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醒来
    “我是魔?”

    广林鬼的身子一震。

    他的眸子中那不可思议的神色开始蔓延,如深秋枯黄草地上的一点星火,转瞬燎原,侵占了他的整个眼球。

    “我怎么可能是魔?”他大声的质问道,声线中却充斥着一股连他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的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脑海中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低沉、晦暗,却带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奇异魔力。

    “我叫...广...林...”广林鬼木楞的喃喃自语道,不知为何,他心头的恐惧随着他的话语而变得愈发浓郁。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苍老的声线再次响起。

    这一次,广林鬼听出他们的不同。

    虽然无论是语调还是音色这二者都并无区别,但很明显那声音之下所隐藏的眸中韵律却是天差地别。

    一个堂堂正正,一个鬼魅多变。

    “老秃驴,你还要拦我到什么时候?”广林鬼到了嘴边的话被忽然想起的诵经声打断,于是脑海中那鬼魅的声线陷入了暴怒之中,他大声怒吼道,巨大的声音直震得广林鬼耳膜打颤。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凛然的声音回应道,语调平静,却又暗藏天威。

    “你还想渡我?”鬼魅的声音嗤笑道,语气轻蔑。“你能渡得了谁?一个将自己困在原地两百年的废物,你渡不了天下人,渡不了自己,更渡不了我!”

    此音一落,一道巨大的威压在广林鬼的脑海中炸开,广林鬼的眼前一花,再次跌坐在地。

    “小子,告诉我,你叫什么?”然后,那鬼魅的声音再次响起。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凛然的声音紧随其后,如期而至。

    广林鬼在那一刻觉得就好像自己的体内住着两个人一般,他们以他的身躯作为战场相互厮杀,而他的身子也在那样的厮杀下被绞得血肉模糊,他捂着脑袋在地上翻滚,嘴里发出犹如野兽一般的低吼。

    “小子,你想一想,刘大壮是怎么死的?刘叮当现在又在哪里?你想一想你见过的看过的,哪一点是真的,哪一点又是假的?”

    “这世上真的有佛吗?”

    “若是有,当好人蒙难时,佛又在哪里?”

    “与其信着那么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若皈依我魔。”

    “佛不渡人,魔自渡之!”

    那鬼魅的声音再次响起,他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广林鬼那翻滚的身子忽的停了下来,他睁大了他那浸满鲜血的眸子,望向周围那些看着他的村民。

    “若是刘大壮都该死,那他们呢?”鬼魅的声线再次问道,这一次他彻底压过了那道凛然的声音。

    “他们....自然也该死。”广林鬼如此呢喃道,他的眸子中在那时渐渐蒙上了一层血色。

    “是啊,他们该死,可却好端端的活着,那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广林鬼木楞的反问道。

    “杀了他们。”那声音如是言道,语调中那蛊惑之意愈发浓重。

    “杀了他们!”广林鬼的身子猛地站起,他清澈声线在那一刻变得无比的沙哑,就好似那声音是被他从喉咙中挤出的一般。

    一丝丝黑色的气息开始自他浑身的毛孔中涌出,围绕着他的身躯,将他此刻的模样承托得愈发狰狞与可怖。

    “你...你要做什么?”那些村民们也看出了此刻广林鬼的不寻常,他们纷纷下意识的退去数歩,警惕的看着此刻的广林鬼。

    “告诉我,你的名字!”鬼魅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催促道。

    广林鬼的嘴角忽的勾起了一抹笑意,他因为侵满鲜血而变得殷红的嘴唇在那时缓缓张开。

    “我叫广林鬼。”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截了当的回答了那个问题。

    轰!此音一落,脑海中那鬼魅的声音散去,他体内那道枷锁豁然碎裂。

    那被囚禁其中的事物顿时如脱笼之兽一般奔涌而出,瞬息便涌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力量,强悍得无可匹敌的力量亦在此刻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躯。

    感受那股熟悉又强悍得力量,广林鬼的心头忽的升起了某种明悟。

    他看向那些如见恶鬼一般脸上布满恐惧的牛头村村民,嘴角的笑意更甚,“我叫广林鬼。”

    “我是...”

    “渡世真魔。”

    他轻声如此言道,低沉的声音之中却带着一股奇怪的韵律。

    就像是临世的君王,落尘的谪仙。

    让那些围观的村民们都在那一刻不由自主的于心头生出一股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只是,这样想法方才在他们的脑海中升起,便永远的停留在了此刻。

    “现在,我以真魔之名。”

    “赐有罪之人以死。”

    广林鬼这般说道,他脸上的笑意在这浓重的夜色之中显得诡异而狰狞。

    那话音一落,牛头村两百余名村名在那时纷纷身子一震,脸色瞬息苍白,然后他们带着惊恐与骇然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鲜血开始子他们的七窍中溢出。

    在一声声惨烈的哀嚎之后,所有的村民都以一种极为可怖的惨状倒在了牛头村的村口。

    他们死了。

    在短短数息光景中他们感受到了无比的恐惧与痛苦,然后带着这份痛苦彻底死去,无论老幼,无论男女。

    而广林鬼却是看也未曾去看一眼那满地的尸骸,他转过了身子眯着血红的双眸望向虎老大离去的方向,笑着言道。

    “下一个就该你了。”

    ......

    山贼们的马蹄绝尘,坐在马背上的刘叮当被虎老大用缰绳捆着双手,她动弹不得,只能如一只羔羊一般任他宰割。

    她并没有太多的慌张。

    她只是想要等到虎老大安葬好刘大壮,便寻个机会,离开这个世界。

    这里的人与事都让她感到恶心,对于这世间她没了留念,至于死吗?于她心头不过一种解脱罢了。

    马匹奔走在山路上,颠簸崎岖。

    刘叮当却对此却犹若未觉,她的身子犹如木偶一般随着马匹的颠簸而上下摇晃,眸中的神色麻木又空洞。

    这一点与满心欢喜的虎老大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本来只是想借着尤老三受伤的由头敲诈一比那些牛头村的土包子们,却不想竟然捡到了这样一个美娇娘,他自然是春风得意得很,而至于刘叮当的感受嘛...虎老大并不在意,霸王硬上弓的勾当他干得多了,自然不差上这一个。

    “吁!”

    可就在虎老大在心头盘算着今日回去要如何把玩着可人的小娘子时,前方的山路上忽的出现了一道黑影,犹如雕塑一般立在大道的中间。

    虎老大的心头一紧,一手拉住了缰绳,身后近百名山贼也在那时纷纷停下。

    “前方何人装神弄鬼!”虎老大能够在这么乱的世道下,在牛头山站稳脚跟,自然有他的不凡之处,他很快便回过了神来,朝着那道身影大声喝道。

    只是,牛头山的半山腰上,只有鸦雀嘶鸣,并无他响。

    那道犹如鬼魅一般立在山路中的身影没有回应他,他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山间的气氛有些诡异。

    虎老大咽下了一口唾沫,这里是牛头山,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这里若是出了人命,将尸体往山下一抛,莫说现在这乱世,就是放在以往也是大抵只能落下一个死无对证的名头。在这样的地方,他领着百余名山贼,对方若不是傻子,敢这么拦他去路,那么必然是有所依仗 。

    虎老大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靠着自己手下这百来号人手便可以横行无忌,这天下太大,真正强者,只是挥手间便可将他们尽数斩杀。而正是因为怀着这份敬畏,虎老大才滋润的活到了今日。

    “这位前辈是和来意还望明说,虎某人只要有,便绝不含糊。”想通了这些道理的虎老大,顿时换了称呼,语气也恭敬了许多。

    “是吗?”这一次,那黑色的身影并未继续沉默。

    他的声音在静默的山间突兀的响起,就像是山林里凄厉的狼嚎。

    虎老大闻言心头稍安,看来对方只是求财,他咬了咬牙,暗暗告诉自己,先稳住对方,然后探清虚实,再做定夺。

    “前辈只管开口,虎某人必不推辞。”

    “好。”黑暗中的身影点了点头,虎老大趁机伸出了手中的火把想要借着这个空档看清对方的模样,可说来奇怪,夜色好似在那人的身前凝结住了一般。无论是天上的星光还是他手中火光,在落在那人身前时,都被那浓郁的夜色所隔断,他终究还是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

    “那就把你们的命给我吧。”这时,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话出口,诸人纷纷一愣。

    虎老大皱了皱眉头,“前辈这是何意?”

    “听不懂吗?”那人问道,低沉的声音好似在数里外响起,又像是自四面八方传来。

    他身前浓郁的夜色亦在那一刻缓缓散去,露出了裹藏在其下的那张带着一道犹如毒蛇一般狰狞的鞭痕的脸。

    “我要的是你们的命。”

    “是你!”待到看清那人的模样,虎老大的心头一震,脸色顿时大变。

    只是这惊呼方才出口,浓郁的黑色气息便在那时自那身影的体内奔涌而出,转瞬便来到了虎老大等人的跟前,将他们的身子笼罩其中。

    然后,这静谧的牛头山山腰上突兀的响起了一阵阵此起彼伏,却又撕心裂肺的惨叫。

    那人对于这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却是不曾注目半刻,他迈着步子,瘦小的身躯穿过了倒地哀嚎的众人,走到了那群人中唯一一位没有被这黑气侵染的身影面前。

    他在那人的身前勾下了身子,在对方怔怔发愣的目光下,伸手将之抱起。

    “善恶终须有报,既然无佛来做。”

    “那从今以后,便由你我来做。”

    “可好?”

    怀里的人儿闻言愣了愣,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那本已失去了神采的瞳孔中忽的有光芒亮起。

    “好!”然后,她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环抱住了那人脖子,阵阵刺鼻的血腥味从那黑影的身上传到了她的鼻尖,可不知为何,她在那时却觉得那味道美妙到了极致,就仿佛那是甘甜的美酒一般让她迷醉。

    她深深的看了那人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脑袋深深的埋入了他的怀中。

    于是,两道小小的身子,簇拥在一起,穿过了满地哀嚎的恶灵。

    这一路,他们走得很慢。

    步履坚定又缓慢,神色庄严而肃穆,就像是在进着一场仪式。

    有关世界,也有关他们。

    他们步履所过,星光熄灭。

    身影所致,黑暗涌动。

    那黑暗如潮水一般将他们缠绕、包裹、直到将他们的身形彻底吞噬在了其中。

    ......

    不知过去了多久,牛头山山腰处的百来具尸体已经变得有些僵硬。

    那时,一道浑身裹着黑袍的身影忽的从远处走来。

    他来到那满地尸骸之中,用泛着血光的眸子一一扫过那些尸骸,似乎是想要从这其中看出些什么端倪。

    他看了许久,直到天色微微放亮。

    那双眸子中方才泛起某些不一样的神采,好似在笑。。

    他猩红的嘴唇也在那时缓缓张开。

    他轻声言道。

    “李东君,你终于醒了。”

    还在找”藏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