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古道左
    徐寒领着众人将眼睛泛红的苏慕安送到了长安城的城门口,他好生的叮嘱了一番这个男孩,太阴宫着实太过神秘,徐寒对他也是所知甚少,谈不上如何具体叮嘱,只是让他万事小心,不可义气用事。此外还为他准备一匹上好的宝马,以及足够他围着大周走上一圈,每日花天酒地的丰厚盘缠。

    做完了这些徐寒见苏慕安的眼圈依然红着,他大都猜到对方在为自己父亲死去这事而伤怀。

    “你爹的事情你放心,不管皇上为何改了命令,但毕竟不到处斩的时间,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一定寻机会要为你爹讨个公道。”徐寒见苏慕安那般模样,难免有些心疼,在那时宽慰道。

    “府主,你就是能追查,又能到什么地步?害死我爹是长夜司,是祝贤,而你能追查到的不过是某个被长夜司推到面上来的替罪羔羊罢了。况且老子的仇...说到底还是要儿子来报最合适。”但苏慕安却在那时摇了摇头,淡淡的回应道。

    这般反应让徐寒一愣,他怔怔的看着这个只有十二三岁的男孩,莫名觉得好似就是这一夜中发生的事情,让这个男孩在一瞬间长大了。

    这样的巨变与成长,徐寒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它们总是伴随着悲伤的故事与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譬如那位如今依然还在玲珑阁中的宋月明,他与苏慕安一般在一夕之间变得成熟,而那样的成熟却又让人心疼。

    “府主,我走了之后祝贤肯定会寻你麻烦,没我在身边你可得小心一些。”末了,小家伙还不忘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徐寒闻言本觉得有些好笑,但回过神来一细想,其实以苏慕安在方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有做他贴身护卫的资格,只是之前徐寒一直将之当做一个孩童的戏言,根本未有放在心上,而观此刻苏慕安那一脸发自真心的担忧,徐寒顿时有些感动。想来这贴身护卫,他本随意说说,而对方却是除了必要的时刻,几乎寸步不离,显然是很认真的在履行自己的职责。

    想到这里,徐寒终是展颜一笑。

    “那就等这边的事情了结,你就快些回来,我这贴身护卫的差事可一直给你留着。”徐寒如此言道。

    苏慕安闻言阴沉的心思约莫好了几分,他朝着徐寒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他如此言道,便一跃坐上了马背,再朝着诸人拱了拱手,便缰绳一扬,策马而去。

    ......

    夜色浓郁,看着那男孩策马而去的背影,徐寒的心头自然免不了有些感慨。

    “想不到你这贴身护卫还真是来头不小啊。”站在他身侧的叶红笺瞟了一眼脸色不郁的徐寒,轻声言道。说这话时,叶红笺那乌黑的眸子眯起,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些许笑意,显然此举是有意

    调笑,想让徐寒心情好上那么一些。

    徐寒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在那时淡淡一笑,便要说些什么。

    可惜的是他身旁那位方大小姐却不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她闻叶红笺此言,赶忙附和道:“是啊,这小家伙怎么这么厉害,幸好当初他没有真的和我动手。”说到这里,她还一阵后怕的吐了吐舌头。

    倒不是担心苏慕安会真的伤了她,只是她好歹也是玲珑阁的二师姐,若是被这样一个小毛孩打败传出去未免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徐寒与叶红笺之间那点小小的默契被一根筋的方子鱼所打破,二人在那时不由得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咱们准备回去吧。”叶红笺在这之后出言说道。毕竟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变故时间已经不早,诸人也得回去好生休息。

    可这徐寒方才想要点头应是,但远处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诸人在那时一愣,纷纷侧头望去,却见不远处一队黑压压的甲士正朝着此处走来,那些甲士的气息内敛,行走间步履沉重,而最让人心惊的是,他们的肩甲处都挂着一道或黑色或赤色的狼头。那时贪狼卫的标志!

    徐寒的眉头一皱,迈步走到了诸人身前,沉着眉头看着那走来的贪狼卫,那数量足足三百余人,几乎都是三元境以上好手,亦不乏通幽境的强者,显然与那雁擎山所带的步卒不同,这一队人马必是贪狼部中的精锐。

    “恐怕今日咱们是没有休息的福气了。”徐寒沉眸言道,目光却在那时落在了走在那群甲士之首三人身上。

    其中一人,勿需言表,是那位方才夺路而逃的雁擎山,而另一位则是一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他身形高大,黑色甲胄下的肌肉犹如小山一般高高隆起,即使相隔数十丈徐寒也能感觉到随着他每一步的迈出,脚下的地面都似乎随之开始抖动。当然除开这二人最让徐寒的意外的是那位大周的丞相张相赫然也在其中。

    “来者不善啊。”徐寒的心头一跳,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空档,那一队人马已然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徐寒跟前。

    “贪狼部地字号赤狼卫统领古道左奉命追杀逃犯苏慕安!请让道!”那身材魁梧的男人走到了徐寒等人的跟前,瓮声瓮气的言道,他的头颅扬起神情倨傲似乎丝毫不将徐寒等人放在眼里。

    徐寒却没有说话,当然也没有让开,只是神情淡漠的立在城门前,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徐府主这是什么意思?”那名为古道左的男子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问道。

    不得不说,这个看似生得膀大腰圆的男子,心思却缜密得很。至少比起他身侧那位雁擎山不知要强出多少。

    他随行带着雁擎山,很显然对于之前天策府门前发生一切了若指掌。

    而他前来对于徐寒等人关于之前阻止雁擎山入府捉拿苏慕安之事却是只字不提,因为他明白,在徐寒的身份与雁擎山之间,若是想要凭借着雁擎山的几句话便将徐寒打死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甚至有可能被对方反咬一口。

    与其这般,他反倒很是明智的选择了对这件事不与提及,只是打着追捕苏慕安的名号让徐寒让开一条道。

    他很清楚,徐寒既然愿意为了苏慕安而险些与雁擎山撕破脸皮,那么此刻他带着如此多的人马前去追捕,徐寒自然也没有理由坐视不管,至少他会想办法拖延他们。而徐寒一旦这么做了,有素来不参与朝堂之争的张相在旁作证,他便有充足的理由对徐寒动手。

    这是一道阳谋。

    一道将所有算计摆在徐寒面前,而徐寒却又不得不入瓮的阳谋。

    古道左在问完那话之后,便停了下来,沉着眸子看着徐寒,脸上并未有丝毫急着追捕逃犯时应有的急切。

    徐寒的眉头皱了皱,他瞟了一眼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完全不在意场上局面的那位老者,这才言道:“我们一直都在此处,未有见过什么逃犯,古统领若是要追,恐怕寻错了方向。”

    听闻此言,古道左并未有在第一时间反驳,反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徐寒。他早就听说天策府这个少府主,别的本事没有,唯独这嘴上功夫了得。

    徐寒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显然是已落入了进退维谷之境,而古道左很享受将一个位高权重之人这般肆意把弄的快感。

    他看着一副为难神情的徐寒足足近十息的光景方才尽兴,然后他冷笑着说道:“月黑风高,府主大人想来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还请行个方便。”他这般说完,作势就要领着诸人前行。

    “不可!”徐寒见状,大惊失色,猛地迈步上前将诸人拦住。

    这话出口,一旁的张相眉头一挑,眼角余光落在了徐寒身上,而古道左更是脸上浮出一抹浓郁的喜色。

    “怎么?难道徐府主要阻拦在下捉拿逆犯?”他笑着问道,只是那样的笑意配上他那张满脸的横肉的脸,看上去却是格外狰狞。

    徐寒脸上的神色在那时一滞,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番做法将会带来如何大的祸端,因此身子生生僵在了那里,更是一时间没有回答那位古统领的话。

    “徐府主可是深得陛下信任之人,怎会做这样的事情,是在下多疑了,若是无事,还请府主放行吧。”古道左似乎有意戏弄徐寒,他阴测测的言道,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几分。

    “古统领...这...逆犯嘛...我确实守在此处并未见到,我想你还是领兵现在城内搜查,才是最好的办法。”徐寒一脸为难的说道,显然已经到了词穷的地步,说起话来少见的有些断断续续。

    “徐府主这是什么话?在下奉的可是祝首座的命令。”

    “意思是祝贤的话听得,我徐某人的话就不听得了?”徐寒沉着眸子言道,语气与他脸色一般,无比低沉。

    “徐府主在说什么笑话?贪狼部从来都只听令于祝首座...”古道左一脸得色的言道。

    这话出口,徐寒那阴沉的脸色尽数消散。

    而那位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大丞相脸上也终于是在那时浮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