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风雪、刀客、男人。
    ,!

    陈国以西,大夏以东,大周以北。

    有一座唤为牙奇的山峰。

    峰上一座宫门,唤作太阴宫。

    那是天下儒生都想要去上一次的地方,也是寻常人眼中圣地与先宫。

    这天的牙奇峰脚下,下着雪。

    白眉黑发的男人紧了紧身上的衣衫,又将几根木柴扔入了火堆,但寒意依然未有消除。

    长夜漫漫,让素来习惯忙碌的他有些不适应。因此他想了想,抬头看了看身旁那位正襟危坐,宛如雕塑一般的刀客,问道:“唉,我们还要等多久才能上山?”

    正襟危坐的刀客,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刀,不曾抬头。

    “山就在眼前,想上去,去便是了。”

    白眉黑发的男人闻言尴尬的笑了笑。

    “这山太高,没仙人指路,我这肉身凡胎上不去。”

    刀客闻言抬眸忘了男人一眼,又低下头端详着自己手中的刀。

    “我是杀人,你是解惑,同不了路。”

    白眉黑发的男人似乎丝毫没有听出刀客话里的婉拒,他笑呵呵的言道:“你是求死,我亦是求死,殊途同归,同路同路。”

    那刀客闻言思虑了好一会光景之后,却着实找不到反驳的理由,终是沉默了下来。

    男人见状,脸色一喜,却是没有了当年身为玲珑阁掌教的半分气度。

    “那我们何时动身?”他不无急切的问道。

    “寻死这么着急作甚?”刀客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等死的滋味可不好受。”男人回应道。

    刀客闻言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言道:“好好享受吧,死的滋味可不好受。”

    “说得跟你死过一样。”男人嘀咕道,对于刀客的话不以为意。

    风雪更大了些。

    在说完这话之后,男人与刀客之间再次陷入沉默。

    风雪的吹动下,篝火摇曳,似乎又有熄灭的趋势。男人不得不再往火堆中填入些许柴火。

    或许是一人面对这漫天风雪终究太过无趣了些,男人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忍不住又再次挑起了话题:“你究竟在等什么?”

    他们在这牙奇山的山脚下,已经呆了一个月的光景,刀客始终没有上山,男人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在等些什么。

    刀客闻言依然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他将手中的刀,忽的提起,插入了眼前的雪地中。

    “这刀如何?”然后如此问道。

    白眉黑发的男人沉着眸子看了看那把刀。

    那是一把很寻常的刀。

    刀身倒是被洗得洁白,但刀刃上那密密麻麻的豁口,却宛如恶兽狰狞的牙齿,在向世人诉说着他曾经的辉煌,而木制的刀柄上更是挂着一道红色的流苏,虽然同样被用心清洗过,但那上面的色彩却有些斑驳,显然是很多年前挂上的东西。

    而出于有求于人这样的心理,曾经的掌教大人,在那时很是违心的由衷感叹道:“好刀!”

    得到这样回答的刀客脸上浮出一抹真切的笑意。

    “当然是好刀。”他如此说道,脸上的神色倒也不再冰冷,好似因为男人的话而对他生出了不少的好感。“这把刀是我妻子给我的,柄上的流苏是我女儿亲自辫的。”

    似乎这是二人相遇以来,这刀客的嘴里第一次吐出这么多话来。

    火光映着的刀客的脸,那张如雕塑一般的脸庞在那时似乎在笑。

    曾经的掌教大人有些恍惚,他忽的感到,原来这刀客与自己一般,很是孤独。

    “现在呢?”男人不由得再次问道。

    而刀客脸上那方才荡开的笑意,便在那时散去。

    男人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

    二人就这样又在那山下静坐良久。

    这一次,那刀客率先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这么好的刀,若是跟着我一起死了,真是可惜。”刀客说着,再次将刀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之上,用不知从哪里掏出的灰布擦拭着刀身。

    他很喜欢这么做,似乎只要一得空闲便要如此,在二人这交流并不多的一个月光景里,男人已经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

    或许是觉得经历刚才的事之后,二人的关系应该已经好上了不少,所以男人在看了一会之后,不由得又说道:“见血的刀,才是真正的刀,擦得再干净,也有猩红的一日。”

    刀客闻言抬眸看了男人一眼。

    “真正的刀客,手中的刀,染血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让不该染血的手,永远的干净下去。”

    男人闻言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很快又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刀客的话不置可否。

    “所以呢?你还是未有告诉我你在等什么?”他索性错开了话题,因为这个话题会让他没来由的想到那个此刻应该身在长安的女孩。

    刀客似乎并未察觉到男人的异样,他在那时笑了起来,理所当然的言道:“等这把刀的下一个主人。”

    “是谁?”男人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我不知道。”刀客如实回应。

    这让男人愈发的迷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只知道我的传人在路上,他是谁,长什么模样,我与他素未蒙面,怎能清楚?”刀客言道。

    男人自认为也算是见多了这世上光怪陆离的事情,可刀客的话落在他的耳中却依然免不了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既然从未见过,他凭什么就认定那来者就是他的传人?这未免太过草率了一些。而且这牙奇可不是其他什么地方,又哪有人无事会来到这样的荒山野岭?

    无论怎么看刀客的回答,在男人听来都觉得有些无稽。

    不过那刀客似乎早就料到了男人的反应对此倒也未有表现出太多诧异,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便再次将自己的注意力落在了自己双膝上的刀上。

    男人见状,暗暗想着这位刀道宗师是不是一个人呆得久了,糊涂掉了。

    正要张嘴劝解之时,可那刀客却在那时忽的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他站起身子望向远处,如雕塑一般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来了。”

    “嗯?”男人闻言亦是一愣,他寻着刀客的目光朝着远处望去。

    却见那风雪之中一道瘦弱的身影背负着刀剑,正摇椅晃的朝着此处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