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夜色撩人
    “半妖。”

    “人之灵,妖之魄。”

    “左眼通阳关,右眼开阴门。”

    “一臂可掌生魂,一臂可驱亡灵。”

    “修无桎梏,寿可八百,谓之神种。”

    男人细细的读着那张泛黄的皮纸上的字迹,眉头蹙起。

    似乎是觉得那皮纸上记录的事情过于荒诞,又似乎是在暗暗诧异于这样生物的存在。

    他抬起了头,看向正在床头整理衣物的紫眸少女,有些感叹的言道:“大楚先帝的异想天开,想不到到了如今你们森罗殿还念念不忘。”

    紫眸少女闻言,正在折叠那件烟色长衣的手顿了顿,她看向男人,紫色的瞳孔中光芒闪烁。

    “不是异想天开,森罗殿已经炼成了神种...”说到这里,少女顿了顿,似乎觉得这样的说法有些不太恰当,因此她又在这之后补充道:“至少算得上是半个神种。”

    男人握着不知由什么事物制成的皮纸的手在那时猛地一僵,但又转瞬恢复了过来。

    “炼成了?”他那双烟色瞳孔中浮现一抹诧异之色,他显然想要将这样的异色遮掩,可他毕竟不善此道,因此这样的遮掩落在女孩眼中,多少有些滑稽的味道。

    女孩笑了笑,她盈盈的走到了男人的跟前,在他的身旁坐下。然后用她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盯着男人,好一会之后方才问道:“说吧,究竟在大渊山上,那位妖君与你说了什么?你怎么忽然对于半妖这东西感兴趣起来?”

    男人脸上的神色又是一滞,他将手中那张皮纸不露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怀中,问道:“你说森罗殿炼成了半妖?这世上真的可能有这样的东西吗?”

    女孩自然看出了男人是刻意在转移之前的话题,但她却并不戳破。

    而是在那时伸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笑盈盈的看着男人。

    小屋里烛火摇曳,少女那双紫色的瞳孔映射着烛光,好似天边的星辰一般,熠熠生辉。

    那模样让男人有些失神。

    “嘻嘻。”少女似乎很满意男人的反应,她笑了起来,嘴角勾起了酒窝,脸上荡开了春色,就连房中的烛火也似乎在那时明媚了几分。

    “前些日子得到的消息,想来不会有错,似乎是偶然间完成的,具体如何恐怕还要交给那些老怪物研究好一阵子才知道。”女孩随后还是告诉了男人他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男人微不可察的摇了摇脑袋,他觉得脑袋有些晕沉,这对于他这样的仙人来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仙人之躯超脱凡世,若是愿意,他甚至可以几年的不眠不休,为何此刻会生出这样一股难以遏制的疲倦感?

    是那大限将至吗?

    男人说不真切,他本能的想要压下这样的感觉,他不想死,更不想在女孩的面前露出这样的疲态。

    “为什么??”女孩反问道,似乎并未理解到男人话里的意思。

    “为什么要制造这样的东西出来。我是说这对于你们,或者说之前那位大楚皇帝来说有什么意义?”男人追问道,脑海里那股疲倦感愈发浓烈。

    “这很奇怪吗?神种既是强大的兵器,最锋利的刀刃,亦可以作为灵魂最好的载体,甚至据文料记载,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神种,人甚至可以通过灵魂的寄生达到永生。这些还不够吗?”女孩如此言道,却似乎并未察觉到男人的异状,反倒是他脸上的笑意在那一刻愈来愈盛。

    “这样...这样吗?那太阴...”男人似乎还要再说些什么,但一股巨大的无力感却在那时如潮水一般涌来,他的脑袋一歪,竟然就这样倒在了女孩的怀中。

    女孩对此并未有表现出哪怕半分的诧异。

    她看着怀中人儿那已经苍白的鬓发,有些心疼。

    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男人有些粗糙的脸颊,小心翼翼,就像是捧着一道稀世珍宝。

    “当然不够。”

    她的目光在那时变得迷离起来,她看着屋内摇曳的烛火呢喃道。

    “一旦被炼成神种,一切死迹都会被消除,所谓生死人,活白骨大抵便是如此。”

    “你欠我的那么多,我怎么能让你死呢?”

    “你说对吧?”

    女孩这般问道,嘴角勾起了一抹勾人的弧度。

    ......

    盘膝坐在客栈中的徐寒身子不断的颤抖,一旁的玄儿见他这般异状,急切的围着他打转,却不知当如何才能帮到徐寒,在几次呼唤无果之后,烟猫跳到了徐寒的身侧,蜷缩下身子,关切的注视着他,用自己仅有力量温暖着不断颤抖的徐寒。

    或许在它小小的脑瓜子里,会以为徐寒的颤抖只是因为夜色太过寒冷而已。

    只是这样的做法,似乎并未有取到烟猫想要的效果,徐寒身子的颤抖愈发的厉害,连嘴唇也开始泛白。

    烟猫站起了身子,它盯着徐寒,琥珀色的眸子中写满了困惑。

    它很是仔细的想了想,究竟是什么让徐寒如此寒冷。

    似乎在玲珑阁的时候并未有这样的情况。难道是因为和另一个人类睡在一起的缘故?

    烟猫很是困惑,但徐寒的状况却越来越差,他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似乎已经冷得不成人样。

    烟猫终究太过担心徐寒,它不再犹豫,它的身子在那时弓起,小小的身躯中磅礴的妖气弥漫,只是瞬息的功夫他便化为了近乎三尺高的模样,就像一只烟色的猎豹,然后它体内的妖气涌向徐寒,将他的身子轻轻托起,放在了它的背上。

    它用了约莫三息的光景适应这第一次化出的新模样,随即身子一顿便跃出了房门。

    它的动作很快,但落地时却轻得了无声息。

    它记得另一个总是穿着红衣的人类的住处,很快他便寻到了那里,它从窗口跃入其中,那个生得很是漂亮,胸肌发达得有些可怕的人类此刻正沉沉睡在床榻上,玄儿来到床前,确认自己的行动并未将之吵醒,它松了口气,然后便再次运集起妖力,将背上的徐寒,轻轻的放到了那人的身旁。

    做完这些,它又仔细的看了看徐寒,似乎对方真的因此而好了不少,至少他身子的颤抖明显降低了许多。

    烟猫终于是松了口气。

    它像是完成了一件极为重要的大事一般,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吼,身子在床榻旁趴下,周身的妖气散去,又化为了那烟猫的模样。

    夜色朦胧,月上柳梢。

    体内剑意翻涌的少年抱住了一团温润的柔软,他觉得很是舒适,于是又抱紧了那事物几分。

    女孩也嗅到了某些让她心安的味道,她往那怀里凑了凑,似乎想要拥有更多那样的温暖。

    于是,那一夜,毫不知情的二人,在烟猫满意的注视下。

    相拥而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