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我命
    天色方才蒙蒙亮,徐寒便自小镇的客栈中醒了过来。

    醒这个字用在这里,有些不当。

    准确的说他是从入定中苏醒过来。

    大黄城一战已经过去了九日的光景。

    周章,或者应当叫牧青山领着五万牧家军与那位牧良一道回到了天山关,林御国带着六万大黄城的残部亦在大黄城驻扎下来,开始慢慢修缮那道天下第一雄关。

    冀州的局势稳定,而徐寒等人也就在安排好一切之后,踏上了回到长安的路。

    做过十二年乞丐的徐寒是一个很擅长居安思危的人。他不会因为这些许的胜利而松懈,反倒是愈发的努力。

    牧家军的强大,徐寒是见识过的。

    红袍公卿们那一身神奇的浩然正气,徐寒亦领教过。

    再加上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元归龙,千里之外一刀败仙人,一刀斩铁骑。

    这样的天策府都被祝贤斗倒,如今,牧家军不过五万余人,红袍公卿就是能顺利召回各个旧部,想来也不会超过五百之数,而元归龙却只剩下一刀,这样的天策府,在如日中天的长夜司面前,恐怕只能算作蝼蚁。

    想要翻身,徐寒知道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所以徐寒即使是在赶路的这些日子里也不曾停歇自己的修行。

    他肉身已到紫霄境,内功也到了三元境,这样的实力于同辈中算得翘楚二字,但于那些他即将面对的敌人,却终究显得太过无力了一些。

    时间紧迫,他自然明白修行之道可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滴水石穿,每日多些修行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所以他将晚上别人休息的时间都拿来用于修行《大衍剑诀》,这剑诀极为玄妙,徐寒越是修行便越是感觉到此法的与众不同。就拿寻常三元境的剑道修士来说,皆是以真元游走内腑,增强体魄,壮大内息,以此打通体内的天地人三元。而《大衍剑诀》呢?则是将修士的体内的真气尽数化为剑意,以剑意冲开体内的天地人三元,这二者听上去似乎并无差别,似乎只是使用力量的不同。

    但实际上却有天差地别的关系。

    且不说剑意本身就是高于真气一个层次的力量,可以与真元比肩,这一点便让徐寒在三元境有了与通幽境修士抗衡的力量。再者说,剑意顾名思义,便是剑所激发或者可以加持于剑的力量。这力量与剑道契合,若是修行者以其他武器自然无法显现出威力,但若是以剑为器,二者之间的所能迸发出的威能便是那寻常修士的数倍不止。

    这《大衍剑诀》说到底便是一门只修剑道,不顾其余旁门的剑走偏锋之道。

    徐寒这些日子便是努力的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注入剑种之中,将之化为剑意,几日下来,体内真气大抵已经化为了剑意,下一步便是冲击天地人三元。

    好在他的肉身已经到了紫霄境,这样的不眠不休对他带来的疲惫感并不强烈,每日只需在午晌休息一个时辰的光景便又可生龙活虎起来。

    这天,他早早的便来到了客栈的空地,施展起那《修罗诀》的后篇功法,肉身境到了紫霄境后修行的速度明显放缓,但徐寒却并未懈怠,依然每日勤练不辍。

    而每当这个时候不知在哪里野了一晚上的玄儿便会从角落中窜出,站在或屋檐下或树枝头,歪着脑袋看着徐寒。

    待到一套拳脚完成,徐寒已是满头大汗,但却不觉如何劳累,反倒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府主这套拳脚很是奇特。”这时耳畔却忽的想起了一道苍老的声线。

    徐寒愣了愣,他转头望去,却见一身红袍的鹿先生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他的身后。

    这时天色还未彻底放亮,徐寒却是不想这么早鹿先生便已经起身,在微微一愣之后,他赶忙上前。

    “鹿先生怎么不多睡会?身子好些了没?”鹿先生在大黄城上为了抵御牧家军连续数次使用了自己的浩然正气,为此好生调养了一些时日,见他如此早起,徐寒有些担忧此举对他身子不利。

    “好多了,府主莫看老夫年迈,但这把老骨头,可硬朗着呢!”老先生却是摆了摆手,笑着言道。但随即便话锋一转,问道:“我观方才府主所用的拳脚似乎是修炼肉身的法门,少见得很,不知是师出何门啊?”

    这个问题让徐寒再次一愣,他迟疑了数息光景,方才言道:“是祖上传下的法门,旁支末道不足为道。”

    徐寒最终还是没有告知这位老先生自己这《修罗诀》的根底,这是数年流离养成的习惯,终究不愿随意与人袒露一切。

    这并非不信任鹿先生,只是本能的隐藏。就像野兽在遇见异动时总会下意识的蹲下身子观察一个道理。

    只是他这样的作态又怎么瞒得过鹿先生?

    老人在那时深深的看了徐寒一眼,却终是未有出言戳破徐寒。

    他笑了笑,就在那客栈屋檐的台阶上坐下了身子,然后伸手拍了拍一旁的位置。

    徐寒会意过来,赶忙坐了过去。

    ......

    时值九月。

    秋将尽,冬将至。

    客栈庭院里种着的一棵老树下早已落满了泛黄的枯叶。

    一阵秋风袭来,老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挣扎着被吹落。

    老人在那时抬头望着那摇曳的树叶,眸中的目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府主想好没有?”过了半晌,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坐在一旁看着那树叶飘荡落下,怔怔出神的徐寒闻言愣了愣,数息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想好了。”他点了点头,自然明白鹿先生话里所指。

    “这可是一条没有退路的选择,一旦入了其中,便没了脱身的可能,要么胜,要么死。”鹿先生这般说着,脑袋却转向徐寒,眸中的神色多少有些诧异。

    徐寒看出了老先生眸中的诧异,他却只是笑了笑:“先生不相信徐某?”

    “不是不信。”鹿先生摇了摇头,“府主虽然年少,但心性却是老夫平生少见,府主既然做了决定,老夫自然相信,只是有些疑惑究竟是什么让少主下定了决心?”

    徐寒闻言站起了身子。

    他仰头望向天际,想起了那天夜里与林守的那番短暂的对话。

    “很久之前,有一位长辈给我说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好命也好,歹命也罢,人都得认命。”

    “那时的我过得并不好,所以我不想认自己的命。”

    “我搏了一把,付出了些代价,成为了天策府的府主。我以为我已经成功,但却发现总有人不想让我过得好。”

    “我才发现,不是我的命不好,是天下人的命都不好。”

    “那既然都不好,那躲有什么用呢?”

    “倒不如再搏一搏,为自己,为所有人都搏一搏。”

    “歹命也好,好命也罢,我没有逃,我好好的斗上一场,这命才是自己的命。”

    “先生说,是这个道理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