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诛心
    (ps:终于可以和大家解释一下最近更新的问题,嗯...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真的诸事繁忙,更新非常非常非常的慢。今天四更算是赔罪,明天会继续四更!!!望大家能够感受到我诚挚的歉意。)

    夜已深。

    长安街道上了无行人。

    雪越下越大,似乎要将整个长安城吞没。

    梁州算得上整个大周疆域中天气最为宜人的地方,而这方才入冬,便下起了如此大的雪,可想而知,今年的大周百姓恐怕又要经历一个饥寒交迫、饿殍遍野的冬天了。

    约莫也是在这样一个冬天,老乞丐合了眼睛,徐寒才走入了森罗殿。

    这般相似的情景让徐寒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些往事。

    可今年的冬天,又会有多少的乞儿如当年的自己一般,寻不到半点活路呢?

    想到这里,望着窗外大雪的徐寒叹了口气。

    “久等了。”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位身材单薄的老人从屋外缓缓走去其中。他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衫,头上与肩上都还沾着些许雪花,显然是方才从外面归来。

    徐寒见那老者,赶忙恭敬的拱了拱手。

    “徐寒见过丞相。”

    “徐府主不用客气,请坐。”老人,也就是张相在那时笑了笑,便示意徐寒在屋中的矮榻旁坐下。

    徐寒倒也并不客气,这边与张相于矮榻的两侧对坐。

    “徐府主寻老身所谓何事啊?”张相给徐寒倒上了一杯茶水,随便便笑呵呵的问道。

    徐寒闻言,像是端起身前的茶水抿上了一小口,随即面色肃然的看向那老人,问道:“冀州这段日子传来的奏折,不知丞相可有看过。”

    “唔。”老人半眯着眼睛饮下了一杯茶水,算是承认了此事。

    徐寒见状,望了望屋外的大雪,又言道:“长安尚且如此,于冀州,不知今年又要冻死多少人。”

    “唔。”老人已然眯着眼睛,不置可否的敷衍着徐寒。

    “大黄城尚未重建,剑龙关上五万牧家军人手严重不足,若是大夏在这时引兵来犯...”徐寒见他如此,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

    只是这一次他的话并未说完,便被对方生生打断。

    “大夏朝的三位国柱,除开已经失势的崔庭,剩余的邱尽平与江之臣二人都是比崔庭还要难对付的狠角色,他们可是看得明白得很,牧极不好对付,难啃的骨头就交给了立功心切的崔庭。而现在的大周防御薄弱,他们二人自然都想着要好夺下这块肥肉,为了争出个雌雄,此刻的大夏想来也不得安生。短时间内,剑龙关无忧,府主也不必太过担心。”

    房内的烛火摇曳,体己的仆人还在屋中烧着炭火,屋内的温暖与屋外的天寒地冻就好似两个世界。

    徐寒看着侃侃而谈的张相,眉头又皱了几分。

    “难道丞相准备对此事置之不理?”他沉着脸色问道,在此之前他确实未有想到张相竟然会是这般态度。

    “理?”老人闻言眉头一挑,眯着的眼睛在那时似乎睁大了几分。

    “大周有冀、徐、梁、青、幽、充六州,徐州得天独厚,梁州为大周中心,二者可以自足,除开这二州,剩余四州哪一个不是府主所说的惨况?府主要我管冀州,那剩余三州如何?朝廷能够放下的钱粮本就不多,若是都给了冀州,那其余三州的百姓是不是就活该饿死呢?”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徐寒见张相误会,赶忙解释道。

    “剑龙关的牧青山与府主私交甚厚,大黄城的林御国又是靠着府主才守下了大黄城,冀州夹在二者之间,说是府主为大周夺回了冀州,但倒不如说是府主靠着这乱世为自己谋了一块私地。”只是张相却并没有听徐寒辩解的意思,他根本不待徐寒说话,便在那时再次自顾自的言道。

    徐寒一愣,不可否认他于心底确实有这样的想法,至少他将冀州看做了自己在长安立足的根本,他很清楚在祝贤重新建立起一支足以对抗大夏的军队之前,祝贤是不敢拿他真的如何的。所以他如此紧张冀州的局势,说到底确实是有私心在。

    “在下确实并非没有私心。”徐寒知道他这些心思是瞒不住张相这个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老狐狸的,他索性坦然道,“但冀州局势关乎大周百姓安危,难道丞相就一点都不在意?”

    “自然在意。”老人也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但我今日若是帮了你,将朝廷拨下的本就为数不多的钱粮都给你徐寒,各州州牧藩王必然对祝贤愈发不满,而冀州却因此稳住了局势,那么下一步,便是你天策府与长夜司位置对换,强弱易主。”

    说到这儿,这位老丞相顿了顿,他眯着的眼睛在那时忽的睁大,直直的看着徐寒,就好似要透过眸子将徐寒彻底看个透彻一般。

    “那我又如何保证坐拥冀州天险的徐府主,不会是下一个祝贤呢?”

    嗒!

    听闻此言的徐寒脸色一变,拿着茶杯的手也在那时一抖,一滴茶水顺着杯盏溢出,落在了矮榻上的案台上,发出一声脆响,却在此时静默的房间显得如此刺耳与清晰。

    这般响动自然瞒不过张相的眼睛,老人的眉头一挑,看向徐寒的目光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直到良久的沉默之后,徐寒方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他沉着眸子看向张相,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会是祝贤。”

    “当然不会,祝贤可没有府主这般浓郁的龙气,那可是可吞真龙之相啊。”老人沉着声音言道。

    屋外的寒风在那时吹入了房门,房内的烛火摇曳,将张相那张满是褶皱的脸映得忽暗忽明,他眸中的光芒在暗处幽深,像极了密林中的恶狼,却不食血肉,只诛人心。

    徐寒再次沉默了下来,他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位老者,忽的感到,或许整个长安城,最可怕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宇文洛,也不是只手遮天的祝贤,而是眼前这个谁也不曾注意,早已垂垂老矣的大周丞相。

    数息之后,窗外寒风暂歇。

    屋内的烛火再次将房间照得通明。

    张相的脸上再次浮现出和蔼的笑意,他端起眼前的茶杯,轻抿一口,然后淡淡言道:“府主是个聪明人。”

    “我想来之前便知道我不会答应此事,那么必然另有所求。说吧,老夫或许可以在能力之内帮衬一二。”

    徐寒得此言,脸上的凝重之色并未因此而轻松下来。

    他并不喜欢跟张相这样的人打交道,那种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人前的感受对于徐寒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体验。

    但他却没有选择。

    所以他在那时咬了咬牙,再次仰头看向这位大周的丞相。

    沉着眸子,也沉着声音,说道。

    “我要殷家五年来所有的卷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