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逃出
    一山容不得二虎。

    这道理说的不是山如何小,不够两只猛虎活动。

    而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不是你有无独占山头的贪欲,而是害怕对方有这样的念想,因此最后免不了决出一个雌雄。

    而牧家军与苍龙军显然便是这样两只猛虎。

    他们在入城时没有遭到半点的抵抗,而却在大黄城的中央遇见了彼此。

    以薛秦关与牧极的心思自然便回过了味来,他们是中了大黄城余孽的奸计。

    只是明知是计,他们却没有跳出其中的魄力。

    试问猛虎在前,谁又能去顾忌躲在暗处窥探的野狐呢?

    于是苍龙军与牧家军的大战在那时一触即发。

    ......

    “府主,东西我们已经布置好了,下一步应当何如?”大黄城的一家民宅中,甲胄斑驳的侯岭领着数位甲士来到了徐寒的跟前,恭敬言道。

    “嗯。”徐寒闻言点了点头,他透过房门的缝隙看着大战正鼾的苍龙军与牧家军,眉头微微皱起。

    这驱虎吞狼的计策来得终究太过顺利了一些,顺利得让徐寒有些不安。

    但到了这一步,他们并无其他路可走,唯有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烟。

    “百姓都离城了吗?”徐寒沉眸问道。

    “离城了,大黄城破城之前,林将军就已经下令疏散百姓,在林将军死后大黄城几乎就已经是一座空城了。”侯岭回应道,但声音在做到末尾时莫名小了几分,他有些不安的瞥了一旁的那位林御国一眼,却见对方并无异样这才安心。

    “嗯。那便准备撤军吧,从南门退回梁州。”徐寒沉眸言道。

    “可是,我们有近六万人马,想要瞒过薛秦关与牧极的耳目恐怕不太现实,若是他们追击...”徐寒这道命令落下,一旁的叶红笺便皱了皱眉头,有些担忧的言道。

    “无碍,他们现在恨不得将对方一网打尽,哪有心思顾忌我们?就是有,想来也只会派出一小撮人马,否则正面战场定会让他们得不偿失。”徐寒却宽慰道。

    听他此言,诸人这才稍稍心安不少。

    于是乎侯岭便领着诸多将士开始调遣兵马,准备撤退的事宜。

    “你有把握成功吗?”待到侯岭离去,叶红笺走到了徐寒的身前,沉声问道。

    徐寒闻言想了想,随即苦笑的摇了摇头。“林将军都没有把握做到的事情,我又如何可能有把握做到?只能是尽力而为,不负将军之托吧。”

    叶红笺自然了解这一点,她闻言点了点头,言道:“我相信你。”

    此言说罢,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问道:“若是我们侥幸过了这一劫,那下一步你准备去何处?”

    徐寒在那时笑了笑,他看向叶红笺的眸子忽的眯起。

    “怎么?你在试探我?怕我临阵脱逃?”

    他大抵能够猜到叶红笺的心思,经历了这样一场大战,对于任何从未接触过这样场景的人来说都难免产生一些波动,叶红笺担忧徐寒也是情理之中。

    而被徐寒拆穿了小心思的叶红笺却没有丝毫的异样,她笑了起来,嘴角勾起小小的酒窝,一副俏生生的等待徐寒答复的可爱模样。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到底为什么那个人一定是我?”徐寒见叶红笺没有否认的意思,他索性也不在这事深究,反而这般问道。

    叶红笺显然没有料到徐寒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眨了眨眼睛。

    没有回答。

    或者说没有想好如何回答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

    于是她又眨了眨眼睛。

    徐寒哑然,他知道他注定无法从叶红笺的口中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于是他摇了摇头,“准备撤离吧。”

    他如此言道,便转过身子准备离去。

    “徐寒!”可就在那时叶红笺却忽的叫住了他。

    “嗯?”徐寒转身疑惑的看向叶红笺。

    少女那时眉下双眸一种徐寒难以读懂的神采翻涌,“不管如何,你要相信,我不会害你。”

    徐寒深深的看了少女一眼,良久之后方才言道。

    “我知道了。”

    “还有,回到长安你知道第一件事情是干什么吗?”

    “嗯?面圣?”

    “见我爹!”

    ......

    牧家军杀红了眼。

    苍龙军也杀红了眼。

    两支曾经大周最为精锐的部队从刀剑相向那一刻起便注定了这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没有城墙的掩护,没有山坳丘陵的遮挡,一马平川的大黄城中,只有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的残忍搏杀。

    每一刻都有人倒下,每一刻都有鲜活的生命逝去。

    大黄城自然算得上一座大城,除了各州的州郡与那座雄伟的京都,放眼整个大周都应当寻不到比大黄城更加雄伟的城池。

    但饶是如此,数十万双方的军队挤在这座城池依然显得有些拥挤。

    当大战开始,步卒们展开了巷战,数以万计的弓手爬上了两侧的城头,以火力掩护己方的军伍。任何计策在这样地势下都显得苍白,唯有刀戟才是获胜最好的办法。

    如火如荼的大战中,一群低头穿行在边缘小巷的人显得与搏命的双方如此格格不入。

    他们穿越了密集战场去往大黄城南边的城门,那里通往梁州,通往长安!

    而这样数量巨大的人流涌动,自然是瞒不过占领了大黄城南侧苍龙军的耳目。

    当下便有人甲士去到了正在沉眸督战的薛秦关耳畔附耳轻声将这个消息告知了这位苍龙军的统领。

    薛秦关的眉头皱了皱。

    苍龙军的军力与牧家军可谓伯仲之间,若是派出兵力去追杀大黄城与天策府的余孽势必造成正面战场失利,可若是放任他们南下,甚至回到长安,祝贤那边他亦不好交差。

    薛秦关的脸色在那时一阵阴晴不定,半晌之后方才咬了咬牙,“去!命薛余命领一万甲士追击,不求杀敌只求拖延住对方!”

    “领命!”那前来报信之人闻言自然不敢推辞,当下便沉声言道,然后便赶忙退回军中传达薛秦关的命令。

    薛秦关的算盘打得固然是好,他想要清理掉眼前的牧家军后,再去追击大黄城与天策府的余孽,以此完成祝贤交代下来的任务。

    只是这人员调动方才开始便被牧极敏锐的察觉到了。

    “看见了吗?西侧那处,着三万精兵与五百天狩营士卒强攻!”他朝着身侧的牧良言道。

    牧良闻言当下便从大军之中的调出牧极所要的兵马朝着那处发起进攻。

    一万人的人员调动看似无关紧要,但牧极的眼光何其毒辣,这一万人的离去,顿时让薛秦关的战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只要攻破那处,苍龙军的战线便会被分割开来。

    对于瞬息万变的战场来说,一旦人马被分割开来,很可能便会造成人员调度不及、命令无法准确传递、甚至首尾难顾被人逐一击破的下场。

    尤其是面对牧家军这样的精锐来说任何一点点纰漏都可能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薛秦关也在那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眉宇一沉,不敢托大,当下便又不得不发出指令让那前去阻截的万余人马赶忙掉头,抵御牧家军的攻势。这才险之又险的稳住了战场上的局势。

    远处的牧极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又越过人群望向那已经涌出城门的徐寒一众。

    他的嘴角浮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杀戮还在继续。

    血水铺满了整个大黄城,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腥臭。

    而这样的腥臭却恰好掩住那一丝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刺鼻气味。

    “龙油吗?”坐在木椅上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嘴角的笑意又重了几分。

    “正是好算计啊。”

    他望着战做一团的牧家军与苍龙军,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