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新朝
    顾家与赵家都是大周数一数二的巨富豪门。

    而与殷家不同的是,顾赵二家并不是简单的商贾世家,赵家家主赵行正乃是九卿之一的太仆,掌管宫廷御马和国家马政。而顾家家主顾司锦怎是九卿之一的治粟内史,掌管这大周的租税钱谷和财政收支。二者身居要职,又与祝贤关系密切,在朝堂上可谓炙手可热的人物,即使那些土皇帝一般的州牧藩王,见到了他们都得卑躬屈膝的叫上一声顾大人、赵大人。

    这天。

    大周炙手可热的赵大人与顾大人于长安最好的酒楼桂花斋的包厢中相对而坐。

    赵行正三十岁出头的模样,身材高瘦,下巴处蓄着三寸长的山羊胡,眼珠子微鼓,鼻梁高挺。

    顾司锦年纪比赵行正大出不少,已经四十出头,身材微胖,肚腩凸起,即使京城里最好的裁缝也遮不顾大人腹间的肥肉。

    “殷家这次算是彻底被那徐寒抓住了把柄,估摸着差不多也到了穷途末路了。”赵行正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顾司锦不动声色的言道。

    “殷家风声鹤泣,似乎已经开始在想着举族搬离长安,想要躲过这场灾劫,那府主大人可不简单,昨日我顾家便有两处赌场被那徐大人给查封了。”顾司锦瓮声瓮气的言道,嘴边的胡须一阵抖动,显然对于那位徐寒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

    说到这儿,他还不忘眯着眼睛看向赵行正,试探似的问道:“说来也奇怪,我们都已经将这买卖做到了暗处,这徐府主怎么还能查到?难不成...”

    “前天我赵家也有一处私田被盖上了来路不正的由头,被那位徐大人没收。这私田当初为了不落人话柄,可是几经转手才收入赵家,那徐大人可却将其中的过程罗列得清清楚楚,就好似他亲手操控过此事一般。”只是顾司锦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那位赵行正打断。

    掌管大周马政的太仆大人在那时眸中一冷,直直的盯着顾司锦又言道:“祝首座这些日子忙着接待那位即将抵达长安的仙人,对于徐府主可是任由他胡闹。殷家已经做了第一枚弃子,顾大人若是还想着疑神疑鬼,那就等着被那神通广大的徐府主抓住把柄,步殷家后尘吧。”

    浑身肥肉的顾司锦在那时愣了愣。

    这长安城的豪门,摊子铺得越大,摊子下的勾当便越龌蹉。

    这藏只藏得住一时,只要那位徐府主铁了心的要与他们为难,那就是神仙在世恐怕也兜不住这么一个烂摊子。顾司锦在那时眼珠一转,顿时脸上便荡开了浓郁的笑意。

    “赵兄这是什么话,那徐寒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你我赵顾二家自然是要携手联袂,共同进退。”他笑呵呵的说道,还不忘站起身子给赵行正满上一杯茶水。嘴里亦在那时问道:“只是那徐寒毕竟握着冀州,祝首座如今都不敢拿他如何,我们能做些什么?”

    “祝首座不是不敢动他,而是时候未到。”赵行正眯着眼睛,很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这位治粟内史给他倒上的茶水,摇头晃脑的言道:“苍龙军的重建还未完成,若是这时动了徐寒,那冀州与大黄城谁来守?说到底,祝首座也只是在等一个时间罢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撑过这段时间,届时那位徐府主还不只是我们手中随意把弄的玩偶?”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你观那徐寒不依不饶的模样,谁说得清,在苍龙军重建之前,他会想疯狗一般要死多少人?”顾司锦虽然肚子上长满了肥肉,但能坐上这九卿之一的治粟内史的位置,他脑子里可装得不是横肉。“对于祝首座来说,你这太仆也好,我这治粟内史也罢,谁来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足够听话,我们若是倒台,等到他重建起苍龙军,可以替换之人大有人在。现在他放任徐寒,我们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顾司锦很快便理清楚如今顾赵二家面临的局势。

    这一点倒是让素来轻视他赵行正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便压下了脸上的异色,沉声言道:“虽然首座大人忙着应付那位仙人与重建苍龙军,但远未有到能将你我弃之不顾的地步,毕竟我们可不是那殷家。我想,这一切都应该有一条线,只是那徐府主显然还没有触碰到那条线,而我们也自然不能看着他来触碰那条线。做臣子的终究得为主人分忧,顾大人应当明白这个道理吧?”

    这话出口,那位顾大人的脸色微微一变,臣子、主人这样的辞藻,无论怎么看用在形容他们与祝贤的关系都显得有些不合理,甚至不无僭越之嫌。

    “慎言啊,赵大人。”他轻声提醒道,毕竟如今那徐寒可是如同疯了一般摇着他们这些长安的达官显贵不放,这样的妄言若是传了出去,搞不好会招来大的祸端。

    “呵呵。”但素来谨慎的赵行正却在那时淡淡一笑,他瞥了那位满脸急切的顾大人一眼,淡淡言道:“顾大人可知道祝首座如此大张旗鼓的请那位仙人入京所为何事?”

    “嗯?”顾司锦从赵行正这般奇怪的态度中似乎嗅到了某些不一样的味道,他的身子朝前凑了凑,一脸恭敬的言道:“还请赵大人解惑。”

    赵行正脸上的笑意更甚,他慢慢悠悠的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递到了那顾司锦的手中。

    “传闻这是那位仙人费劲千辛万苦在太阴宫求得的卦象。”

    顾司锦一愣,他接过那事物,却见只是一张纸条,便在那时定睛望去,待到看清那纸条上的字迹,这位在大周也算沉浮多年的治粟内史脸色一变,拿着纸条的手更是一抖,那纸条便在那时掉落在地。

    赵行正对于顾司锦这样反应似乎早有预料,他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漠,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那已然满头汗迹的顾司锦,言道:“大周要变天了。”

    “顾大人,这究竟是要止步于大周的九卿之位,还是要更进一步,做新朝开国的王侯,可要想清楚了。”

    顾司锦脸色在听闻此言之后,一阵变幻,最后终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他看向赵行正,拱手言道:“还请赵大人指教。”

    赵行正见状,脸色顿时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要做王侯,咱们就得拿出王侯样子,替圣上好生治一治那位徐府主。”

    他这般说完,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几分,隐约间带着那么些许狰狞的味道。

    就好似那林间的恶狼,嗅到了肥 美猎物,双眸泛光,嘴露獠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