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宇文成
    清晨的阳光射入了天策府。

    这沉睡了数年的府门终于是散发除了多年未有的生机。

    侯岭指挥着天策府军们打扫着尘埃厚重的府门,而秦可卿看着忙碌的人群,没来由的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可卿姐姐?”身旁的苏慕安抬起了脑袋,疑惑的看向秦可卿。

    “没事...”秦可卿笑了笑,摇了摇头。

    她的修为还是停留在丹阳境,算起来,她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与徐寒一般大小,从十二岁被买入玲珑阁,修行也有六个年头。虽然医道与武道不同,但对于修行境界依然有着不小的要求,玲珑阁在这方面的要求,虽然不用修行太多的实战功法,但境界方面却是与重矩峰弟子一样要求严格。

    秦可卿的天赋并不好,但她却很努力。比许多人都要努力,可在这丹阳境依然被困住了五个年头,这其实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修行之道,前三境,宝瓶、丹阳、三元之间其实并无多大的隔阂,只要肯花时间,只要身无隐疾,大抵都是能够突破这三境的,区别只是时间问题。

    秦可卿早在两年前便结出了自己的内丹,还是算得上中品的赤丹,可是这去往三元境的临门一脚却是如何也迈不出去。就像是体内有那么一股不知名的东西一直遏制着她真气,不让她迈出那一步。

    她为此很是苦恼,也想过许多办法,但最后都无济于事。眼看着大家都越走越远,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不止一次的折磨着秦可卿。

    “可卿姐姐,是在想府主和红笺姐姐的婚事吗?”苏慕安看着秦可卿,冷不丁的飘出一个问题。

    “额...”秦可卿先是一愣,随即脸色潮红。“说什么呢!”她啐了一口苏慕安,翻了翻白眼。

    苏慕安的心思倒是古灵精怪得很,见秦可卿不愿说这事,便话锋一转,问道:“可卿姐姐以前不是青州人吗?为什么不回去见见父母?”

    说到这事,秦可卿脸上的神色便是一暗。

    玲珑阁其实从未限制过她的自由,秦可卿心地善良,也并未因为当年之事埋怨自家父母,在她十六岁那年,曾带这几年存下的银钱回过家中一趟,父母都还健在,看见她时却是脸色一变。

    迎入屋中后,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看着秦可卿递来的三十余两银钱却是一个子都不愿意收,反倒是声泪俱下的袒露了实情。当年卖掉秦可卿自然是因为年景惨淡,无法度日。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秦可卿是他们在十多年前,于风雪中捡来的弃婴,并非己出,这才在几个孩子中挑中了她,买了出去。老两口心底善良,但人于窘境却难免做出些令人令己都不耻之事。

    无论秦可卿如何劝说二人都羞愧难当,不愿收下这银钱,秦可卿只能是悻悻而归。这些年每年倒是会托人寄些钱财回去,但每每想起父母那番模样,或是害怕父母二人难堪,又或是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终究没有再升起回家探望的心思。

    秦可卿在那时张开嘴就要说些什么,可那时府门方向却传来一阵咚咚的敲门声。

    秦可卿一愣,赶忙站起了身子,她在想是不是去面圣的徐寒与鹿先生回来了。此行凶险,府中诸人虽然未有言语,但大抵有些忧心,秦可卿也不做多想,快步便走到了府门前,打开了院门。

    但入目却并非想象那位少年干净的脸庞,而是一位生得慈眉善目的老者。

    模样六十岁上下,一头掺杂着乌丝的白发被一丝不苟的梳理齐整,以木制的发簪串起。

    身着一袭灰色长衫,似乎念头有些久远,被洗得有些发白,但却干净得近乎一尘不染。

    见来者是这样一位老者,秦可卿有些发愣,她似乎从未见过此人。

    “在下宇文成,求见府主大人。”但那老人却极为和善的朝着秦可卿拱了拱手,眯着眼睛笑道。那模样端是让人如沐春风,难生恶感。

    宇文?是皇族姓氏,秦可卿并不傻,她不会因为对方的衣着便轻视对方,而皇族在这时忽的到来,加之如今长安城微妙的行事,秦可卿虽然摸不清对方的心思,但却不免生出警惕。

    老人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正要说些什么。

    “在下...”他这般言道,忽的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脑袋忽的抬起望向秦可卿的头顶。

    那时他的瞳孔陡然放大,身子随即一震,那说出一半的话顿时戛然而止。

    秦可卿见他这般模样,暗以为对方身体有什么不恙,虽然这老人敌我不明,但秦可卿心地善良,终究忍不住追问一句:“老人家,你怎么了?”

    这一声轻唤,宇文成才如梦初醒一般的回过神来。

    他有些恍惚的看着眼前的秦可卿,半晌才问道:“姑娘,叫何名讳?”

    这般突兀的询问一个人,尤其是还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多少有些唐突,但秦可卿在微微迟疑之后,还是回应道:“秦可卿。”

    “秦可卿?可卿?”宇文成叨念着这个名字,好一会之后方才点了点头,“好名字。”

    “年纪呢?”他又问道。这样的询问比起之前更显突兀,可老人似乎丝毫没有这方面的自觉,他虽然极力想要让这样的询问看上去寻常一些,但却难以掩饰着询问中带着的些许急切。

    秦可卿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并未第一时间回应。

    宇文成在这时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歉意的笑了笑,换言道:“姑娘可是泰元年间生人?青州人士?”

    “你怎知道?”秦可卿闻言一愣,她没有想到老者对于她这般了解。

    很显然,秦可卿这样的回答已是肯定了老人的猜测,老人在那时脸上露出了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但却并不回答秦可卿的询问。

    “老夫的府邸就在城西,宇王府旁,姑娘若是哪日遇到什么难处可来寻我。”老人如此言道,说罢便要离去。

    “嗯?老先生不是要找府主吗?”她疑惑的问道,对于老人这古怪的行为到底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宇文成却在那时头也不回的言道:“不用啦,老夫已经见到该见之人了。”

    ......

    “怎么了,可卿姑娘?”秦可卿站在天策府的府门口,怔怔的发呆,这时,院中的侯岭闻言赶了过来。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府门口,有些奇怪的问道:“方才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我怎么听见你在与人说话?”

    秦可卿这才回过神来,她望向宇文成离去的方向,却见对方早已不见了踪影。

    “嗯,一个老人,有些奇怪,说是要见府主,又忽然改了主意。”她喃喃言道,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安。

    “老人?谁啊?”心思比模样还要粗上几分的侯大统领并未发现秦可卿的异状。

    “好像是叫...什么宇文成...”

    “嗯?”那时,侯岭的脸色一变。

    “宇文成?大周九卿之一,宗正宇文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