲜血,一滴有一滴倾洒在路面上。

    剑客知道那是方才那只妖物的血。

    这莫名让剑客有些心颤,他并不清楚为什么,但他在那时确实自心底生出了一股恶寒。

    是的,他有些害怕。

    但这样的害怕,很快便被他从脑海中挥洒了出去。

    这是一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他可是天狩境的强者,只要击败了眼前的少年,他便可以获得巨大的财富,他没有理由去害怕徐寒。

    这样想着,中年剑客的双眸一沉,背后猛然浮出一道巨蟒的虚影。

    他决定以全力击溃眼前这个少年,平复自己心头不知由何升起的恐惧。

    “去死吧!”

    他发出这样一声怒吼,脸上的神情因内心的狂热而变得狰狞,又因狰狞变得有了几分扭曲。他犹如未觉,只是在那时疯狂的催动着自己体内的真元,周身的速度亦在那时被他提升到了极致,只是转瞬的光景,他便再次杀到了徐寒的跟前,背后的巨蟒发出一声巨大的嘶鸣,缠绕着他的剑身,呼啸而去,张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咬响徐寒的头颅。

    可即使面对男人如此凌冽的攻势,徐寒脸上的神情却依然淡漠。

    他处于一种很玄妙的状态。

    一种徐寒自己也说不真切的状态。

    当玄儿的血溅射他的身上,他剑上时,他被一股无边的愤怒所笼罩。

    那股愤怒几乎将他整个人由内自外的彻底吞噬,而与此同时,那把曾被天下人所追逐的刑天剑,在侵染过玄儿的血后忽的涌出了某些东西,窜入了他的体内。

    他说不真切那是什么,只是当东西涌入之后,一股浩瀚如海的杀意自他的心头升起。

    他生出一股想要将眼前的一切,无论敌我尽数毁灭的冲动。

    他不得不用尽全身的气力方才能压制下这股冲动。

    但这样的冲动并不会因此的而散去,反倒是因为徐寒有意的压制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徐寒知道他必须将这股冲动发泄出来,而那位伤了玄儿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是再好不过的目标。

    当然,这样犹如着魔一般的状态自然是与所谓的玄妙扯不上半点关系。

    最为的神奇的是,即使在那嗜血冲动几乎充斥着徐寒脑海时,但对于战斗,他却出奇的冷静。

    譬如现在,那剑客唤出的真灵以及剑锋分置从上下两路朝着徐寒袭来,速度极快,又势大力沉。

    若是放在平时,徐寒很有可能顾头不顾尾,被这凌冽的攻击所击退。

    可这时的徐寒却出奇的冷静,他看着那剑锋与恶蟒袭来路径,脑海中如有神助一般的精确的算出了二者抵达的时间。

    然后他握着刑天剑的右臂便在那时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

    叮!

    嘶!

    伴随着一前一后的剑鸣与嘶吼。

    徐寒手中的刑天剑被他以一种看上去颇为古怪的姿势竖起。

    剑柄处左斜,剑锋处右歪。

    但这样奇怪的姿势,却出奇的将上下二路袭来的剑锋与真灵不偏不倚的挡了下来。

    “嗯?”中年剑客发出一声轻咦。

    这一次他并未有隐藏太多的实力,这天狩境强者全力爆发出来的速度是何其之快?徐寒却尽数接了下来,而从他这古怪的姿势,男人不难看出,这一切似乎都是徐寒有意为之,并非瞎猫碰上死耗子。

    男人心头的警惕在那时更甚了一分。

    他不明白眼前的徐寒为何像换了一个人一般,更不明白他分明才三元境的修为又是如何能与自己抗衡的。

    他想不明白,但也不愿意再想下去。

    这是搏命的战斗,任何的分神都有可能导致一步错,满盘皆输。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徐寒似乎有了让他全力以赴的资格。

    这样想着,剑客终于决定不再留手。

    他周身的气息在那时一震,剑锋被他收回,那只恶蟒也在同时回到了他的身后,吐着信子警惕的看着徐寒。

    然后,他周身气机一凝,眸中爆出一道神光。

    手中的长剑便在再次挥出。

    这一次,他的剑锋快得几乎是只剩一道残影,旁人根本难以捕捉到他出剑的痕迹,背后的蟒蛇亦在那时身形缩小了几分,缠绕在那剑锋之上,朝着徐寒袭来。

    这二者相加的威力远非一加一等于二那般简单。

    他的剑意与真灵都是自身凝结出的事物,汇集在一起,血脉气机相连,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几乎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巨大的罡风被他这股力量所激起,入冬后天策府中满地的落叶在罡风下被搅动,胡乱扬起;枯败的树枝摇曳,哗哗作响;甚至就连徐寒的衣衫也在那罡风下被尽数撕裂,露出了那衣衫包裹下精壮的身躯。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他觉得在这样一剑之下,徐寒再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抵挡下来。

    可事实却远比他的想象要残忍百倍。

    徐寒在男人发动攻势的瞬间亦动了起来。

    他出剑很慢,与男人的速度相比,二人就像是瞄准猎物的毒蛇与懵懂无知的羊羔一般。

    但很奇怪的是,即使是这样的慢的一次挥剑,徐寒的剑锋依然在男人的剑招到来之前,不偏不倚的横在了二人之间。

    叮!

    然后伴随着二者剑锋的相遇,一声脆响荡开,徐寒再一次挡下了男人的剑招。

    中年剑客的心神在那时不可避免的有些动乱,他不明白徐寒是怎么做到的,这样的事情着实太过不可思议了一些,以至于让他忘了去思索,即使徐寒洞察了他剑招的路径,那仅仅三元境的徐寒,又是如何接下他这剑招之中所裹挟的磅礴力量呢?

    他没有心情去思索这些。

    徐寒眸中的血光越来越重,他剑身上的光芒亦随之愈发明亮,而萦绕在徐寒躯体上的阴冷气息亦浓郁几分。

    在那股气息下,男人心头的恐惧再也遮掩不住。

    “去死!”而恐惧则在数息之后化为了疯狂。

    他发出一声怒吼,体内所有的真元都在那时被他调集,灌注到那真灵体内。

    蟒蛇虚影在受到那股磅礴力量的滋养之后,躯体再次凝实了几分。

    嘶!

    它发出一声嘶鸣,眸中泛起了幽冷的绿光,然后身子弓起。

    在下一刻,它竟脱离了男人的剑身,直直的朝着徐寒毫无防备面门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