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破计
    崔庭看着那被缓缓推到跟前的男人,眉头皱起。

    他并不清楚,男人究竟与大黄城的余孽们说了些什么,但不知是直觉还是对于男人本能的忌惮,他隐隐有些不安。看向男人的目光也在那时眯了起来,警惕之色在那一条缝的眸子中闪烁。

    终于,牧极来到了他的跟前,来到了二十万大夏铁骑的跟前。

    他在离崔庭约莫一丈处停下,眸子同样眯起,但却未有在第一时间说些什么。

    火光照亮了牧极烟暗中的侧脸,他宛如一尊恶兽,在夜里注视着他的猎物。那目光,冰冷无情,好似一切都在他的囊中。崔庭心头的不安更甚,他朝着牧极身后那位士卒使了使眼色,试图从他的口中知道些许关于方才那场对话的蛛丝马迹。

    但不知是夜色太浓对方未有看清,还是根本未有领会到他的意思。那位素来机警的士卒,竟然并未在第一时间回应崔庭。

    “北疆王可有说动那些大黄城的余孽?”无奈之下,崔庭只能是独自上前一步,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没有。”牧极摇了摇头,眸子中的光芒低沉。

    这样的结果虽然崔庭有些遗憾,但却亦在他的预料之中。

    “那看来今日便免不了一场干戈了。”崔庭沉眸言道。

    牧极的嘴角在那时微微上扬,他笑了起来:“当然可以。”

    与牧极接触这么久的光景,崔庭似乎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北疆王脸露笑意。

    他愣了愣,下意识的问道:“那当如何做?”

    “这得看崔国柱的决心有多大。”

    六万大黄城残部,虽然如今战力不佳,但只要稍加修养,这数万精锐弓手配合大夏铁骑,绝对是足以成为任何一支军队的噩梦。想到这里,崔庭明知牧极不会这般轻易的帮助自己,但还是难以遏制自己心底的贪欲,在那时问道:“我当如何做?”

    “国柱只需让这二十万大夏铁骑自刎于此,这场干戈不就免了吗?”牧极这般言道,脸上的笑意灿烂无比,就好似在诉说一件让人极为开怀的事情。

    崔庭想过无数牧极口中所谓的办法,但他着实没有想到牧极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以至于他在那时不可避免的愣了一愣,十来息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然后,这位国柱大人忽的笑了起来。

    很是开怀的笑了起来。

    “牧王爷什么时候也喜欢说这样的笑话了?”他如此问道,嘴角的胡须抖动,显然是难以压制住自己笑意。

    “国柱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牧极淡淡的问道,暮气沉沉的眸子在浓郁的夜色里却折射着一股有些刺眼的光芒。

    崔庭又愣了愣。

    他看着牧极,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神色也忽的冷了下来。

    “北疆王的意思是要与我大夏决裂?还是决定忠于那个害得你牧家家破人亡的腐朽王朝?”

    “牧某从不忠于任何人,牧某只忠于自己。”牧极摇了摇头,如是回应道。

    这话几乎便是将他的立场摆明在了崔庭的跟前。

    “崔某一直以为牧王爷是一个聪明人,如今看来,却是崔某看错了。”崔庭不无遗憾的摇了摇头。他当然疑惑牧极为大夏做了这么多为何又临时改换了门庭,这么做对于牧极究竟有什么好处?可如今既然牧极撕破了脸皮,那牧极便是他的敌人,他的疑惑被压下,因为这些在这时都不在重要,他所需要的只是用身后二十万大军的铁骑彻底撕碎包括牧极在内的大黄城一众人的血肉,将所有的威胁与不确定抹杀在摇篮之中。

    斩草除根。

    这是崔国柱素来奉行的信条。

    “聪明素来反被聪明误,牧某不敢当,这聪明人还是让崔国柱自己去做吧。”牧极言道,然后他伸出了手,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事物,放在自己的双膝之上。

    那是一只血红色肉球,上面的乌红色的血管密布,紫色的光晕闪烁,肉球的身子随着时间而一胀一缩,像是正在呼吸。那肉球竟赫然是一道活物。

    崔庭眸中目光一凝,神色一震。

    “红线眠的母虫!”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满脸骇然之色。

    “前朝遗留之物,侥幸被牧某取得。”牧极伸手抚摸着那只模样恶心的肉球,嘴里淡淡的说道。

    崔庭豁然醒悟,他指着那牧极,有些结巴的说道:“难...难不成...你给我...”

    “崔国柱不要忘了入了冀州之后,夏军的粮草皆是由我负责。”牧极根本不给崔庭说话的机会,他这般说完,双眸之中光芒亮起,抚摸着那肉球的手忽的以极快的速度动了起来,纷自点在那肉球身躯上的某几个位置。

    那是催动着母虫手法,以此可以控制那些子虫以及被子虫寄生的生灵。

    只是,这曾让二十万牧家军险些毁于一旦的红线眠此刻被催动起来,那崔庭身后的二十万铁骑却犹如雕塑一般纹丝不动。

    “嗯?”显然这样的情况出乎了牧极的预料,他的眉头皱了皱。

    而那位崔国柱脸上紧绷的神情却是忽的放松了下来。皱着的眉头舒展,惊恐的神色换作嘲弄。

    他再次笑了起来。

    “原来这红线眠就是你牧王爷最后的底牌,着实厉害,这前朝遗物,我本以为早已绝迹,却不想竟然还能在王爷手中看到,端是让崔某好生的长了一番见识。”崔庭大笑言道。

    面对崔庭的嘲弄,牧极愣了愣,但很快脸上便恢复了那古波不惊的模样。

    他慢慢的收回了那个肉球,抬眸看向崔庭,很是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圣上来之前便修书一封于我,教我诸事顺你,亦得诸事防你。那些你提供的粮草我皆派人以秘法熏制过,你的红线眠子虫估摸着早就死在了这样熏制中。”崔庭笑着言道,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牧极,他很想看看,这位北疆王在走投无路时,脸上的神情会是如何,崔庭以为那应当是一幕极为有趣的场景。

    “这样吗?”可是令崔庭失望的是,即使到了现在,那位北疆王的脸上依然寻不到半分的惊慌之色。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由衷的感叹道:“都说李榆林之雄才不逊大夏先帝李文景,如今看来,此言不假。”

    牧极的从容淡定让崔庭有些恼火,他觉得这是牧极的故弄玄虚,又或者是对他的轻视。

    作为大夏为数不多的国柱,他难以忍受这样的对待。

    在那时,崔庭的脸上浮出一抹狰狞的笑意。

    “圣上自然是雄主,只可惜牧王爷选错了主子。”

    “来人,给我取下牧王的首级,送归圣上!”

    他这般喝到,身后便有数十位气息凝练的甲士迈步而出,气势汹汹的朝着牧极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