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遗计
    “逃出来了?”方子鱼站在大黄城外,城外的秋日暖阳,与城内那昏天烟地的杀戮,让这一城之隔却恍若两个世界。

    阳光洒在了她的脸上,她瞪大了眼睛,忽闪忽闪。

    “嗯。出来了。”徐寒也在那时走到了她的身侧。

    望着不断传出阵阵喊杀声的大黄城,徐寒的眸子在那时沉了下来。

    这一切比他想象中更加的顺利,他分明在逃出大黄城时亲眼看见苍龙部的追兵,但不知为何又忽的折回。

    “喂,姓徐的,下一步我们去哪里?”徐寒疑惑之际,方子鱼的声音再次响起。

    “长安。”徐寒头也不回的说道。

    “去长安做什么?当天策府主吗?”方子鱼皱了皱眉头,在她看来长安并不是一个好去处。

    “别急,去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徐寒却不答他,而是在那时转身望向伸手的数万大军。

    “林太守,有劳你了。”然后他对着身旁的林御国言道。

    林御国沉眸点了点头,随即喝道:“弓箭手出列!”

    当下那些早已浑身是伤的弓手们顿时迈步而出,在大黄城外一字排开。神色肃穆,周身杀机盎然。

    “提弓!”

    “上箭!”

    “满弦!”

    随着林御国的一连串命令下达,弓手们行云流水一般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转瞬箭满弦,杀机涌动。

    这时林御国朝着左右的步卒点了点头,那些步卒很快便会了意,纷纷提着火把在弓手之间来回游走,将他们长箭上裹着的油布点燃。

    “放箭!”

    这时,林御国又是一声暴喝。

    数以万计的长箭便在那时拔地而起呼啸着飞入大黄城中。

    沸腾的火苗在空中划出一道灼热的弧线,然后落入城头。

    数息之后。

    熊熊的大火自大黄城城头升起。

    惊呼与惨叫与之一同响彻。

    徐寒在离开前命人在大黄城中的各处洒满了龙油——一种动物油脂与硝石汇集的油水,遇火则燃,温度极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个简陋到了极致的计划。

    无论是引双方入城相斗还是龙油本身便难以遮掩的刺鼻气味都是这计划存在的巨大漏洞。徐寒对此并未抱有多大的希望,而这计划最实际方法实则是引双方入城之后,再以龙油燃火为掩护,帮助他们逃离此处。

    可是一切的顺利着实出乎徐寒的预料,因此但他看着大黄城中越烧越旺的大火时,心底的疑惑更甚了几分。

    苍龙部的首领薛秦关徐寒之前并无接触,他自然无法了解他的能力。可牧极这短短的几次交战徐寒已然给他贴上了狡诈如狐多智近妖这样的标签,他怎会也看不出这大黄城中的异样?这一点着实让徐寒想不明白。

    因此,徐寒看着那熊熊的大火,眉头却越皱越深。

    ......

    “起火了!”厮杀的苍龙军与牧家军中,不知是谁发出这样一声高呼,这时诸人才发现大黄城南侧也就是苍龙军所在的方向忽的升起了大火,火势汹涌,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朝着整个大黄城蔓延。

    人群在那时不可避免的起了慌乱。

    “将军火势太大,似乎大黄城中被洒满了龙油,我们快些撤退吧。”牧家军的那位老将胡柳在那时走到了牧极的跟前,有些焦急的说道。

    他征战沙场多年对于这龙油极为熟悉,可之前他却并未察觉到这样的异样,这一点让他有些疑惑,但显然如今的局势不是他去细想这些的时候,因此他第一时间退到了牧极的身边,如此言道。

    “火势南起,苍龙军必然大乱,此刻才是料理他们最好的时机,怎可退兵?”可牧极却在那时淡淡的回应道,脸上的神色平静,平静得让人难以去升起半分的反驳之意。

    胡柳愣了愣,他很想说龙油易燃,这火势虽然此刻还在南侧,但不过百息光景必然蔓延到整个城池,但这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被她咽了回去。这么简单的事情,牧极又怎会不知?

    他做事自然有他做事的道理,这些年来,他们只需听命,便战无不胜。

    这样的想法早已深深的被刻在每个牧家军的心中,因此就算心底有所迟疑,但在数息之后,胡柳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再次领着手下的士卒朝着已现乱态的苍龙军发起了冲击。

    待到胡柳走远,牧极身后的牧良眉头皱起。

    “是你屏蔽了我们的五识,让诸人都未有发现龙油的存在?”牧良沉声问道。

    “嗯。”木椅上的男人点了点头,便再无他言。

    “今天便是牧家军的死期吗?”牧良再次问道,声音有些颤抖,阳光照在他的侧脸,映射出一种近乎苍白的惨然。

    “为大周苍生而生,为大周苍生而死,死得其所。”男人回应道,那平淡的语气让人难以揣测出此刻男人心头究竟在想些什么。

    “......”牧良沉默,他不知当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男人在那时回眸瞟了他一眼,又才言道。

    “放心,我会留下五万牧家军,交给你,但是...胡柳与孙铭必须死。”

    “这就是你要让我做的事?”牧良沉声言道。

    “唔。”

    男人点了点头。“我听闻天策府来了位新府主,似乎是个有趣的家伙。”

    “林御国虽然为人无谋无断,但却持稳沉重,有林守之风。”

    “届时,崔庭五十万大军被灭,祝贤手中二十五万苍龙军作了黄土。你于五万牧家军镇守天山关,林御国以残部重建大黄城,长安又有那位天策府府主侧应,三者互为犄角,祝贤不敢妄动,大夏短时间内也难以南下,大周兴衰便系于你等身上了。”

    男人缓缓言道,语气平和,颇有交代后事的味道。

    这时大黄城的火势越烧越旺。

    转眼间整个大黄城边都被包裹在这熊熊大火之中。

    双方士卒的死亡开始呈几何倍的上身,薛秦关彻底慌了手脚,南边火势越烧越旺,他想着领兵从北门突围而出,但牧家军却像是杀红了眼睛一般,竟然不顾伤亡的将他们生生拦下。

    几次突围未有取到效果的薛秦关看着周遭不断倒下的苍龙军,他的心头犹如被人用刀片割下了一块有一块血肉一般,难受得紧。

    这些可都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点有一点攒出来的家底,此刻便要尽数倾覆在这大黄城中,他如何能够舍得?

    但他也绝非优柔寡断之辈,他看出了这牧家军似乎发了疯一般的以命搏命,即使拼得自己葬身火海,也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薛秦关咬了咬牙,终于是下定了舍卒保车的决心。

    “天狩境以上的强者与我一道飞出大黄城!”他如此喝到,周章的将士顿时脸色一变,这样的命令无疑便是将城中其他将士当做弃子,彻底放弃。

    当下便有士卒苦苦哀求,请薛秦关留下待他们突围,可是薛秦关既然下了决定便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他却是看也不看那些周遭的士卒,身子一马当下的腾空而起,就要离开。

    可谁知就在这时,牧家军中的天狩境强者也在那时纷纷飞身而起,杀向他们,大有要将之尽数留下之势。

    薛秦关带着手下的天狩境强者们几次想要脱身非但未有取得战果,反倒是又有几人被其斩杀。这让薛秦关顿时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他们怕死,难道牧家军就不怕死吗?

    这么拖下去无非两败俱伤。

    薛秦关不相信这些牧将军就当正如此悍不畏死,于是他振臂一呼索性不再一味逃避,反倒领着那数百名天狩境强者与牧家军的天狩营战做一团。

    而那些寻常的苍龙军士卒,随着薛秦关的离去,士气顿时跌落到了极致,一群人群龙无首在牧家军与火势的围剿下兵败如山倒,被一排又一排的收割着性命,哭喊声在那时不绝于耳。

    而天际上天狩境强者们的大战也陷入了胶着。

    不断有双方的大能陨落,尸首跌入火海,转瞬便被烧成了灰烬。

    薛秦关越打越心惊,越打越害怕。

    这些牧家军就好似疯了一般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伤亡,若是唤作他来指挥,他自认有更好的办法将苍龙军覆灭,可偏偏对方却是不计伤亡的与他们硬撼。

    这让薛秦关心头发寒。

    他一刀斩时了一位扑杀上来的天狩境强者,转瞬便又有数位杀到跟前,根本不给他半分的喘息光景。眼前的牧家军不像是那支传闻中进退有度的精锐,反倒像极了那些饥肠辘辘的饿兽,为了食物不择手段。

    他甚至亲眼看见那位牧家军的大衍境强者胡柳死于苍龙军一位同样修为的统帅手中,但他的尸首却并无人在意,数位牧家军天狩境强者越过那尸体愈发勇猛的扑杀。

    大火越烧越旺,整个大黄城都被吞没其中。

    接着那耀眼火光,薛秦关忽的发现那些牧家军士卒的眸子深处,似乎藏着那么一抹妖艳的绯红。如火如血,诡异又狰狞。

    薛秦关心头一凛,他本能的望向城头下立在尸山骨海上的那位白衣男子。

    男人似乎也在那时有所感应,亦抬头望向他。

    那冰冷的目光让薛秦关的心头一颤。

    他像是明白了些什么,脸色在那时忽的变得煞白。

    “牧极...你...疯了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