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牧魂不灭
    前朝大楚的覆灭。

    与历代帝王的暴虐无常,穷兵黩武自然有脱不开的干系。

    但真正让他走到历史的尽头的是,那位末代皇帝沉迷于的炼妖之道,人与妖自古便存在着许多间隙,相传人类的先辈经过数代人的浴血奋战方才将妖族赶到了西边的十万大山之中。

    可那位末代的大楚皇帝却始终相信能将人与妖以某种秘法结合在一起,而生成一种更完美生物。

    他将拥有可怕的力量、完美的天赋、以及悠长的寿命。

    那位末代皇帝为了完成这一伟大的构想,为了让自己亦能成为这样的存在,以此更长更久统治天下,他开始大肆寻找符合他要求的幼,以不断用炼妖之法构建这样的生物。而最后他得到只是一群畸形的怪物与天下人的反抗。

    为了围护自己的统治,为了让大楚当年数以百万计的大军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

    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计策。

    那是他在炼妖时得到一样事物——红线眠。那是一种蛊虫,一旦被人吞下,这蛊虫便会潜伏在人的体内,只要掌握着母虫之人以特殊的方式发令,那些被子虫附身的人便会任由差遣。而被蛊虫所控制的人会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便是眸中浮现出如眼前这些牧家军一般如血如火一般的诡异猩红。

    薛秦关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些牧家军会如此悍不畏死,甚至做出近乎送死一般的举动。

    原来牧极在他们体内种下了这样的蛊虫。

    可是他为什么这样做,这样害死牧家军对牧极又有什么好处?

    薛秦关想不明白,但说不上幸运或是不幸,他也确实不用再去为这个问题烦恼。

    就在他失神的刹那数位天狩境的大能围杀了上来,措不及防的薛秦关左臂被斩断,虽然他极力反抗,但在十余息的光景之后,终于还是在这些天狩境强者悍不畏死的攻势下彻底断了声息。

    ......

    秋日的天气喜怒无常。

    方才还万里晴空,但忽的不知何处而起的秋风吹来了一大片乌云,将整个大黄城笼罩其中。

    轰!

    一声巨大的雷鸣之后,暴雨倾盆而下。

    “杀!杀!杀!”

    孙铭红着眼睛,挥舞着手中的长刀。

    他的盔甲上早已结满了厚厚的血痂,但随着他长刀的砍杀,不断有鲜血浇灌在他的身上。他浑身浴血,模样狰狞。嗒!

    雨水在那时落在了他的头顶,他毫无知觉,依然不断的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刀,就好似要杀光眼前的一切。

    嗒!嗒!嗒!

    雨越来与大。

    大黄城上熊熊的烈火在这暴雨下,渐渐熄灭,露出了那残败的城郭与满地的尸骸。

    雨水浇灭了大火,也浇灭了孙铭胸中那股好似要将他撑爆的杀意。

    他眸中的血光渐渐散去,手中挥舞的长刀慢慢变得迟缓。

    眼前的景象似乎也从血蒙蒙的一片化为了清晰。

    他看见一群人在厮杀,刀剑挥舞,血流遍地。他们嘶吼着砍下对方的头颅,又被其余人砍下自己的头颅,他们好似野兽一般不断的厮杀,至死不休。

    他们穿着白色的甲胄...

    白色的甲胄!

    孙铭在那时一个激灵,就像是熟睡之人忽的被人破了一盆冷水一般,忽的转醒。

    他眸中的目光从惊讶到骇然,从骇然到恐惧。

    诺大的大黄城烧焦的尸体随处可见,血流纵横与雨水交织。

    可...

    苍龙军早已死绝,活着的竟是身着白甲的牧家军。

    可为什么曾经的同袍此刻却犹如仇寇一般相互厮杀。

    “不要打了。”孙铭大声的朝他们吼道。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他们依旧自顾自的厮杀,每一息都有人倒下。

    雨越来越大。

    孙铭不断的大吼,身子试图上前拉开厮杀的众人,但这样的举动却是于事无补,所有人都犹如疯了一般扑杀向对方。

    孙铭吼哑了嗓子,却依然无济于事。

    他颓然的跪坐在地,雨水倾打在他的身上,他却无知无觉。

    吱呀...

    吱呀...

    这时耳畔传来一阵轻响,那时木轮压过地面发出的声音。

    孙铭抬头望去,却见牧良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缓缓来到了他的跟前。

    孙铭一愣,他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爬向那男人。

    “将军!将军!救救他们!救救牧家军!”他如此大声的说道,眸中目光焦急,脸上雨水与泪水混集在了一起。

    “......”白衣男子没有说话,他只是用他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

    孙铭的呼救声从高亢渐渐变得低沉,从低沉渐渐化作了虚无。

    他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一般,在那时怔怔的看着这位北疆王,半晌之后方才问道:“为什么?”

    男人看着他,苍白嘴唇终于在那时缓缓张开。

    他用一种近乎冰冷的口吻说道。

    “我快要死了。”

    那时,那位牧家军三大统帅之一的孙大将军愣了愣。

    他抓着北疆王衣衫的手无力的垂下,“所以...我们必须死...对吗?”

    孙铭并不笨,甚至比起牧良与胡柳他都要聪明许多,他很快便想通了这些事情。

    “不。”男人摇了摇头,“是你必须死,你死得越早,他们就活得越多。”男人说着,抬眸看了一眼那些正杀得昏天烟地的牧家军。

    孙铭闻言低沉的脑袋再次抬起,他看了看男人身后神色肃然的牧良,惨然一笑:“将军最后还是不信任我啊...”

    “并非不信,只是想把变数降到最低。”男人平静的阐述着自己逻辑。

    “在下明白了。”

    孙铭点了点头,雨水浇灌在他的身上,将他衣衫湿透。

    他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目光第一次直视向那位北疆王的眸子。

    “自从跟随将军以来,我们从未吃过败仗。”

    “这一次,我想也不会输吧?”

    孙铭这般问道,语气出奇的亦平静了下来。

    男人却少见的微微迟疑,数息之后方才点了点头。

    “嗯,不会输。”

    “那在下便在下面恭候将军了。”得到这个回答的孙铭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他手中的刀在那时被他反握于身前,刀锋指向自己的胸膛。

    “随后就到。”男人如此回应道。

    孙铭闻言终是心安。

    “牧魂不灭!”

    他在那时发出一声暴喝,手中刀便随即被他直直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炙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在了男人白净的衣衫上,格外扎眼。

    他看着那具渐渐垂到在雨泊中的尸体,嘴里如初一道轻不可闻的呢喃。

    “苍生永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