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追羽
    ,!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

    无论是对于大周,还是陈国来说都是如此。

    蒙梁仰头望了望从夜空中飘落的雪花,想着,这样的雪夜,若是有块烤得金黄的红薯吃,就再好不过了。

    离山可比不得玲珑阁,近万的剑客奉行着以剑为友,以剑为生的信条,过着如苦行僧一般清淡的生活。

    用他师傅的话说,离山的剑客,是最纯粹的剑客。

    当然,那个师傅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师傅了。

    他被卖给了剑冢,以一个他不知道的筹码。

    但蒙梁的心里,却始终还是下意识的将离山当做他的师门。

    而在这样的雪夜里他总是回想起自己在冰天雪地离山山巅偷偷跑出来,在雪地里升起一堆篝火,烤上一两个红薯的日子。

    然后,下一刻他便会想到那个大周的女孩。

    因为他听陈玄机,那个女孩似乎也很喜欢这东西。

    蒙梁很高兴。

    他觉得这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

    有些事,就是命中注定。

    当然,在这个时候,在这金陵城的皇宫外,在这十万虎狼骑的身前,想着这些,的确不是一件太合时宜的事情。

    毕竟那些虎狼骑此刻刀剑出鞘,坐下狼马双眸泛红,早已是杀气腾腾。

    而他身侧的蒙克与陈玄机亦是神色肃然的望着不远处那座高耸的宫门。

    他们就像是一支支满弦的箭,只待一声令下,便会呼啸而去。

    而至于那所谓的“令”,便是宫中那位皇帝的丧钟。

    是的,老皇帝陈庭柱就快走到自己的末路,宫里的御医直言不讳的告诉了蒙克,他熬不过今晚。

    于是各方人马都在这金陵城的皇宫外厉兵秣马,只待那位皇帝驾崩的消息传出。

    ......

    他们已经等了许久。

    从酉时一直等到丑时。

    蒙梁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无趣。

    谁当皇帝他并不关心,他只是相信自家父亲的判断。

    父亲说其余几个皇子都是酒色之徒,执掌陈国,必招来祸患,所以他冒死去到了大周,请回了陈玄机。

    所以他的师傅将他不分青红皂白的送给了剑冢,他也不曾真的怨恨,他始终相信,他们做事由他们的道理。

    蒙梁斜眼看了看一旁神色肃然的陈玄机,有手肘碰了他一下,然后侧过身子轻声问道:“我听说子鱼去了长安,近来可有与你通过书信?”

    显然相比于眼前的局势,蒙大公子更关心的却是大周的姑娘。

    神色肃然的陈玄机闻言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蒙梁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但在这微微的迟疑之后,陈玄机还是如实言道:“前几日来过书信,说是在长安过得还不错,徐兄的本事了得,似乎已经在长安站稳了脚跟。信里子鱼可没有少夸赞徐兄。”

    “徐寒?”蒙梁皱了皱眉头。他很快便回忆起那个右臂绑着白布,身旁总是跟着一条黑猫的少年。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徐寒...跟子鱼什么关系?”

    蒙梁努力的让自己这样的询问看上去足够的云淡风轻,足够的不露痕迹。

    但这异样的作态却是瞒不过陈玄机的眼睛。

    身着白衣的天才剑客微微一愣,他从蒙梁那少有的有些羞涩的神情中终是看出了些许端倪。不悦这样的情绪第一次漫上他的心头,不知是出于某种心思,他在一愣之后,言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子鱼似乎很喜欢跟徐兄弟待在一起...”

    这话方才说完,还不待蒙梁给予回应。

    铛!

    那时,高高的宫墙内忽的响起一声绵长的钟声。

    铛!

    铛!

    ......

    那声音一声接着一声,足足响过九次方才停下。声音低沉暗哑,又绵长凄厉,如丧考妣一般。

    而事实上对于近日的陈国百姓来说也确实如此,他们的皇帝死了。

    那是陈庭柱的丧钟。

    只是皇宫外的几方人马却并无一人有心思去感叹这位帝王的落幕,他们纷纷在那时召集起手中兵马,从皇宫的几处宫门,如潮水一般涌入了皇宫。

    金陵城中在这时聚集起了陈国几乎所有的精锐部队。

    杀戮在夜色中拉开帷幕,这一夜的金陵城注定被血色笼罩。

    ......

    己方人马都很清楚,从他们杀入金陵城那一刻开始,今日的一切便注定只有你死我活,并无半点退路可叹。

    没有所谓的盟友,举目皆是敌人。

    在所有敌人倒下之前,你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刀与剑。

    蒙梁不是没有杀过人。

    只是当长乐宫的宫门前对挤满厚厚的尸首时,蒙梁却有些作呕。

    虎豹骑着实太强了一些,狼马作为陈国特长的异种,他有着恶狼一般的獠牙,亦有着战马一般强悍的身躯,甚至血脉之中还有着那么些许稀薄的妖族血统。

    几位皇子带来的人马在虎狼骑的碾压下,犹如败革一般被冲得七零八落,而唯有那位七皇子带来的一群黑衣甲士方才有那么些许一战之力,但终究因为数量太少敌不过这精良的铁骑,败下了阵来。

    浑身是血的蒙梁,有些麻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割下了七皇子的头颅,当那炙热的鲜血溅射到他的脸上,他才回过了神来。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他的鼻尖,他皱着眉头,看着满地横尸。这样场景在诺大的皇宫中随处可见。

    今日死在长乐宫的士卒究竟有多少?

    十万?二十万?蒙梁数不真切,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对于本就积弱的陈国来说,注定是一场灾难。失去了太多的士卒,便注定无法与虎视眈眈的夏周二国抗衡,而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蒙梁的内心深处第一次对于自家父亲的某些言论产生怀疑。

    “去吧,去拿你的诏书。”将那位七皇子的头颅犹如皮球一般丢在了一旁之后,身上带着些许伤痕的蒙克大步走到了陈玄机的跟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侄儿,如此言道。

    一身白衣白发染尽了鲜血的陈玄机,在那时抖落了剑身上的血迹,收剑归鞘。

    他沉默的看了自己的舅舅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迈步走入了那做幽暗的宫门。

    万千的尸骸围绕着宫墙,那做象征着无上权利的宫门,此刻就像是一座冥神的宫殿,死寂幽冷。

    蒙梁看了看那迈步上前的少年,又看了看身旁眉宇阴沉的男人,他们似乎都没有为这场杀戮而感到半分的愧疚或是不安。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们对此便早有准备,而偏偏,蒙梁却没有,于是凭生第一次他忽的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那般陌生。

    ......

    白衣白发少年推开了长乐宫的宫门。

    门中负责侍奉的太监与宫女早已被屋外的打斗吓得脸色煞白,他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俯首帖耳,身子瑟瑟发抖,甚至连抬头看上一眼那少年的勇气都不曾升起。

    宫中的烛火通明,将金黄色的宫墙与幔布照得熠熠生辉。

    屋内的金碧辉煌与屋外的人间炼狱好似两个世界。

    陈玄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早就可以从容的面对眼前的一切,可当他故地重游,回到了当年他母亲死去宫门时,他的内心依然止不住的翻涌。

    钟长恨说过,人当如剑,直如尺,静如水。

    可他似乎不太能做到这一点,他有些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但他还是极力的压下了自己心头异样,迈步走穿过了那些瑟瑟发抖的奴仆,走到了那幔布之后,金色的大床旁。

    那里躺着一具尸体,床前放着一封诏书。

    陈玄机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人的模样,伸手拿起了那封诏书。

    诏书的内容,是关于皇位的继承。

    但他并不重要,因为此时他的怀里还有一封诏书,那诏书上写的是他的名字,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是将原来的诏书的撕毁,唤作他怀中那份,然后他便可以走出长乐宫,享受那万人拥戴的美妙场景。

    但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他还是打开了那么诏书。

    他想要看看,究竟谁才是这个帝王最心仪的儿子。

    这只是好奇,并非出于什么他自己都愿意说明的期望,陈玄机这样告诉自己,可他打开那诏书的手却在打颤。

    然后,待到他看清楚那诏书所书写的名讳时,这样的颤抖便变得愈发的明显,几乎到了他难以遏制的地步。

    “果然...你还是回来了。”而那本该死寂一片的长乐宫中却忽的响起了一声虚弱的声音。

    陈玄机触电一般侧头看去,却见那床头上的老人正艰难的眯着眼睛,望着他。

    他能很清晰的感觉老人的目光中,有什么东西在与他的身子一般颤抖着。

    “你没有死...”陈玄机固然想让自己的模样看上去足够的淡定,可他却终究难以遏制住此刻他心底情绪的翻涌。因此,这时的他眉宇颤抖,与那老人的模样如出一辙。

    “我知道...蒙家的虎狼骑无可匹敌,最后能走入这宫墙的终究是你。”老人似乎极力想要在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可他终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因此这样看似简单的事情,他做起来却很是艰难,而最后那露出的所谓的笑容,也缺乏最基本的美感,看上去很是苍白。

    “你为什么还活着?”陈玄机却没有心思去回应老者感叹,他怔怔看着陈庭柱,看着这陈国的皇帝,看着自己多年素未蒙面的父亲,眉宇间是难言的震惊与复杂。

    “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快死了。”老皇帝又笑了笑,“我只是想要看一看,这么多年来,你究竟过得如何,长成了什么模样。”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可否认的是,老皇帝的话在那一瞬间触碰到了陈玄机内心的柔软。但他并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他记得那般真切,当年就是这个老人当着他的面逼死了他的母亲。因此,陈玄机强迫自己收起了那一瞬间升起的柔软,冷着脸色回应道:“是吗?我以为当年你害死我母亲之后,便已经忘记了我这个儿子。”

    老皇帝自然听得出陈玄机话里的怨气。

    他摇了摇头,却并未有再去辩解什么。

    “当年事情...确实是我有愧于你们母子...”他叹息一般的呢喃道。

    “这样的悔过,圣上不觉得来得太晚了吗?”陈玄机却单单的瞟了那虚弱的老人一眼,冷言回应道。

    “生在帝王家,很多事身不由己,这道理,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将死的帝王显然没有力气在与陈玄机做这有关于陈年往事的争论,他说完这话之后,强提起一口气,言道:“你过来,我有最后一件事要与你说...”

    “就当是做父亲的忠告吧...”

    长乐宫中的烛火通明,却照不散老皇帝脸上此刻浓郁的死气。

    或许是出于怜悯,又或许是某些陈玄机自己不愿承认的情感作祟。

    他终究没能狠下心来,去拒绝这个老人最后的请求。

    他躬下了身子,侧耳到了老皇帝的嘴畔。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姿势,陈庭柱不得不使劲浑身的气力微微抬起自己的身子,方才能将干枯的嘴唇凑到陈玄机的耳边。

    他需要确保,他的话,能清晰的传到陈玄机的耳中,却又不被任何人听到。

    然后,他终是鼓起了最后一丝气力,轻声言道。

    “小心...蒙克。”

    陈玄机闻言身子一震,正要说些什么,但陈庭柱的身子却在那时耗尽了最后一丝生机,他栽倒在了床榻上,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陈玄机沉默的看了那老人许久。

    “知道了。”

    半晌之后他方才轻声呢喃道,然后他伸手将老人的身子摆好,又将那份诏书烧成了灰烬,最后拿出自己怀里那早已准备好的事物,迈步走出了长乐宫。

    那时,他忽的觉得,这灯火通明的宫殿,似乎比外面那尸骸遍地的炼狱还要阴冷几分。

    ......

    于是在初冬的十月,统御了陈国三十余年的皇帝陈庭柱走完了自己的一生,谥号追羽

    在外颠簸十余载的皇子陈玄机登基继位,年号来隆。

    平西王蒙克护主有功,被封为秦王,加赐九锡,可参拜不名、剑履上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