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变故
    徐寒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

    时值亥时,街道上往来的行人依然络绎不绝。

    耳畔吆喝声,叫卖声,甚至酒肆中醉汉的喧哗声都不绝于耳。

    但徐寒却没有心思去感受这座古城的热闹与繁华,他依然沉浸在与宇文成的对话中。

    自己所求为何物?

    安身立命?显然不止这些,否则他又何须来到这长安城,卷入这场波澜诡计之中?

    他想到了大渊山上那执剑而去的洒脱身影,想到了大黄城上那形容枯槁的八旬老人,想到了那承鼎镇前那白袍翻涌,借刀一斩的瘦弱男人。

    他忽的明白了什么。

    或者说,他知道自己究竟弄错了些什么。

    他始终将祝贤当做自己的敌人,试图借住朝廷,对抗他。可是宇文洛,那位帝王,何尝不是他的敌人?天策府的龙气不管来自何处,亦不管他的身世究竟是什么,毫无疑问,宇文洛能弑父登基,能下令杀死那些与他血脉相连的皇亲,那就自然容不下拥有如此浩然龙气的天策府。

    自己已经在宇文洛的心中打上了敌人的标签,期望用他的力量去对抗长夜司,着实有些可笑。

    徐寒想明白了这些,对于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多少有了些新的想法。

    ......

    之前一直困扰徐寒的问题,在宇文成的帮助下,徐寒想明白了不少,虽然短时间内依然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来破解如今局势,但至少不再如之前那般被动。他的心情好了些,在路过街边的一处摊贩时还极为罕见的买了些食物,想着回去给府中众人做夜宵。

    “什么逆犯?陛下已经赦免了牧青山的罪责,牧家军旧部不日就会被放出来,你们敢在这里胡闹?”

    “在下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姑娘莫要阻拦。”

    “这里可是天策府!可不是你们长夜司能撒野的地方!”

    “在下只知有逆犯在此,莫说天策府,就是他宇王府,在下也要进去搜查!”

    只是,徐寒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长的光景,待到他走到天策府的府门前时,一阵争执之声便远远的传到了徐寒的耳畔。

    徐寒眉头一皱沉眸望去,却见夜色中的天策府府门处,数十位黑甲甲士将府门围得水泄不通,而方子鱼与叶红笺等人正站在那府门口与那黑甲甲士的统领争执些什么。

    在朝堂议事遭遇多方阻拦之后,徐寒与鹿先生等人商议,觉得光靠朝廷想要稳住冀州的局势极不现实,思来想去,只能是鹿先生亲自出马带着侯岭等人去往了大黄城,筹备重建大黄城之事了,同时所余的三百天策府军也被派出了近半数,开始奔走于大周各处,召集之前天策府的残部。如此一来,诺大的天策府,实际上便只余下徐寒等人。

    徐寒估摸着这些长夜司的爪牙应该便是收到了这些消息,方才选在这个时候前来捣乱。

    他看着与那黑甲统领争得面红耳赤的方子鱼以及一旁面色阴沉的叶红笺,他知道事情大抵不可善了,也来不及多想,赶忙快步走到了天策府的府门前。

    “姓徐的!”

    “小寒!”见徐寒到来,方子鱼与叶红笺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在那时面色一喜,她们身后天策军也是赶忙朝着他围拢过来。

    徐寒朝着他们递去一个安心的眼色,随即沉眸看向那队黑甲士卒的统领。

    说来也巧,这黑甲统领正是他们方才来到长安时阻拦他们入府的那位雁姓男子。

    徐寒在那时皱了皱眉头,极为不悦的问道:“怎么又是你?”

    那雁姓男子闻言,脸上的神色一滞,他倒是在这之前便见识过徐寒那目中无人的态度,此刻虽然对此早有准备,但在看见徐寒脸上那犹如见了苍蝇一般嫌恶的眼神后,男子的心头依然免不了腾腾的升起一阵火气。

    不过他很快便压下了这股怒意,眸中光芒一沉,随即不无嘲弄的看向徐寒,言道:“府主大人公务繁忙,听闻在朝廷上屡屡吃瘪,却还记得在下,着实让在下诚惶诚恐。”

    “长安城可比不我之前待过的小地方,干净、整洁,少有乱事。这偶尔窜出一两只恶吠之犬,自然免不了印象深刻。”徐寒面对男子的嘲弄却是面不改色的淡淡回应道。

    “你!”男子哪能听不出徐寒这含沙射影之言,当下便脸色潮红,便要喝骂,不过他好歹也是长夜司贪狼部下的一位小统领,这律己的本事还是有些的,因此,那你字出口,他便意识到不对,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喝骂收了回去。

    随即脸上怒色退去,化作一抹浓郁的狞笑。

    “府主大人伶牙俐齿,在下甘拜下风,但是这搜寻逆贼,可是陛下的旨意,难道府主大人也要抗旨不尊?”男子如此言道,眸中扬起些许得色,之前他畏惧那大衍境侯岭,被其逼退,如今侯岭与鹿先生都在几日前离开了长安,这天策府哪还有拿得出手的战力,他却是不信这徐寒还有本事与他作对?

    “逆贼?什么逆贼?”徐寒却是打定了注意不会遂了这雁姓男子的心意,一脸不解的问向对方。

    “哼,府主大人就不要在狡辩了,你府中那位苏慕安便是我们要抓的逆贼!”雁姓男子冷笑道。

    “嗯?”徐寒闻言眉头又是一皱,他眼角的余光朝着府门内瞥去,却见那负着刀剑的小家伙正猫在门口,一脸紧张的看着此处。“雁统领是不是糊涂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怎么能是逆贼?”

    “牧家旧部,苏古魏之子,怎么不是逆犯?”雁姓男子反问道。

    “圣上不是已经要下旨特赦这些旧部吗?雁统领趁着这个档口来为难一个孩童,传出去也不怕让人嗤笑?”徐寒寒声言道。

    “特赦?”可谁知那雁姓统领却在那时发出一声冷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递到了徐寒身前,“在下可没有收到什么特赦令,收到只有圣上颁布秋后问斩之令。”

    “算一算时间,十日之后,那些关押在长夜司大牢中的牧王旧部,就得全部登上断头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