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承人之志,赴人之死
    /p>

    苏慕安毕竟是孩童心性,很快便从之前的不快中恢复了过来,与方子鱼打闹一阵后,有些疲乏,便与徐寒挥手告别。

    “府主大人,我这就回去休息了。”小家伙笑嘻嘻的朝着徐寒挥了挥手,便要回到自己的房内。

    “我呢?不和我道别吗?”一旁的方子鱼凑上前来问道。

    “才不!”苏慕安朝着方子鱼做了一个鬼脸。

    “你!”方子鱼见此状便要上前再次追打,这一次的苏慕安倒是长了记性,很是警觉的超前一个跨步,随后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跑去。嘴里嚷嚷着:“等我爹出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这小子!”一击不中的方子鱼有些气结的跺了跺脚,却没有继续去追赶的意思。反倒是看着那男孩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忽的噗嗤一笑。

    “真好。”她由衷的感叹道,脸上的笑意却慢慢散去,淡淡的愁绪浮上眉梢。

    一旁的徐寒侧头看了看方子鱼,似乎想到了什么,徐寒问道:“怎么?在想宁掌教的事情?”

    徐寒并不能确定二人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但毫无疑问,那必然是超出寻常弟子与掌教之间的关系。或许是父女,又或许是其他。

    方子鱼闻言在那时侧头看了徐寒一眼,“你知道得挺多的嘛。”她笑着言道,但却没有追根问底的意思。

    随后她朝着一旁微微踱步,脑袋低沉,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落寞。

    “宁...他素来做事便是如此,我想也没用...”

    “我只是觉得曾经玲珑阁的同门,你嘛做了天策府的府主,姓陈的去了陈国,周章那小子竟然还是牧王之子,宋月明...”

    说到这里方子鱼顿了顿,似乎不愿提及那个名字。

    “总之大家似乎都在为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而奋斗,而我...”

    “虽然顶着二师姐的名头,但却什么都做不了,想救玲珑阁修为太弱,想要给师尊给...宁掌教报仇,却又远远不是司空白的对手。”

    “总感觉自己碌碌无为,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细细算来离开玲珑阁已经有数月光景,期间的经历可谓一波三折,又凶险万分,对于每个人的触动都很大,也难怪方子鱼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我只是很羡慕苏慕安那小家伙,想要成为什么,便为什么而努力,无论旁人怎么嘲笑都不放在心上。这样的人,真好。”方子鱼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在那时脑袋扬起,望向远处。

    “你也可以的。”徐寒看着这般模样的方子鱼,想了想,忽的轻声言道。

    “我?我倒是想要去做玲珑阁的救世主,但司空白可是仙人啊!光是想想便让人提不起劲来。”方子鱼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徐寒倒是能够理解方子鱼此刻心头的想法,面对那种强得无可匹敌的对手,大多数人都会生出即使努力也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挫败感。

    而徐寒却很不巧的并不属于这大多数。

    “记得宋兄吗?我记得刚到玲珑阁时他也才堪堪丹阳境,不到一年光景,已经是大你整整一辈的执剑堂堂主了。他很努力...为了玲珑阁。”

    “其实这和修为天赋都没有关系,只是决心,也是你现在差的东西。”徐寒说到这里沉眸看了看方子鱼,又才言道:“仙人如何?这世上没有杀不死的东西,即使司空白也不例外,而他既然会死,那为什么不能死在我们手中呢?”

    方子鱼闻言眨了眨眼睛,她怔怔的看了徐寒好一会,方才吐出这样一句话。

    “姓徐的....”

    “嗯?”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什么?”

    “你很有做神棍的潜力。”

    “......”

    ......

    夏紫川于红烛摇曳的房间中醒来。

    秋日的夜晚有些寒意,坐起身子的夏紫川酥胸半裸,她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似乎在寻找些什么,然后她的目光忽的停在了远处的窗台处,身着紫袍的身影身上。

    夏紫川的脸颊上,羞红之色一闪而逝。她在微微犹豫之后,便自床榻上撤下一张薄毯,将自己曼妙的身子包裹其中,随即站起了身子。烛火下,她高挑丰腴的身子于薄毯下若隐若现,风姿摇曳。

    她轻轻走到了那紫袍身影的身后,从背后伸手将之环抱住,脑袋亦在那时贴在了那紫袍男子的后背,脸上的神情恬静,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怎么了?不再睡一会?”她这般问道,声音轻柔酥糯,好似能滴出水来。

    今天对于玲珑阁来说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他们新晋的年轻掌教宋月明与月湖洞洞主的千金,素有月湖仙子之称的夏紫川完婚。

    这也标志着大周两大江湖巨头从今日起便同仇敌忾,休戚与共。

    这是一件足以让大周江湖振动的大事,而江湖事一旦大到某种程度对于朝堂自然也有不小的影响,二者看似独立,实则相互钳制。

    “睡不着,便起身看看。”紫袍男人在那时转过了头,面带笑意的将夏紫川拥入怀中,这时才可看清,那紫袍男子模样稚嫩得紧,约莫十**岁的样子,分明还是一位少年。

    “你有心事?”夏紫川躺在他的怀中,感受着那股让她的心安的温暖,嘴里轻声问道。

    抱着她的紫袍少年闻言,脸上的神色沉寂,于半晌的沉默之后方才言道:“冀州失地已经回到了朝廷的手中,月湖洞若是真的想要在这乱世中保留一份传承,就该早些回到冀州,不要再参与者中原的纷争。”

    夏紫川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她自然听出了紫袍少年话里的意思,她在那时一个激灵,从少年的怀里坐起身子,然后用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的少年,眸中的目光坚定。

    “月湖洞做什么决定是月湖洞的事情,夏紫川只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们拜过天地,敬过父母,便是夫妻。荣辱与共,生死与共。你去哪我便去哪,你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女孩话里笃定的语气出乎了紫袍少年的预料,他在那时微微一愣。随即苦笑着从怀里取出一样事物递到了女孩的跟前,夏紫川下意思接过那东西,定睛一看。却是一张镀金的请帖......来自长安的请帖。

    “这是?”夏紫川将那请帖打开,眉头顿时蹙起,仰头看向紫袍少年的目光也在那时变得惊疑了起来。

    “今日被人送来的,祝贤想请师尊入京。”紫袍少年似乎知道夏紫川此刻心头所想,他很时适时的为夏紫川解开了心底的疑惑。

    “这么说,司空长老会去长安?”夏紫川虽然未有参与那一日论道大会之后的邀约,但也从自家长辈的只言片语中大抵了解了司空白的计划,自然也就知道了长夜司的邀请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也会去。”少年的声音在那时再次响起。

    “你去?做什么?”

    面对少女的询问,少年的脸上在那时浮出一抹真切的笑意,那笑意如春风拂柳,秋雨坠瓦,让夏紫川莫名的一愣,看得有些出神。

    “承人之志,赴人之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