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龙气
    大周皇宫,唤为溥天。

    意有溥天之下莫非王土之意。

    可惜,寓意虽好,如今大周莫说天下之地,就连这皇帝的卧榻之侧也不见得能有能尽入他之心意的地方。

    此刻未央宫中,那位皇帝大人眉头皱作一团,死死的盯着手里那本泛黄的古籍。

    他俊美的脸庞呈现出一种近乎病态的苍白,眼眶中布满了血丝,神色癫狂而狰狞。

    “龙气乃帝王之气,受天命而成,黄极则青,青极则红,红极则紫。”

    他梦呓一般呢喃着那古籍上的字眼,语调之中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恐惧之色。

    他抓着那古籍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开始泛白。

    “国固则气浓,国危则气散。气散于野,贤者得之,聚齐贤,则得起气,气之浑圆,雄图再铸!”

    读到这里,宇文洛的身子开始一阵轻微的颤抖。

    “混账!”

    而后他发出这样一声怒吼,未央宫中通明的烛火,在这一吼之下,尽数熄灭,他站起了身子,带着恐惧与愤怒,将那本古籍尽数撕成了碎片。

    但显然,这样的行为并未有让他心头的恐惧散去半分,他跌坐回了自己背后那张宽大的龙椅,神情木楞。

    吱呀!

    这时,未央宫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位身形佝偻的老者缓步步入其中。

    宇文洛在看清那来者的模样之时,顿时犹如溺水之人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他猛地站起了身子,快步迎上。

    “公公可有探查到消息,祝贤...”他抓着老太监的手,也顾不得什么帝王仪态,张口便焦急的问道。

    “禀告陛下,苍龙军大败,二十五大军无一生还,祝贤体内龙气亦散了几分,如今不过淡青色。”老太监似乎早已知道男人所想,还不待宇文洛问完这个问题,便轻声回应道。

    “......”宇文洛脸上的异色稍缓,他松开了抓住老太监的手,身子后退一步,但很快便又皱着眉头言道:“可朕体内的龙气也散去了几分,如今亦不过淡青色。”

    “这龙气究竟去了何处?我又该去哪里再觅蛟龙?”

    “陛下。”宇文洛的疑惑,老者听在耳中,他又拱了拱手,再次言道:“我方才请宗正大人为皇室开鼎望气,却发现皇室之气虽然黯淡了几分,但依然是赤色,可见大周龙运依然握在皇族之手...”

    “什么?”这宽慰之言,落在宇文洛的耳中他顿时脸色一变,“难道是宇文阳那小子?”

    “之前老奴也曾这般想过,便特地又请宗正大人悄悄为宇王望了望气,不过淡黄,尚且不及一介藩王,不足为虑。”老太监跟随宇文洛多年,自然是清楚这位皇帝的秉性,他这个问题方才问出,老太监便不急不缓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宇文洛自然不会去怀疑这位跟随自己多年的老太监,他闻言皱了皱眉头,极为困惑的自言自语道:“那我皇族的龙气究竟到了何处?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

    “咳咳。”这时一旁的老太监轻咳两声,身子迈出,朝前走上了一步,他来到宇文洛的身旁,附耳轻言了几句。

    那时,那位皇帝大人的脸色一阵变幻,他指着老太监,半晌方才言道:“你是说当年...”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奴不敢妄议生死,一切还得由陛下定夺。”

    宇文洛闻言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言道:“去,叫人好好查一查,当年那小子究竟是死是活。”

    “遵命。”老太监在那时拱了拱手,身子盈盈退下。

    诺大的未央宫再次恢复了那死一般的静谧。

    宇文洛阴晴不定看着案台前那被他撕成碎片的古籍,眸中再次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他咬牙切齿的言道:“沧海流、穆玉山想不到到死了,你们还要算计寡人一遭。”

    “那寡人便要看看究竟你们耍的是些什么伎俩?!”

    大殿晦暗,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回荡在阴森的未央宫中,如恶狼低吼,伥鬼呢喃。

    ......

    盟下城。

    距离长安不过八十里路。

    若是不出意外,以徐寒等人的行军速度,明日他们便可抵达长安。

    城里那位老太守可也算得上徐寒的熟人,毕竟在去往大黄城时,徐寒可是从他这里搜刮走了好些军队与钱粮。苏慕安对于那位老太守亦是念念不忘,说着要去好生拜会一下这位曾经帮助过他们的“好人”。

    徐寒对于苏慕安有些无可奈何,只能是摇了摇头,敷衍道:“之前已经那般打扰,老太守年事已高,他们就不便再叨扰了。”

    与他说道好生一段时间方才让这小家伙止住了这样的念头。

    而他们一行人在大黄城之战后已经减员到了三百出头,再加上特意的乔装,并未有引起城中守卫的注意,很是顺利的便找到了几家客栈,纷自下榻。这般做倒不是畏惧什么,只是以徐寒的话说,他们此番回到长安,必然会遭到那位祝首座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压,所谓敌明我暗,让对方少知道些讯息,虽然不见得有什么大用,但终归好过将自己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敌人面前要好得多。

    想到明日便会抵达长安,诸人也在徐寒的安排下早早睡下,而徐寒则是在回到自己房门中后,再次盘膝坐下,修炼起那套《大衍剑诀》。

    只是这一次,他入定没有多长光景便皱了皱眉头睁开了双眼。

    他将真气转化为剑意的过程非常顺利,顺利得连徐寒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衍剑诀》本就是南荒剑陵独有的功法,修行此道的人少之又少,墨尘子与沧海流亦不在身边徐寒并不清楚自己这样的进度是不是算得太快了些,不过十余日的光景,他便将体内的真气通过大衍剑种完全转化为了剑意。

    按理说,这时的他理应尝试着催动体内的剑意去冲破天地人三元,但就是在这时他却遇见了麻烦。

    因为那些经历的缘故他的体内并存在许多不同的力量,譬如妖力、譬如雷劫之后的天地反哺之力。但妖力被《修罗诀》所吸收,天地反哺之力在修复他的经脉之后又助他开辟了三百六十五枚窍穴,最终耗尽了能量,消散于他的四肢百骸。

    唯有与雁来城对抗那只蛟龙所吸收的龙气,却残留于他的体内。

    这股力量并不大,约莫只相当于他体内磅礴真气的十分之一,但却极为顽固,徐寒无法吸收,而它也并未对徐寒在此之前造成任何的困扰。

    渐渐的徐寒便对之不再理会,谁知在他冲击三元时,这龙气却对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大衍剑诀》讲究的是将体内所有的力量都化为剑意,以此达到人与剑的高度契合,这所有的力量便意味着他的体内除了剑意便不能在存在任何其他的力量,这龙气显然违背了这样的要求,他与徐寒右臂处的妖气不同,那妖气源于大渊山上的那位妖君,只要徐寒不主动催动,那力量便伏蜇于他的体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妖气并非是属于他的东西,更像是一种共生关系,而龙气他虽然无法动用,他却是归属于他之物。这便造成了徐寒修行的困扰。

    徐寒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可若是这龙气一直存在,他便无法继续向前迈步。

    难不成我就要一辈子止步于这三元境初期?徐寒看着自己丹田处盘踞的那一小撮淡黄色的龙气,心里暗暗想到。

    大衍剑道。

    以剑道成天道。

    万物皆可为剑。

    万力皆可为意。

    破三元,开幽门,通天关,铸离尘,乃至大衍。

    徐寒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关于《大衍剑诀》的法门,心思飞速运转,他不信这小小的龙气便可将自己拒之修行之道的门外。

    一定有什么办法!

    他素来便是这样性子,就是必死之境也要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岂会被这样的困难所打倒?

    他想到这里,心头忽的一动。

    万物皆可为剑。

    万力皆可为意。

    他又默念的一遍那法门,忽的他像是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眸中光芒亮起。

    万力皆可为意!

    真气是力,真元是力,那龙气说到底也是一种力。

    只是相较于前者这种力的存在更为高深,也更为玄妙而已,但归根结底他还是力。

    就好像肉身之力,在达到一定强度时依然足以以量变引起质变,从而与真元剑意、甚至仙人之力抗衡,那门这龙气既然是一种力,那为何不可以将之注入大衍剑种之中,转化为剑意呢?

    这样的念头方才在徐寒的脑海浮现,便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来。

    他当然知道,这样的想法或许理论上可行,但却从未有人做过,免不了生出变数,其中的凶险自然也是不言而喻。

    但这样的迟疑只在他的脑海中持续了一两息的光景,便被他生生压了下去。

    他一路走来,凶险二字便素来是常伴左右,若是连这点冒险的觉悟都没有,又拿什么去为自己与天争上一命呢?

    这样想着,他心头一沉,丹田处盘踞的龙气就在那时被他驱动着化为一道溪流,涌入了剑种之中。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