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青极而赤,蛟已成龙
    古道左闻言微微一愣,他看着那手持长剑的徐寒,脑袋有些发蒙。

    徐寒是什么样的修为?

    从那位长安城的祝龙起祝公子的口,古道左早知道,肉身第四境紫霄境,内功第三境三元境。在玲珑阁曾凭着这些生生拖垮了祝龙起。

    放眼同境修士,通幽境的祝龙起绝对算得是翘楚的翘楚,他败在了徐寒手下,这着实令人惊,同时也很清楚的向世人展示这位天策府少府主在年轻一代的恐怖实力。

    但那又如何?

    要知道这修行之道,拿寻常修士来说,前三境之间的差距虽然不小,但远不至于无法战胜的地步,而一旦到了后四境。从通幽到天狩到离尘再到大衍境,每一境之间突破的难度都是几何倍的增长,而修行者所拥有的实力也同样会在这样的难度下,而呈现几何倍的增长。

    很不巧的是,古道左已经是第五境天狩境的修士!

    他所拥有的实力远超出所谓的通幽境,至于对付徐寒,他亦拥有足够的自信。

    当然徐寒确实不足为惧,但他身后的天策军却不是好惹的货色,虽然只有寥寥五十人,但其不乏通幽境的好手,而他带来的那些赤狼卫显然无法拟这支劲旅。

    他心里想着这些,暗暗朝着一旁的张洞宁使了眼色,询问他是否有必要去长夜再搬些援军来,若是能请到一两位暗狼卫,那么此战应该便无太大的问题。

    只是那位张大人却好似对于古道左递来的目光闻所未闻一般,他沉眸看着高台的徐寒,半晌之后方才言道:“这里毕竟是长安,大动刀戈终究不妥,既然徐府主想要以武斗解决此事,不若让古统领与徐府主试一番,既不伤了和气,又可解了我们的争端,你看如何?”

    这却如张洞宁所言,在长安刀剑相向传出去终究不太好听,更何况这还牵扯道醉仙楼的女尸案,免不了届时被人说成为了袒护殷家而强夺这案件的归属。

    张洞宁的心思到底缜密,这提出的方案不仅算是迎合了徐寒的话,更是将己方置于了不败之地。

    那一旁的古道左闻此言,也是脸色一喜,暗暗感叹这御史大夫果真不同凡响。他在那时也迈出一步,走到了徐寒的跟前,神情倨傲的问道:“怎么样,徐府主若是不敢接下这一战,那边快些将此案交给张大人吧。”

    虽然嘴这么问,但古道左却清楚徐寒若是聪明一些大抵是不会同意,那么届时真的双方大打出手起来,他唤来人马,也是徐寒自己一手造成,并不是他长夜司仗势欺人。而若是徐寒真的同意了此事,那他可以接着这个机会,好好出一出自己胸口那道恶气。

    只是这话出口,还不待徐寒回应,他身旁的那位方子鱼便忍不住喝骂道:“呸!你多大岁数,姓徐的多大岁数?你那么了不起怎么不去大黄城找侯大统领跟你打一场呢?”

    方子鱼的泼辣可不是寻常人得了的,在徐寒的记忆里似乎除了她的那位师傅钟长恨,这世没有方大小姐不敢骂的人。

    她这随性一为倒是帮了徐寒,周遭那些围观的百姓也纷纷醒悟过来。

    古道左是多大的年纪,起码三十五六,徐寒大出一轮,修行之道虽然不是说年纪越大便修为越高,但毕竟占了近二十年的便宜,这样的单打独斗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加之那位殷家主明显站在了张洞宁一方,顿时民情激愤,喝骂声不绝于耳。

    平日里长夜司在长安城里作威作福也罢了,寻常百姓一没钱二没权,有些什么苦楚也只能是打破牙齿往肚里咽。

    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个天策府,敢去查殷家的案子,却又被百般阻拦,这些百姓们平日积攒的怨气在这时终于是找到了宣泄口,一发不可收拾。

    “长夜司的狗贼!”

    “殷家的犬牙!”

    诸如此类的辞藻不断从人群被喊出,而闻风而来的百姓更是如潮水一般涌入,一时间天策府的府门前喝骂古道左一行与声援天策府的声音不绝于耳。

    古道左的脸色在那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平日里在长安城可谓横着走的角色,哪曾受过这般辱骂。而理所当然的是,他没办法去苛责那已经在天策府的府门外聚集的数千民众,只能将这一切归咎于那位站在府门前的徐寒身。

    因此,他看向徐寒的目光在那时变得愈发的阴冷下来。

    “徐府主到底打还是不打,不若快些给在下一个准话吧。”他沉声言道,语调有些催促的意思,显然他已经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将心底的怒火宣泄到徐寒的身。

    徐寒闻言,并未在第一时间回应古道左的催促,他而是看了看那些周遭的百姓,神情肃然的朝着他们一一拱手。

    “徐某谢过诸位了。”然后他朗声言道。

    他很清楚,天策府之于长安好曾经的大黄城之于大周,都是孤岛。

    无论是宇洛,还是祝贤都已经向徐寒表明了他们的敌意。而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生存下去,必须学会借势,而徐寒所能借到的势,便是民势。

    当然他本想的是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这殷家的案子,将这个在长安素来名声不好的门阀拔除。这样一来名他可以所获长安城百姓的赞赏,利他可以借着查封殷家的资产稳住冀州的局势,这样一来,便可让天策府在长安城彻底站稳脚尖。

    却不想的是机缘巧合之下,反倒是在这古道左的帮助下,早早的便成下了他在这长安城的名声,观这些百姓激愤的模样,想来不出一日今日之事便要传遍长安城。虽然依仗着这些百姓,不见得真的能做些什么,但有道是民声可畏,想来如此以往,那长夜司行事必然会愈发的忌惮。

    而果不出徐寒所料,他这话一出口,那些百姓们脸的神情便愈发的愤慨,甚至隐隐有要围拢过来的架势。

    “诸位冷静一些。”当然徐寒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要是这些百姓真的与长夜司起了冲突,以祝贤的性子,可不会介意大开杀戒,徐寒虽然此举有利用这些百姓的意思,但却远不至于冷血到那种程度。

    他沉声言道,脸的神情肃穆又决然。

    “殷家的案子既然是我天策府查出来的,我徐某必然查个水落石出。不管这背后究竟是谁,徐某都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既然古统领要打,徐某便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告诉大家。”

    “这大周,只要有我天策府一日,有我徐寒一日!”

    “你殷家也好,祝贤也罢。”

    “都休想只手遮天下去!”

    这话出口,徐寒的身子一顿,周身剑意翻涌,便在那时直直的朝着那位古道左杀去。

    他的身子相于那位膀大腰圆的古道左看去是如此瘦弱。

    他的脸庞还那么稚嫩,但那稚嫩的脸此刻所携带决色,却让周遭所有人为之动容。

    “天策府!”

    不知是谁在那时发出了一声大喊。

    于是周遭的百姓纷纷效仿。

    这般的怒吼便在那一刻汇集成了山呼海啸,回荡在天策府的府门前,久久不绝。

    而人群一位身材佝偻的老者听着这样的怒吼,仰头望了望天策府的府门的空,脸色微微一变。

    “青极而赤。”

    “蛟已成龙。”

    他如同呢喃一般发出这样一声感叹,便转过了身子,慢悠悠的退出了人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