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寻魔
    “叮当!”

    就在那时,人群中忽的响起了一声高呼。

    牛头村的村民侧头望去,虎老大拉起了马匹的缰绳。

    只见一位衣衫褴褛的小和尚正在村口,一脸困惑的看着此间的情形。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这般问道,眉宇间的不解愈发的深重。

    刘叮当那空洞的瞳孔在小和尚出现那一刻,有了些许不一样的神采泛起,却是喜悦,而是浓重的悲伤。

    “爹死了。”她这般说道,眸中的悲伤化为了埋怨,“你说好人有好报,你说他不会有事,可是他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我什么都做不了。”

    死了?

    小和尚脸上的神色在那时一滞。

    这不对!刘大壮怎么可能死?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应该长命百岁的啊!

    老和尚不是说过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人要行善,他也要行善。

    可为什么刘大壮会死?

    为什么那些害死他的人却可以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

    为什么那些他帮助过的人可以冷漠的袖手旁观?

    为什么那些应该悬壶济世的医者却不愿对一个将死之人伸出援手?

    那保佑世人的佛呢?他在哪?

    为什么不出来?

    还说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佛?

    那只是一个欺世盗名的泼天大谎!

    这样的疑问如潮水一般浮现在广林鬼的脑海中,他的额头上顿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在那时变得苍白。

    巨大的疼痛从脑海中传来,他双手捂着脑袋,蹲下了身子,嘴里却犹如发了疯一般的呢喃着。

    “你在哪?你在哪?”

    “小和尚?”刘叮当见他这般模样顿时心头大急,挣扎着就要下去他的情况,可那时虎老大却伸手将她拦住。

    “小娘子,别忘了,你可是我的人!”他狞笑着说道,眯起的眸子顿时升起一抹幽寒之色。

    虎老大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他看出了这小和尚与刘叮当之间匪浅的关系,以他的性子自然容不下他。

    “你要做什么,不要伤他!”刘叮当见状心头焦急,赶忙失声喊道。

    “要我不杀他?那就得看小娘子的表现了!”虎老大眉头一挑,冷笑言道。

    “你让我看看他到底怎么了,我一定跟你走,否则我现在就咬舌自尽!”刘叮当的脸上浮出一抹绝色,这短短一个月的光景,那个生活在父亲臂弯下的女孩忽的长大了,她知道自己对于虎老大的价值,至少在他没有得到她之前,她有这个资本。

    虎老大的眉头一皱,有些不喜,但女孩脸上的决色却让他无法去怀疑她所言的决心。

    他阴沉着脸色看了刘叮当数息的光景,终是点了点头:“你有半柱香的时间。”

    刘叮当闻言,也顾不得其他一个翻身便跳下马背,只是她的身子终究太弱了些,这样急切的做法,让她狠狠的甩在了地上,可她对于自己的狼狈却是毫不在意,爬起身子便赶忙走到了小和尚的面前。

    “小和尚,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她抓着广林鬼的双手便大声的喊道。

    可是对方却依然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呢喃着那句:“你在哪?”对于她的询问,置若罔闻。

    广林鬼的脑仁在那时好似炸裂一般的疼痛。

    佛在哪这个问题好似梦魇一般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将他整个人都彻底淹没。

    他体内的枷锁在那时也似乎有所松动,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中破笼而出一般,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东西因为枷锁的松动而变得暴躁,开始在他的体内乱窜,似乎很是急切的想要重见天日。

    这让广林鬼有些不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这时脑海里忽的出现了一道苍老的声线,好似有一位老僧在他的耳畔轻念佛经一般,一股清明之意自天灵盖上降下,他体内那狂暴事物遇见那声音就好似遇见了天敌一般转瞬偃旗息鼓,安分了下来。

    而他的脑袋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疼痛难耐,刘叮当那焦急的声音也随之传入了他的耳膜。

    “小和尚!你醒醒!快醒醒!”

    广林鬼眼前的景象渐渐变得清晰,入目的便时刘叮当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

    他微微一愣,刘叮当这般模样莫名让他有些心疼。

    “我...我没事...”他宽慰道,不过似乎还未完全从之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说出的话有些断断续续。

    见广林鬼的眸子恢复了清明,刘叮当破涕为笑。

    “太好...”

    只是她的感叹还未说完,便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那位一旁的虎老大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广林鬼苏醒便极为粗暴的拉过了刘叮当。

    “好了,他醒了,你要是再敢胡来,我便将他与你一并杀掉。”显然虎老大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之前的种种已经将他仅有的那么一丝耐心耗完,自然不愿在多耽搁。

    “你是谁,你要带叮当去哪里?”广林鬼也在这时回过了神来,他看着被拉入男人怀里的刘叮当,很是惊怒。

    “小和尚,你走吧,要好好活下去。”刘叮当显然更明白自己的处境,她在那时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轻声言到。

    “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吗?你跟着他干什么?”广林鬼不解道。

    “你还不懂吗?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善恶有报,他们所有人都是吃人的狼,我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你不一样,你还可以活下去,那就活下去好吗?”刘叮当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一般说着这样一番话。

    “不!不是这样的!不要和他走,留下...”

    啪!

    广林鬼的挽留未有说完,便被一道长鞭抽到了脸颊,他的身子在那时被摔翻在地,右脸脸侧更是浮现出一条狰狞的血痕。/p>“废物,饶你一命还敢聒噪!”虎老大不屑的言道,然后狠狠的朝着广林鬼的脸上吐出一口唾沫。

    他一拍马背,在诸多山贼的簇拥下,抱着刘叮当就要扬尘而去。

    而这一次,刘叮当却并未有出言阻止。

    她很明白,若是不让广林鬼吃上这些苦头,那接下来他要付出可能就是自己的一条命了。

    “叮当!别走!”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身子的广林鬼就要去追那远处的身影,可是他已经足足两日未有吃过东西,这方才起身,顿时便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晕眩感传来,脚下一划,身子再次跌坐在地。

    这一次,他摔得很重。

    鼻梁上的皮被地上剑影的石子蹭破,脸上被虎老大的皮鞭撕开的血痕不断的淌着鲜血,将他整个脸颊都侵染得猩红,他的模样在那时看起来狰狞至极。

    “你们在做什么?”他望向周围那些村民。

    “她是刘大壮的女儿啊!他帮了你们那么多,你们就这样看着她被抓走吗?”

    他质问着他们,单薄的身子在那些冷漠目光下,显得那般瘦小与无助。

    “若不是刘大壮非要和那些土匪们对着干,我们又怎会如此?”

    “那小女娃子心肠歹毒,非要让虎老大加收我们的钱粮!”

    “她不给我们活路,活该被人糟蹋!”

    村民并没有说话,但很奇怪的是,广林鬼却可以很清楚的读到他们此时内心的想法。

    这很奇怪。

    但广林鬼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诧异。

    真正让他诧异的是,这些曾经被刘大壮一次次施舍与帮助的村民们心头竟然藏着这样歹毒的念头。

    他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神情变得空洞又麻木。

    这便是善良换来的结果吗?

    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

    为什么善因却偏偏结出了恶果?

    那之前让他苦恼的疑问再一次泛上了他的心头。

    它们如潮水一般涌来,再一次将他淹没。

    “你在哪?”

    “你在哪?”

    “佛!你在哪?”

    他的声线从低沉到高亢,从高亢化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

    “佛怎渡得了世人,世人唯魔可渡。”

    可就在那时,他的脑海在再次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线,那声音与之前让他恢复清鸣的声音几乎一模一样,但说出的话却截然不同。

    “唯魔可渡?那什么是魔?哪里有魔?”

    广林鬼喃喃自语道,他的模样在那时看上去疯癫到了极致,周遭的村民都有些畏惧,纷纷褪去数步。

    “魔?”脑海中那苍老的声线忽的发出一声嗤笑。

    “你不就是魔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