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帮助
    五十万大军覆灭在了大黄城。

    这几乎是崔家所有的家底,而崔庭却将之付诸一炬。

    虽然他自己侥幸活了下来,但这并不能改变崔家在邱家与江家两大家族夹击下,寸步难行的现状。

    大夏共有八州之地,分别名为燕、齐、辽、景、雍、营、豫、隆。

    大夏皇族那位生死不知的国师曾有言道,大夏八州,封地不过半数。

    其言下之意便是大夏皇族无论如何都得握住四州之地在自己手中。景州是邱家邱尽平的封地,雍州是江家江之臣的封地,隆州是崔庭的封地,而辽州则为各个王侯瓜分。剩余四州大夏皇族死死握在手中,就是有天大的功劳也决计不会封赏出去。

    对于野心勃勃的邱江二家早已不满足仅有的封地,他们想要更进一步,而最好的办法自然便是将如今的崔家彻底打垮。

    于是这几日的朝堂弹劾崔庭在大黄城兵败,葬送了五十万夏军的奏折如雪片般被递了上去,身为大夏皇帝的李榆林虽然还未表态,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闷气氛已然笼罩在大夏之都横皇城中。

    早朝过后,脸色阴沉的崔庭皱着眉头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他不曾理会任何人。回到家中后,提着两坛美酒便独自一人将自己关在了屋中。诸人见他如此,却是不敢去触这位国柱大人霉头,纷纷暂且放下了手中急着向他汇报的事情。

    关上房门的崔庭打开酒坛便仰面饮下一坛,酒水随着他的嘴角滑落,浸透了他的衣衫,他却不以为意,依然咕噜将一大坛上好的美酒尽数灌入嘴中。但由于喝得着实太过着急了些,这一坛酒近有半数洒落。

    若是那位嗜酒如命的楚仇离见到此景必然免不了一阵感叹崔大国柱暴遣天物。

    一坛美酒饮罢,崔庭将手中酒坛猛地一扔,将之摔碎在地,就像是要将心头的愤恨借此彻底发泄出来一般。

    可惜的是在做完这些之后,崔国柱脸上的神色并未有任何的好转,愤慨之色在那时散去,颓然与悲切浮上眉梢,他的身子一软便在那时瘫坐在了地上。

    ......

    国柱大人将自己关在屋中足足数个时辰,从午晌到天色渐暗,除了唤人送过几次酒以外便与诸人再无半点交流。

    国柱府的谋士们手里拿着各处来的线报,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想要交给崔庭定夺,可每次都被喝得醉醺醺的崔庭骂了出来。

    即使是这些跟随崔庭多年的亲信们也在这时感到一股大厦将倾的无力感。

    邱江二家可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崔家永无翻身之日,就是崔庭醉酒这一天的光景,又不知有几多弹劾他奏折被递了上去。诸人在那时你看我我看你,大抵都生出了另谋他路的心思。

    这树倒猢狲散的道理,古来同理。

    ......

    崔庭再蠢也曾是大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手下那些人的小心思他怎会看不透彻。

    他不是不想管,他是知道没发管。

    一州之地何其辽阔?大夏不知有多少人此刻正眼馋这崔家的隆州。多少人等着这一天,来落井下石,分得一杯羹。没了那五十万大军的崔家,就像是一个坐拥万贯家财的老人,根本没有丝毫余力去对抗那些虎视眈眈的强盗。

    朝堂上的奏折一份接着一份,可崔庭能做什么?他如今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等着那些恶狼商量好如何瓜分他身上肥肉,然后他便会被从里自外的啃食干净。

    他并不是不想做什么,而是他知道现在的他做什么都是徒劳。

    除非他能变出几十万大军,或者破开眼前大衍境,登上仙人之境。而这两者说是难比登天也毫不夸张。

    想到这里的崔庭,自嘲的笑了笑,又端起了眼前的酒杯一饮而下。

    这已经是他今日喝得第七坛酒了,他脑袋有些晕沉,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忽的,一阵寒风吹开了房门的窗户,将案台上的烛火熄灭。

    房间内顿时变得漆黑一片。

    “连你也来欺负我。”崔庭醉眼朦胧的嘟哝道,但最后还是不得不站起自己的身子,摇椅晃的走到烛台前,试着用一旁的火石点燃烛火。

    不过或许是因为喝得太多的缘故,这样简单的事情,他足足试了七八次方才成功。

    他看着重新摇曳的烛火,醉眼朦胧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满意又的疯癫的笑意,他摇椅晃的伸出了手,指了指那烛台,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给我好好的亮着,若是再敢熄了,本国柱便命人将之斩了。”

    此言说罢,崔庭似乎很是享受这样趾高气扬高高在上的滋味,他脸上那疯癫的笑意在那时又浓郁了几分。

    “堂堂国柱大人,如今竟然落到了跟一个蜡烛作威作福的地步,着实可笑,着实可笑啊。”

    可就在这时,一道嗤笑声忽的自他的身后冷不丁的响起。

    崔庭闻言顿时一个激灵,赶忙转过身子。

    却见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然立着一道身影。

    那身影浑身裹着黑袍,帽兜之下一双猩红的眸子泛着诡异的光芒,如鬼魅一般立在那里。

    “你是谁?”崔庭的酒意在那时醒了大半,身子也下意识的退去一步,与那身影之间拉开了一道自以为安全的距离。而心底涌上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

    他可是实打实的的大衍境修士,虽然因为喝了些许的酒,反应不及平常,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这样不露痕迹的突然出现在这国柱府中。因此,淡淡的敌意涌上了崔庭的心头,他暗暗想着会不会是那些仇家派来取他性命的杀手。

    “国柱大人何须惊慌,在下可不是国柱的敌人,相反...”那人如此言道,声线有些沙哑。而他的手也在那时伸出,取下了放在头顶上的帽兜,露出了其下那张苍白、俊朗,但却又有些稚嫩的脸。“在下可是国柱大人的朋友。”

    崔庭愣了愣,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个黑袍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国柱府,那么必然有着不低于大衍境的修为,可对方年纪竟如此年轻,这着实大大的出乎了崔庭的预料。

    因此,他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什么意思?”

    他在问这话时,眸中警惕的目光并未散去,毕竟能在大夏坐上国柱的位置,岂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便放下戒心,若他真是如此,恐怕早就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有哪还又今日的成就。

    那人闻言笑了笑,似乎并不在意崔庭眸中的警惕。

    “在下听闻近来国柱大人过得并不太好,所以特地前来帮国柱度过这个难关。”

    “助我度过难关?”崔庭闻言又是一愣,随即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助我度过难关?你知道我崔庭现在要面临是什么吗?就是他李榆林想要保我也未必能够保住!你是个什么东西?能帮到我?”说罢,他好似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又发出一阵大笑,那模样看上去多少有那么癫狂。

    可那来者面对这样的崔庭依然神情淡漠。

    他张开了嘴,平静的说道:“三十万第三境金刚境的肉身修士,不知这个数量的精锐大军能否帮到崔国柱呢?”

    崔庭脸上癫狂的笑意在那时猛然收敛,他沉眸望向那黑袍人,眯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即使他已经尽力让自己看起来足够的冷静,但在问这话时,他那上下抖动的嘴唇却已然将他此刻翻涌的内心暴露无遗。

    黑袍人似乎早已料到了崔庭这样的反应,他在那时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

    他的形容邋遢,头发散乱,衣衫上满是酒渍,甚至周身还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酒味。黑袍人笑了笑,反问道:“国柱大人以为,这样的你还有什么值得让我欺骗的地方吗?”

    “......”崔庭听闻此言顿时脸色一阵难看,他低头沉默了下来,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他早已什么都不是,只要待到那些虎视眈眈的豺狼们瓜分了崔家苦心经营的隆州,届时他这徒有虚名的大夏国柱,说不得还比不上一座边塞小城的太守。

    “此言当真?”崔庭沉默半晌,终是在良久之后抬起了头,神色复杂的咬牙问道。

    “自然当真。”黑袍人几乎在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同一时间回应道。末了,他又补充道:“只要崔国柱点点头,三日之后,这三十万大军便会出现在隆州境内,供国柱大人调遣。”

    黑袍人说完这话,他便眯着眼睛带着淡淡的笑意,直直的望着眼前这位神情颓废的中年男人。他周身的气息凝练,但又带着一股让人心底发寒的气场。像极了那荒山野岭间迷人心智,勾人魂魄的鬼魅。

    崔庭在黑袍人的目光下,不知为何有些不适。

    咕噜。

    他咽下一口唾沫,半晌之后方才问道:“那代价呢?你们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崔庭自然不会相信这世上能有从天上掉下的馅饼,对方给得出三十万精锐这样大的筹码,那所求之物又当是如何巨大?不搞明白这一点,崔庭如何敢安心接下这样一份馈赠?

    那黑袍人闻言却是淡淡一笑。

    “崔国柱真的以为你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你只用知道,不管如何,情况都不会比现在更差,至少你的国柱之位能够保住,你家主世代经营的隆州可以无恙,甚至只要国柱大人明事理一些,再进一步也是不无可能。”

    黑袍人这话无疑说到了崔庭的心坎,他在那时又陷入了沉默。

    直到许久之后方才苦涩的问道:“那我可以知道你究竟是谁吗?”

    黑袍人又是一笑,他猩红色的眸子光芒亮起,苍白的嘴唇微微张开。

    “森罗殿,刘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